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太岁一百零九章 是梦?不是梦,别惹太岁109章 是梦?不是梦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别惹太岁 > 一百零九章 是梦?不是梦

一百零九章 是梦?不是梦


  太岁离盗圣很近,他当然能听到盗圣在嘀咕什么,但并未插话,只是默默地跟在盗圣身后。
  太岁能感觉到,盗圣心中好像有根弦突然间绷得很紧很紧,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说话,那根弦说不定会崩断。
  盗圣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脚下的动静也不像之前那么静,现在在隧道中已经能听到散乱的脚步声,有些是真声,有些是回音。
  太岁依旧没有提醒盗圣放轻步子,只是默默地跟着。
  后来,隧道两侧的墙壁开始出现一道道两米多高的门洞,这些门洞的排布毫无规律,有时候每隔两三米就能看到一个,有时候间隔将近十米才能看到一个。
  所有的门洞里仿佛都是一口无底深渊,光线照进去,只能照亮门口的一小片地面,更深的地方则只能看到不见底的黑色。
  终于,盗圣在其中一道门洞前停了下来。
  站在这个门洞前,能清楚地听到收音机的播报声和时不时出现的忙音。
  “5月27日下午,一辆开往黄家埠的公共汽车在仙松路路段坠毁,车中乘客均告失踪,暂不清楚是否有人员伤亡。嗤——嗤——”
  那声音听起来不算特别官方,但在距离地表上千米的地底深处,却有种怪异的冰冷。
  每一个字传入盗圣的耳朵里时,盗圣都感觉从头到脚一阵深寒,直想抱着双臂猛打哆嗦。
  太岁走到盗圣身边,举起气门灯,将灯探进了门洞里。
  光线在门洞内奋力地放射,但也只能照亮很小的一片区域。
  盗圣的视线穿过灯光,只能看到门洞另一侧的黑色。
  但太岁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他能够隐约看到,远处好像坐着一个人,从轮廓上来看,那人是正对门洞而坐的,太岁盯着他看的时候,他也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太岁。
  也不知道对方是死是活,太岁盯着他看了半天,也没见他有任何动作。
  不等盗圣发话,太岁便自作主张地越过门洞,进入了那间幽深的石厅。
  举着灯笼向前走了两三米,太岁才看清楚,刚才从光暗交界浮现出的人形轮廓,只是一尊冷冰冰的石雕。
  只不过这尊石雕实在是太过逼真,凑进了看,甚至连脸上的毛孔,衣服上的褶皱,和每一根石线打造的毛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太岁猜测,这尊石像刻画的,可能是远古时代的人类。
  他身上的衣服比现代人穿的服装更为简洁,也应为修身,但款型和现代人穿的衣服比较类似。
  这个人不管是身材比例还是五官轮廓,和现代人都非常接近,只不过他的毛发似乎格外旺盛,就像个穿了人类衣服的猢狲。
  “别碰这里的东西。”盗圣说着话,快步走进了这间石厅。
  太岁不作回应,只是举起气门灯,为盗圣照亮脚下的路。
  盗圣的步子有些慌乱,他快速穿过大半个石厅,最后来到了一张石头打造的桌子前。
  整个石厅的纵深将近五十米,但宽度只有五米左右,像极了一个狭长的死胡同。
  除了太岁和盗圣这两个大活人,石厅里只有五样大体积的物件,一张石打的榻子,一张石打的桌子,一尊石雕塑,还有两把分别用石头和木头打造的杌子。
  石头打造的那把就落在石雕的屁股底下,而那把看起来像是用潮湿的老树根打造的杌子,则摆在石桌旁。
  桌面上散乱陈放着一堆皮卷、一支笔、一盏粗糙的石灯,还有一个不断发出女人声音的金属匣。
  盗圣冲到石桌前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将那个金属匣抱了起来。
  说来也怪,被他这么一碰,匣子里就再不发出半点声音了。
  “这是什么?”太岁指着盗圣手里的匣子问。
  盗圣闷闷地应着:“收音机,我们那个世界的东西。”
  对对那个被盗圣称作收音机的东西,太岁实在是无比的好奇,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它为什么会说话?里面有人吗?”
  这句话让盗圣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
  这台收音机,为什么会发出声音?
  在这个世界里根本不存在收音机这样的东西,也不存在广播站,收音机受到的信号,只能是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
  既然这台收音机能够接收到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信号,似乎就意味着,这座大墓,和盗圣原来生存的世界——那个叫做地球的世界,存在某种意义上的连接。
  实际上,最让盗圣在意的,不是收音机为什么会发出声音,而是它播报的内容。
  为什么在这台收音机里,反复报道着十六路公交车坠崖的事?
  这条新闻和盗圣的穿越,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
  没错,他是穿越了,可车上的其他人呢,为什么会失踪?
  盗圣自己也说不清楚,他究竟该不该质疑这条新闻的真实性。
  他现在甚至有一种感觉,此刻他经历的这些,很可能只是一场怪异的梦。
  自他被抬上十六路公交车开始,人就陷入了昏迷,在那之后,说不定他一直都在昏迷,并在昏迷中陷入了这样一场无法自拔的梦境,收音机里播放出的声音,只是那些想要唤醒他的人给他的提示,他们在呼唤他,希望他能从梦境中醒来。
  想着想着,盗圣突然有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念头。
  他对太岁说:“你可能只是我梦里的角色,其实你根本就不存在。”
  太岁觉得这话着实有点莫名奇妙:“你又犯什么病了?”
  盗圣面色深沉地说道:“我根本就没有穿越,一切都只不过是我在昏迷中做的一个梦,你们这个世界,是我在梦境中臆想出来的,彩儿、大头、地瓜,都是我臆想出来的,你也是我臆想出来的,你们都是假的,你们都是我的梦。”
  太岁稍琢磨了一下,才明白盗圣这话是什么意思。
  随后,太岁就立即做出了极其精准的反驳:“别扯了,你这么自恋,怎么会在梦里创造出一个比自己强大的人。”。
  盗圣当时就惊了,他发现太岁这番话完全无法反驳啊!
  看来不是梦,他是真的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