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面成神第五章 墨辞与他,百面成神第5章 墨辞与他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百面成神 > 第五章 墨辞与他

第五章 墨辞与他


  “墨辞,你为什么不动?”风满言灵力消耗得也不少,一时支撑不住,一个狗吃屎从半空跌落在沙滩上,挣扎爬起时,正好看见站在一边一动不动的墨辞,粉色的眸子冷冷无光地看着自己摔在地上,一点帮忙的意思也没有,不禁气得冒烟。
  他们七个人拼死拼活对付这四条不知来历的紫雾,可是这个家伙竟然一点来帮忙的意思也没有!他们八个人都是队友,虽然之前素不相识,但至少在这场测试里是一个共同体,每一个人奉献点力量齐心协力找到出去的路这是基本前提,可是这个家伙刚才竟然就那么束手旁观?
  墨辞转过身,一双粉色瞳孔静静地盯着风满言,听到风满言的话,墨辞低眸看了眼他,淡淡说了三个字:“还没好。”
  远处隔岸观火的赢笙这才注意到,从刚才起那个遮住脸的黑衣少年就一直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参加攻击。
  什么还没好?风满言一时没有明白墨辞的话,同时因为子体的攻击越发猛烈,他被缠得脱不了身,没有脑容量去思考。
  但是蒙荒好像听明白了,正在控制啄攻击紫雾的他看了眼墨辞,又回过头大声对所有人说:“别放松攻击,从各个方向攻击它们,消耗它们自身的能量!”
  风满言慌忙躲过子体,紫色残影掠过墨辞身边,却因为没有受到墨辞的攻击而忘记了他,一心只盯着被它逼得四处逃窜的风满言。
  但是情况太过危急,风满言没有机会在这种时候跟他争,子体的攻击有已经到了,他偏过身滚到另一边,躲开子体,同时手掌发力,一股强劲的风从他的手掌钻出,逐渐演变成龙卷风的样子,拥有着巨大的摧毁力。
  风向子体攻击而去,内部张狂的撕扯力将那条子体的身体扯得稀巴烂。这种龙卷风,是风属性灵力为数不多的的狠辣招数。它会消耗人的大量灵力,再加上风满言只是个半吊子学生,对这种杀招根本不能够熟练掌控,就很容易出现自身灵力不稳的问题。
  在这时候使用这种杀招,也是风满言被那子体逼得没办法了。
  子体在龙卷风里横冲直撞,但是每当跨出一步就会被更大的风力扯住。从外面来看,那玩意就像是烂熟的紫薯腐烂了泡在浑浊的风里。
  那场景对于普通人来说,冲击力不可谓不大,一般人早就被那风里面关着的一坨暗紫搞得胃子不上不下。
  但是赢笙神色仍然如常。龙卷风带起了周围的气流,那些气流搅动地上的蓝色细沙,漫天沙子飞舞,飞过赢笙的脸颊。
  看着眼前各种群魔乱舞的景象,赢笙更在意其他问题。
  比如说,他一个现代人,为什么看到这些不符合牛顿定律的奇葩景象,不仅不会感到慌乱,反而感到扑面而来的熟悉,镇定自如的他自己都不可思议。对常年从事特殊工作的赢笙来说,自我剖析、认知自我是家常便饭,也正因为这个长年累月养成的习惯,让他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自身的反常之处,他竟然对这些灵力火啊电啊的感觉熟悉……就像是来自血液里的沸腾,隐隐约约牵引着他。
  再比如,墨辞这个人。赢笙对自己的观察力相当自信,只要是站在他面前的,无论多少人,他都有本事像监控一样监视他们每个人的举动,而且丝毫不落地记住。
  但是刚刚,他是真的遗忘了那个黑衣的叫墨辞的少年,或者不能叫做遗忘,准确来说是感受不到他的存在气息,就像是刚刚天地间不存在这个人一样,让他根本注意不到这个人,直到风满言摔下来的时候,墨辞好像自己解除了自身气息的藏匿,突然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这种情况很少见,至少赢笙作为一个出色的侦察者和伪装者,可以这样完美藏匿起自己气息的人,他只遇到过一个,但是这个人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全是灵力怪象的异世里。
  所以这个墨辞,是第二个。
  赢笙歪着脑袋盯着远处那个黑衣少年,对方好像感受到一样,转过身来,那双粉红色的眸子对上了他的眼睛。
  如同藏了几万首古老苍凉的诗句,那双眼睛,那眼神。
  那一瞬间,犹如潮水般的熟悉感叫嚣着要跑进赢笙的脑子,浪潮汹涌,感觉极为强烈,却在最后关键时候,好像被人关上了闸门,嘎然而止,那滔天巨浪,连一滴水都没有来得及流进脑海里,就消失了。
  留下的还是茫然。
  赢笙扶着头部想不通这种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只能茫然地思考。
  他看见远处墨辞又一次转回脑袋,低着头跟消耗了不少灵力的风满言说了几句话,也不知说了什么,风满言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表情有点空白地点了点头。
  风满言搞出来的风呼啦呼啦地吹,赢笙没有听见墨辞在对风满言说什么。
  下一秒,那坨被关在龙卷风里的紫色子体终于撞开了像套子一样的风,跟刑满释放的罪犯出了牢笼第一时间要弄死仇家一个德性地,直奔风满言而来,甚至比之前更加疯狂。
  风满言白着一张脸看了眼他旁边的墨辞,那么短的一刹那,他本能地选择了听从墨辞刚才对他说的话。
  只见风满言摇摇晃晃体力不支地半跪在地上,双手灵力集中,再次发动一个龙卷风,将夺步而来要一口吞了他的子体,又一次关了进去。
