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半年之旅第6章 平凡之路的终点站,春季半年之旅第6章 平凡之路的终点站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春季半年之旅 > 第6章 平凡之路的终点站

第6章 平凡之路的终点站


  刚关上18号当铺的大门,张少易就有些头晕眼花,看东西是带有模糊,吴江涛看到张少易的样子知道他也是一样,心里也估摸着赶紧回宿舍,不然可能都坚持不住倒在街上成死人。
  “好像你也站不稳了,好难受,先回去吧。”
  “嗯,靠,我高三参加1500长跑都没怎么难受过。”
  “下次都不敢来了。”
  18号当铺也不是免费进来的,只要走进门它就开始收你的“门票”,待着越久就越体力就越多,严重的,可以影响寿命,当然只要有门票那就会好很多,毕竟来者是客,给你名片就当你是客人。
  夜里12点的榕州行人还是很多的,俩人行走的步伐像极了酒吧走出来的酒汉,只是身上没有那些诱惑的空气。
  到了宿舍就用挣扎的眼皮勉强找到了自己的床位就栽头而睡,鞋都懒得脱……
  早晨的阳光只是微弱地撒在桌子上的一朵枯萎的水仙花上,在花盆里都是烟头和烟灰。
  “诶诶诶,新来的,给起床了,晚上都干嘛去了!!”
  “TM的,一个个都和少爷一样”
  二师兄边洗漱边叫起一层楼的舍友。张少易也被滔滔不绝的噪音吵醒,虽然想打人。但是,出门在外脾气不敢自由释放,只能模模糊糊地坐在床上,思考一下人生。
  觉得昨天晚上发生的18号当铺还是不可思议,以为在做梦,可是口袋中的名片却让张少易无法解释。
  好吧,这是真的………
  张少易见宿舍里的人和吴江涛都差不多洗漱完了,他也赶忙下身起床免得他最后一个到店里。
  一起出门后,走在平整且斑马线条清楚的油柏路上,看着一排排整齐的绿化带,张少易走得也是神清气爽,蹦哒蹦哒的,于此同时的吴江涛边在裤兜里揣着那张名片,边用手机看着自己俩双眼睛,然而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在一路去往店里的路上,刚那些老员工都问了一遍张少易和屋吴江涛的家底。在哪里读书啊?然后考上哪里呀?家里是做什么的?……
  张少易也是觉得无语了,自己家的事情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难道还要来抢劫?
  有一位个头像竹竿的的年轻人,走路走路是一撇一撇的,感觉是一个比较邋遢的人,他也穿着“来着客”员工服,好像是叫陈坤,张少易是听其他老员工说的。陈坤这个人不太爱讲话,他一讲话都是围着游戏。
  后来发现陈坤的另外一个室友叫张池,他的性格就跟他相反了。那他这个人讲话又好听,而且一讲出来的话都特别搞笑,虽然带了一点粗话。但是呢,外表和陈坤是差不多的,都是瘦不拉几的,类似的是走路也是一撇一撇的。
  张少易特别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感觉就和相声走在一起,每天可以乐呵乐呵,假如可以学会张池的讲话,那以后异性朋友是不愁了,可惜张池穿着邋遢……不然也是有家室的人。
  “开工开工,打卡,打卡。”二师兄到了店里,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就快步走到吧台旁边的打卡机上,按指纹。
  “谢谢,谢谢!谢……”
  打卡机在一直叫着。
  张少易和吴江涛第一次打工也不知道打卡是什么意思。就站在附近。等一个靠在门口,一个靠在柱子上。在期待着有一个人可以给他们方向,让他们去做事。
  过了十几分钟那个胖胖的店长张景也从“来者客”的大门走进来,穿着昨天同款的蓝色衬衫身上再披件黑色的西装。显得十分精神抖擞有气质,像一个经理,而不是一个区区店长。
  “胡秀艳过来这边新人给你带,带他熟悉一下服务员的岗位技能。”刚说完,张景就把头转向了张少易,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学。”
  张少易就感觉被鼓舞了士气,回应了一声“嗯。”
  “二师兄从厨房滚出来。我这边有新人给你带了,你要好好带,不能带坏他。”张景似乎和二师兄很熟。
  “知道了啦!”二师兄故意把声音拉的长长的,像一个性感的女生讲话呀。
