烈火海雁传第五章 乱世儿女,烈火海雁传第5章 乱世儿女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烈火海雁传 > 第五章 乱世儿女

  “快一点!”
  “把这袋搬前面去!还有这堆搁后面那辆车上去!”
  “动作快一点,今天中午前要全部运走!”
  是两个男子的呐喊声,海雁站着院中抬头望去,只见前院门口停了几辆马车,上面堆满了鼓鼓的麻袋,几名工人从后面曹家仓库出来或扛或抬地穿过走廊往门口运着土色麻袋。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要运去哪?”海雁走到门外门槛上对着一管事,额头渗出一点汗水。
  那管事说,“听说上边有人来宜城彻查了,这不要腾空仓库嘛。”
  一阵清风拂面吹过,海雁暗地惊呼一声,恍然大悟,“糟糕!”立即转身欲进曹府,一个趔趄猛然摔倒在门槛上,脚边是一根长杆,顾不得手掌擦伤,大喊“快拦住她!”
  “拦住谁?”,海雁皱着眉头半撑起身体并一把推开飞奔而来扶起自己的李晓白,喊道,“不用管我!曹夫人,快拦住她!”
  李晓白听后,立马向曹户卧房奔去,只见火盆中正烧着半本厚厚的书,曹夫人手中拿着另一半也扔了进去。李晓白迅速踢翻了火盆,拿起桌上的茶壶把水全洒在燃烧着半本书上,还有火星又用脚拼命踩了上去。此时海雁已经跑进来,迅速拿起地上已被烧去边角的半本书翻看起来,“是账目副本,还有各大商家联合屯粮的细则,这是什么?……”海雁翻到被烧掉一半的前两页,细细一看,“竟然是曹家每个人的生活作息?”
  海雁蹲下来翻看几乎全被烧掉的另外一半,“是曹府大部分人的一举一动、曹户的喜好、曹术教……”说了一半,海雁合上书站起来激动地说道,“这些是曲红的吧,你要作何解释?是你杀了曲红?”
  李晓白立即抓住了她,未等曹夫人开口,就带她去了府衙见余梁审问。
  曹夫人在公堂抵死不语,也不承认杀人,海雁只好一一陈述出来。
  “那天你知道曹户死于事物中毒后,就翻查了整个曹府,在曲红房里找到乌头碱,从曲红那她就是杀害你儿子曹户的凶手。本想报官发现曲红藏有曹家屯粮的账目副本,为了曹家家业于是只好先安抚她,把她约到曹家后院外趁其不备之际用绳索勒住她,年轻女子的力道当然大,你挣扎之下就捡了石头狠狠地敲碎了她的脑袋,顿时……”
  海雁眉飞色舞,口若悬河,又特意顿了顿蹲下瞪大双眼看着曹夫人的眼睛,生动地说道,“脑浆炸裂,飞溅在你脸上,你看她双手还在挣扎,就不停地猛力敲击,一下一下又一下,发出‘嗒嗒嗒’沉闷的响声,当你发现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时……”
  海雁扬起曹夫人的右手,举到她眼前,曹夫人已恐惧得魂不守舍,一下蹲坐在地上,“你才意识到自己杀了人,脸上热热地鲜血,你慌忙把尸体拖到河边扔了进去,又胡乱洗了手,却怎么都洗不干净,这时你慌了,立即把石头藏在衣服里……”
  曹夫人一把推开海雁,立马解释,“我没有藏进衣服里,我扔了它,就跑开了。”
  海雁勾起嘴角笑了起来,曹夫人“啊”地一声,“不,我没有杀她!”
  海雁拿出石头拿给曹夫人看了一眼,“你是说的这块长方形石头吗?正巧路过在草丛里找到了,余大人。”海雁把凶器呈给了余梁。
  余梁拍案惊了曹夫人一跳,“你觉得你现在改口还有用吗?来呀,带下去!收监!”
  一旁的曹术与刘全,这才醒悟过来。
  “至于曲红的事?这个问题,我想只有你们最清楚了,到这个地步了,如果你们还愿意讲,我和余大人愿意洗耳恭听。”海雁不紧不慢的冲着余梁点了点头。
  曹术低着头讲道,“好,我说!
  那是一年前的一个夏天,我与刘全本是好友一起在苏州送完货准备回来,突然一名锦州口音的女孩从后面拼命冲了过来,也就是曲红,后面还有一票人在追赶她。她抓着刘全的衣服苦苦哀求说那些人要把她卖给另一伙人贩子,我们犹豫之际,那些人贩子冲过来又是抢钱又是拉她,我立马叫来了工人们带着家伙什冲那些家伙厮打起来。幸好我们人多,他们才逃走了。没想到,曲红紧紧跟着车队不愿意走,我们只好把她带回了宜城。
  刘全看她可怜,一直让她住在刘家,我们三人关系非常好,志向相同,无话不谈,很快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直到有一天,曲红不知怎么突然来到曹家做了曹户的侍女,这件事让我非常生气,就与刘全大吵了一架……”
  刘全立刻反击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无能!否则还需要曲红去曹家吗?”
