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了非洲秃鹫第十七章命名者,我变成了非洲秃鹫第17章命名者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唐九倒在了地上,意识再次陷入昏迷之中,确切的说他的意识一直没有清醒过,刚刚的所做所为也不过是出自嗜血的本能。
  红光依旧在绽放,唐九的身体开始出现变化。
  身体里,血红色的雾气从肌肉,骨骼,内脏中溢出,向着透顶涌去。
  唐九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
  在他头上,那束原本白色的羽毛渐渐失去了光泽,开始黯淡下去。
  很快,这束羽毛从唐九的头上脱落下来,一个约莫指甲片大小的小肉瘤出现在了原本羽毛所在的位置。
  体内的红色雾气不断的向着这颗小肉瘤汇聚。
  光秃秃的鸟头上,那颗小肉瘤如同一个无底洞般,贪婪的吸收着红色雾气。
  唐九身上的肌肉开始萎缩,骨质疏松,皮毛黯淡粗糙,整个身体缩小了一大圈。
  但恐怖的是,头顶上那颗小肉瘤仍然还在从唐九的身体里吸收着原本已经进入唐九身体各处的红色雾气。
  仿佛是要将它重新夺回一般,原本已经化为唐九生命精华的红色雾气被硬生生地剥夺出来,其中携带的还有唐九的生命精华。
  …………
  一晚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一夜,没有动物来冒犯,唐九侥幸的同时身体已经被那颗头上的小肉瘤摧毁得差不多。
  缓缓地睁开眼,唐九感觉身体一阵无力,精神状态极差。
  “这种感觉身体被掏空的状态是怎么回事!?”
  迷迷糊糊间,唐九只觉得身体累得不想动,眼睛迷茫的划过四周,但所见的场景令他突然浑身一震!很快清醒过来。
  “啊…!”
  昨晚血色的记忆一股脑的涌来,唐九发出一声惨叫。
  斑驳杂乱的记忆令唐九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等到疼痛缓过去,唐九抬头一看。
  入眼皆是血红的一片,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诡异的是,如此浓烈的血液味道竟然没有吸引哪怕是一只食肉动物的到来。
  一旁的沼泽中,水面漂浮着数不清的食人鱼尸体,这些食人鱼的肚子肿胀,眼球发白,丝丝腐臭味已经在开始酝酿。
  看到这一切,唐九明白了,“这是真的?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只记得中了麻醉针后来到了这里然后眼前就变红了?”
  “再然后…我只记得那伙偷猎者出现了,然后被血色的空间淹没,那么…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些人呢?”
  唐九的内心不太平静的想着,但没等他想多久,目光不经意间一扫,唐九就明白了那些人去哪儿了。
  糜烂的土地上,一只人类的手臂,带着看不清是什么牌子的手表静静地躺在那里。
  泥泞的地面布满杂乱的脚印,那只手臂的主人却已不见了踪影。
  但在四周,隐约可见白色骨渣子,带着鲜红酱状物,毫无规律的四溅出去。
  除此之外,唯一有迹可循的地方便是四周已经化为条状的衣物碎片。
  这一切无一不表明,昨晚的那伙偷猎者多半是命丧于此了,并且是以极其惨烈的方式。
  尽管心里明白这些很有可能就是自己做的,但唐九却没感到有丝毫的愧疚和不安。
  “这一切都是你们应得的啊!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免不了要走上这一遭,或快,或慢,没有谁能够决定这一切,但我夜枭可以,你们想要吃我,我夜枭何尝不想呢?”
  喃喃着,唐九俯头从地上叼死一块细小的肉粒,但却又很快吐了出家,“真难吃啊…人渣都是这种味道么?”
  身体中的那股无力感令唐九感到莫名的烦躁,吐掉嘴中的碎肉后,唐九打开了地球意识。
  命名者:潜伏期,能力未知
  感知眼:初级中期,臻至最强可实现偷天换地
  撕裂爪:初级初期,臻至最强可撕裂一切的爪子
  力量:40斤(最大)
  速度:50(最大)
  “力量和速度怎么会减到这么低!!!”
  唐九看完整个人都呆了,他还没有发现他此时的模样已经可称作枯瘦如材,原本就猥琐的外表更上一层楼。
  “等等!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命名者和撕裂爪的说法?”
  很快的,唐九便发现了自身的信息多出了两个点,疑惑中带着兴奋,就连因为力量和速度减弱而引起的不甘都消减了几分。
  “撕裂爪…撕裂爪…难不成…!”
  唐九忽然想到了什么,感知眼开启,查看起身体的内部情况。
  一只呈现三维图形的秃鹫出现在唐九的视线和脑海中。
  当看到这只秃鹫的模样时,唐九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奶奶的!这是我么!?老子飘逸的羽毛呢?!凌厉的眼神呢!为什么都没了!?而且头上那颗丑到没话说的肉包是怎么回事!!!”
  想想一只秃头鸟晃晃悠悠的行走在草原上,身体长得就跟吸-白-粉的似的。
  长着一副猥琐的眼睛,迈着猥琐的步伐,然后光秃秃的头上还顶着一个肉包的模样。
  这个画面想想,唐九就欲哭无泪。
  尽管对自己的模样表示强烈不满,但唐九还是没有忘记正事,视线略过其他部位,直奔双爪而去。
  “果然…!”
  唐九如释重负般,心里仿佛找到了慰藉,看着那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双爪部位。
  “果然如此,我的爪子也进化了,变成了撕裂爪。”
  “咦!不对!”
  唐九看着自身化作的三维图形,发出一声惊叹,在他的视线中,身体内部布满神秘的血红色花纹。
  这些花纹贯至全身各处,肌肉,骨骼,内脏,就仿佛是身体里天生携带的胎记一般,看得到却无法触摸,仿佛隔着一个空间。
  “我的身体内部,为什么会多了这么多红色的花纹?”
  唐九皱着眉,今天一觉起来自己身上的变化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唐九都无法接受这种突然的变化。
  “命名者吗?”
  唐九想到地球意识上多出的命名者说法,再联合身体内这些花纹,有些不确定的想着。
  “那么…所谓命名者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