  刚刚获得自由,从那个逼仄的龙卷风里获得自由的子体,刹那间又被关了回去。
  它忽然有些懵逼地看着又一次被撕扯身体的自己,……如果它有人性能说人话,它只想骂娘。
  但是又发动了一个大招的风满言的情况不比那个倒霉子体好多少。灵力一次性用得有些猛,再加上龙卷风是风属性灵力里效果最为狠辣的一种,对发动者风满言自己来讲也会造成一定损伤,需要一段时间修复。
  风满言看了眼被关在龙卷风里急得想咬死自己的子体,脸色也不是很好。
  刚才,最危急时刻,他听从了墨辞的建议,又一次使用了这个招数。那是一种本能的听从,尤其是看到墨辞那双粉红色的眼睛时,不由自主地相信他的话,然后身体本能地服从。
  尽管墨辞刚刚说的话,他不是很相信。
  但是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地去做了。
  沙哑的声音就像是一种特别的咒语,只要听到,就好像是刻在血液里的信任,让他无法拒绝。
  另一边,龙卷风里的子体感觉到自身能量好像已经不够打破这个禁锢一样的龙卷风壳子,越发发疯地撞击,扭动,但是毫无作用。这个龙卷风凝聚了风满言的四成灵力,外加上它本身就属于一件法宝类的东西,自身就留有一定灵力,已经被第一个龙卷风搞去半条命的子体已经没有能量了。
  这种生物,没有能量就类似于即将被消灭。感受到自己就要被风吞噬的子体,凭本能召唤了自己的母体。
  此时,正在和那条最大也最难搞的母体交战的蒙荒,以及方烁,感觉到逐渐流失的体力快要所剩无几,行动已经越来越缓慢。他俩面对面惨然一笑,一边默契十足地躲开紫雾母体的又一轮攻击,一边暗自愁叹。这种紫雾属于无实体型妖兽,本身的攻击力虽然不算特别强大,但是意志力极其顽强,最拿手的就是耗时间,拖累敌人,然后吞噬猎物。现在,他们两个人,一筹莫展,体力还在不断被耗尽……
  就在这时,紫雾母体突然改变了向蒙荒冲来的路径,一个急刹车急拐弯,却冲向了那个被龙卷风缠住的子体。
  蒙荒与方烁眼睁睁看着那团紫色的雾气冲到龙卷风外侧,仿佛像是野兽在低伏召唤着那个被困住的子体。
  而那条子体像是终于找到归宿一般,消失在龙卷风的空壳子里,转而重新融入母体的身体里。
  回收了一部分能量,与此伴随的是母体的自身颜色深了少许。
  而就在这时,早早被墨辞提点过的风满言口中轻念召唤术,一句神秘咒术,却将那还没有消失的龙卷风重新召唤了过来。
  紫雾母体扭头一看那龙卷风竟然还没走,有点方地绕道而行,竟然选择了攻击被另外两条子体缠住的金狄石义等人,想与自己的子体前后夹击,来个一网打尽。
  却在这时候,它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禁锢。
  它是虚体,任何物理攻击无法对它生效,而能够让它一动也无法移动,生生卡在那里的,就只有精神力镇压。
  紫雾回过脑袋,看见了这股精神力威压的来源——黑衣少年。它看不见那个少年的正脸,只能看到他的头顶,和一身黑衣白狐。
  从体内深切感受到那股威压,它整个都不好了。因为它能感觉到那股子威压开始化作一把把利刃,从身体的内部开始一丝丝一道道地切割分块。而这种精神力造成的损伤是无法修复的,一时间,感知到剧烈疼痛的紫雾清晰感受到体内不断地在流失能量,以至于能量即将低于正常数值。
  能量低,就意味着无法支持分身的行动。所以这时候,另外两条子体也凭空消失了,回归到了母体内部。
  愣神的清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灵曲剑一把落下来却斩了个空,才发现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子体已经不见了。
  金狄也同样呆呆地看着一时间不利局面突然反转的场景,体内是运转了一半的伏雷斩。如果这个伏雷斩使出去,他基本上就是灵力透支而完全丧失战斗力了。
  沙地上,所有子体都已经回归母体,只剩下东倒西歪精疲力尽的众人。
  尽管其他人短时间被从紧张的战斗中解救了出来,但是真正的紫雾还没有彻底消灭。
  墨辞伸出一双修长棱骨分明的手,向风满言打了个手势,风满言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在心中犹豫了片刻,还是照做,口中召唤术的咒语念得越发快速,与此同时,龙卷风转动的速度也越发快,呼啦呼啦地直直撞向那条被墨辞禁锢住的紫雾。最终一个旋身,重新困住了它。
  紫雾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玩意又一次套在它身上。外部风力的撕扯以及内部精神力的切割,很快让紫雾开始溃散,颜色开始由浓紫色变淡,然后转而开始透明。
  它像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还想要再动弹,却已经束手无策。
  那双漂亮修长的手优雅而轻快地打了个响指。伴随着那声响,紫雾的身体开始彻底分家,裂成一块一块。
  最终,慢慢消失——化为一小捧紫色齑粉,消失在龙卷风里。
  再然后,风满言疲惫不堪,单手撑地,另一只手的手掌一阵光飞速掠过,龙卷风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刚刚还兵戈争锋的海滩上,一时间只余风过留声,海浪拍岸。
  一时间,疲惫的大家,谁都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