  曹术没有理他,继续讲道,“对。我是无能,但是你又好到哪儿去呢?一次次让我们失望,为了你的贪婪和虚荣心,总是不听劝,每次都和她吵架。”
  海雁饶有兴致地听着,见刘全低头不答,曹术说道,“一天晚上,曹户看见曲红长得漂亮,就想欺负她,正好被我撞见。我劝她离开曹家,她说她锦州的家已经毁了,一路流落到东京、苏州、宜城,早已看够了每个人都无动于衷,为了调查曹户坚持不愿离开。我也讨厌曹户的行径,我们经历相似一样厌恶乱世穷苦,只盼着有一天接管曹家能做出一番贡献来。于是我只好建议夫人收了她做贴身侍女,一来是保护她自己,而来也是为了帮助她。
  我教她写字,她很聪明也很爱笑,没过多久就学会了写字。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直到听说曹户说打残了人还要强娶,刘全又跟风抬高米价让人相当气愤,曲红也生气。我们都知道曹户下午只要有闲就会喝茶吃糕点,于是我让曲红去告诉刘全在曹户新婚之夜提一提酥牛肉糕过来,顺道一起搅黄了曹户的好事。刘全一直喜欢曲红,他一定不希望曲红出事肯定会自己动手。没想到,当天晚上曹户就死了……。”
  刘全打断了曹术道,“要不是因为你,曲红会自己动手吗?她不想让你陷入麻烦,哼。”
  曹术感慨说道,“更没有想到的是,杀他的人是曲红自己,我想她可能早就知道了这事。当刘全被抓后,她还央求我去救刘全,却被余大人拒绝。我才知道,曲红心里最怕的是刘全出事,为了曲红开心,于是去了大牢警告刘全!
  曲红跟我们不一样,刘家是富户锦衣玉食,我父母双亡之后也被曹老爷接回了曹家做帮工,但曲红父母都死于兵匪、孤苦无依。她很坚强,非常希望自己能变强,正是她的善良与勇敢吸引了我……。”
  曹术已经哽咽起来,热泪盈眶。
  刘全看到烧了一半的副本的内容默默流下眼泪,开始自言自语自责起来,“都是我不好,不该与她吵!曹户死前一天晚上,小红提着饭盒特地来找我,劝我把仓库腾空,我以为她喜欢上了曹术,结果我们大吵了一架,最后她还哭着跑出了刘家。难道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曹术骂道,“你这个废物!我不想搭理你!”
  海雁低着头,五味陈杂,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挑衅两人、古惑刘全,不过只是为了自己吧?想利用他,逃避罪责……”
  曹术仰头震惊,一时语塞……
  海雁深深叹气,看了一眼李晓白示意离开,刚出门口余梁就下堂追了过来,让海雁稍等片刻。余梁结案放了刘全,曹术被打了五十板后才释放。
  两人回了府衙收拾了行装,启程在宜山北道河等候余梁。远远看到,曹术一个人呆呆的站在河边看着火中焚烧的尸体,海雁牵着马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说道,“我想她一定很在乎他吧。”
  “你说什么?谁?”李晓白诧异望着对方。
  “没什么。余大人怎么还不来?”
  “海哥哥!等等我!”
  回头一看,是光珠正向这边跑来,后面跟着余梁与他妻子王夫人。王夫人塞了一个包袱给海雁,说道,“你们长途跋涉,身上的盘缠肯定都不够了吧。这些是一些干粮和银两,你们会用得着的。”
  “啊!这怎么可以呢!”海雁微微红了脸,推辞不要。
  “拿着吧!”余梁说道,王夫人点点头微笑。“光珠家中无人了,执意要跟你们一起走,特地跟来,你看……?”
  “哈哈,那好啊!”
  “晓白!你胡搅什么呢!跟去了你照顾她啊!”海雁很尴尬地红了脸。
  李晓白摆摆手示意不愿意。光珠走到海雁面前,说道,“你就带我走吧,我还能帮你跑腿。”
  海雁把马绳索给了晓白,蹲下来,抱了抱满含泪水的光珠,理了理她飞扬的头发道“你是个听话的乖孩子,但我们不能带你走,因为我们无法照顾你。不过,你可以留在余大人身边,府衙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你要尽心尽力协助余大人,知道吗?”
  光珠一会点头一会摇头,海雁用手抚去了光珠眼角的泪水,只好安慰道,“不要哭。光珠是最棒的孩子。如果有空也可以来东京,我就在刑部司。”
  一阵脚步声,海雁抬头望去,后面跟来越来越多的宜城百姓,有些出乎意料。
  “余大人,保重!夫人,保重!”
  两人告辞后,轻身跨马朝着北边飞奔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