  张景看到二师兄这么骚气就拍了他一下。
  “这边新人叫吴江涛。”
  “看样子很老实,要好好待他,不能把他待带得跟你这样骚里骚气的。”
  二师兄就应了一句没问题,然后就拍了一下吴江涛,说“以后跟我混没有人欺负你。”
  吴江涛也是“嗯”了一声,然后就随着二师兄一起走进了厨房,好像是一直在切菜。练刀功……
  刚出来打工,心里就是一个念头,努力干,然后赚钱。于是张少易对这些劳动都觉得没什么困难,扫地就一直扫,拖地就一直拖,擦桌也是一直擦,服务客人就是用尽自己的礼貌和自己的责任心……
  在这边当服务员也算是比较清闲,就是晚上八点到九点的时候会突然繁忙起来,当然主要还是这家店缺人的原因而导致的,似乎这家店每年都有陆陆续续的人来打工,今年在张少易和吴江涛来之前已经有四个人来打工,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所踪。
  就这样每天的过去,到了第四天的晚上。
  吴江涛躺在铁架床上闭上眼,试想着自己在草坪上,心中不断默念自己,好累呀,好累呀~
  他的意识慢慢模糊,感觉身体漂浮在空中。这种感觉来了,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睡觉了。
  “鸡你太美~”一声响耳,贯穿大脑。
  “喂~”吴江涛怕吵到其他同事,赶紧接电话,但是电话里头传来的消息却是不幸的,“二伯,你不要乱说。”
  “是真的,你先回来看看吧。”
  “嗯,我明早就过去。”
  “嘟嘟嘟……”
  张少易被吴江涛接电话时的惊讶发出的声音给吵醒了,“怎么了,大半夜不睡觉?”
  “少易我给跟你说,我奶奶突然住院了,从A县正在转过来。”
  “为什么会突然住院,你奶奶待会会来榕州的医院?”
  “嗯,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样。”
  “待会你要去看看吗?”
  太阳刚出来,天空还有些朦胧亮,吴江涛就已经开始准备去医院看望他奶奶。
  张少易本来也想去陪同,但是店里面人手实在是不够,所以没办法陪吴江涛,只能帮吴江涛请个假。
  在医院的摄像头划过一个穿着黑色长裤,蓝色短袖的男生,然后又从医院的大门划过,跑到了医院接待台待留了片刻。随后又快速的跑下了。左边的大楼。电梯直坐五层楼。
  “二伯怎么样了,我奶奶?”吴江涛气喘吁吁的问道,“我……我奶奶还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这样子?”
  吴江涛的二伯沈义说到,“昨天半夜起来上厕所,摔了,断了一只腿。”
  “于是急急忙忙送到市里的部队医院去,诊断,输液,各种。”
  老人家80好几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他们家人就轮流守着,等待医生是否做手术的决定。
  一家人看着老人昏迷躺在床上个个都是无奈,要知道每待在医院的一天那各种费用就会更压迫着一个家庭的经济。
  第二天老人还没醒。正好轮着这二伯沈义和他妈妈守在床前。其实守病人是挺无聊的一件事,又担心又耗时间。
  沈义看着老人躺在床上内心充满焦急,一笔一笔钱从这医院的时间流逝……
  医生明明说正常今天早上早该醒了,可是这老人却是一副完全没打算醒的样子
  沈义刚刚想到了这里,没过多久,老人开始说胡话了。东扯西扯,最后老人突然来了一句话把大家室友和他妈吓住了:你们不要围着我啊!
  吴江涛是被她吓到又乐到了,终于老人好像醒了,可是怎么又说胡话了。
  老人脾气很凶,但声音还比较微弱,一副责怪的语气。病床前就沈义,吴江涛他妈和刚刚送饭来的吴江涛三个人,隔壁床还有一个病友,一屋就五个人而已。
  不过,好在老人现在只是醒了一些,并没有完全醒,神智迷糊……一下子迷糊的说胡话,一下子又昏迷不醒。
  下午病友就跟老人闲聊,问她,哪些围到你嘛?老人就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说,尼玛,说得这些名字全是室友家里面已经过世过年的人!!
  沈义,吴江涛他妈,病友和吴江涛差点把手中的饭盒掉在了地上……
  沈义想起了他爹当年和他说过的一件事,假如老人说出来那些去世的人的名字那就准备好她的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