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玄功第三章 天外玄功之考生冲突,天外玄功第3章 天外玄功之考生冲突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外玄功 > 第三章 天外玄功之考生冲突

第三章 天外玄功之考生冲突


  第三章考生冲突
  谷天一烧香还愿回来,四人才下山来到玄武镇,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太阳已经落山,天边晚霞却也火红艳丽,映照着小镇别具一番特色,小桥流水人家,小河边也可见古藤老树昏鸦,玄武镇只有一栋大酒店,名称居然叫玄武大酒店,周围却有十几个小旅馆,街上游客还是比较多,四处都有人拍照留影,一行人来到酒店登记入住,酒店内部装修金碧辉煌,由于已经在网上订了房,办理入住也很顺利,谷天一入住了关胜订的房间,关胜如愿以偿的和尤美玉住一间,谷天一想把钱给关胜,关胜立刻拒绝了。谷天一想想,既然钱给不出去还是请大家吃饭吧,“我请大家吃饭,给大家二十分钟把行李放好,顺便洗漱一下,然后在二楼餐厅集合”
  “好啊”小胖子高兴的叫道。
  “我要吃当地的特色菜”尤美玉也开心的叫道,走了一下午的山路估计大家都饿坏了。
  二十分钟后,四人来到二楼餐厅,刚进餐厅,服务员就主动领着四人来到大厅一个靠窗的四人台前,刚坐下就听到旁边一声阴阳怪气的娇呼,“哟,怎么又见到这个死胖子”,大家朝旁边看去,原来隔壁桌座了八个人六男两女,说话的正是中午见到的芳芳。
  “芳姐,那个小胖子得罪你了”芳芳的闺蜜叫季月的女孩问道。
  “中午死胖子故意碰我,被我表哥教训了,什么阿猫阿狗也可以考玄武学院”芳芳有些鄙视的看着谷天一桌。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胖墩竟然敢骚扰你”
  “芳妹妹,要不我去教训他”
  “敢得罪我们川都校园帮的,就应该让他趴着走”
  “芳姐,和你外公说一下,禁止他考玄武学院”
  听着隔壁桌男女纷纷议论在讨好芳芳,小胖子有些紧张眉头皱了起来。
  菜陆续上了桌,谷天一招呼大家吃饭,“别理会一群乌鸦乱叫,我们吃饭吧,服务员,来一打啤酒”。
  “你说谁是乌鸦”一个男生站起来指着谷天一叫道。
  谷天一看了一眼这个男生,长的是虎背熊腰,个子不算高,不屑的说道:“不是乌鸦,那是什么鸟,吵死人了。”大家都笑了起来。
  “你找死,你知道我爸是谁?”
  “哦,难道你爸是李刚?别吓我,我心脏不好”
  男生被谷天一调侃,怒目圆瞪“李路,告诉他我爸是谁,看不吓死他”
  “他是陆云海”叫李路的男生站起来介绍道“他爸是川都市公安局局长,要抓你随时一句话的事,怕了吧。”
  “嘿嘿,我只怕妈,不怕爸”谷天一一脸不屑的说。
  陆云海再次被谷天一调侃,有意在女生面前表示一下,“找死”说完一个箭步向前挥拳打向谷天一,谷天一早有防备,迅速起身一个侧身闪开对方的拳头,顺势抬脚踢在对方小腹上,陆云海倒在地上痛叫起来。
  李路和其他几个男生见状立即傻眼,陆云海算是练过一点功夫,在他们圈子里算是会打的,结果一招就让人给打趴下了。
  “六个男生难道还怕一个人,你们还不上去帮忙。”芳芳在旁边鼓动其他几个愣着一旁的男生。
  几个人向谷天一围了上来,关胜和小胖子见状,也握紧拳头站在谷天一旁边,这时陆云海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自己这边人多,愤怒叫嚣起来“一起上,我要让他们跪着着叫爷爷”
  说完带头向谷天一冲上来。
  “来的好”谷天一格挡开打来的拳头,迅速一拳打向对方的鼻子,陆云海鼻子一酸,立刻捂着鼻子跳到一边,谷天一又顺势抬脚踢中冲过来的李路小腹,李路痛叫着跪倒在地,另一个男生拳头打在了谷天一肩膀上,谷天一立即一个侧身,架住对方拳头,一个弓步,一拳轰出,正中对方下颚,对方退后两步倒地痛叫起来。关胜也一个箭步冲上去抬腿踢中冲来的男生胸部,男生身子飞出摔倒在地,另一个男生挥拳向关胜打来,关胜抓住对方手臂,迅速转身一个背摔将对方摔倒在地,对方痛叫着无法起身,小胖子被一个男生身上打了两拳有些吃痛,愤怒的抱住对方摔在一起,小胖子一个翻身骑在对方身上,左手揪住对方衣领,右手巴掌朝对方脸上扇去,口中不停的骂着“让你打我,让你打我,打你个猪头...”,几巴掌下去,对方顿时脸肿起来,哭叫到“我不打了,我不打了...”
  陆云海鼻子已经流血,正拿着纸巾捂住,看着倒在地上的其他五人,郁闷的骂起来”一群废物”。
  看着六个男生落魄的样子,两个女生面容有些惊慌起来,“你叫谷天一,看来你很能打,敢和我表哥打吗?”芳芳说道。
  谷天一看了一眼芳芳,无事生非皆因此女,“美女,我送你几个很形象的字,要吗?”,
  “什么字?”
  “蛇蝎女,很适合你”
  “你...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芳芳气得一跺脚,“不吃了,我们走”说完朝外走去,几个男生和另一个女孩急忙跟了上去。
  现在终于安静了下来,谷天一给大家倒上啤酒,说道:“来,大家辛苦了,一起喝一杯”
  “好,今天好开心,干杯”小胖子刚刚终于找回脸面,显得更加开心。
  “关胜,看来你功夫也不错,以前练过?”谷天一边吃边问道。
  “小时候父亲教的,我却经常偷懒去玩不想练。”
  “看来你不偷懒,哪就更厉害了”
  “天一,你的功夫又是谁教的”
  “没人教我,小时候看了电影少林寺,对武功有了兴趣,就去书店买了两本武术书来学,也就这样练了十几年”
  “这样也可以练成,哥太崇拜你了”小胖子一副崇拜的眼神。
  “别崇拜我,今天上午我还见到一个十七岁小女孩,那才是功夫了得,估计蛇蝎美女的表哥也不是对手。”
  “小女孩?还真有这样的高手?”关胜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所以,天外有天,有点本事还真不能随便拿出来吹,哥以后也要低调一些”谷天一有些打趣的说道。
  “天一哥,你本来就很低调了”尤美玉笑道。
  “叮咚”一声,谷天一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提示音。谷天一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我已回到杭城,你还好吧,已经还愿了吗?”原来是韩子依发过来的,谷天一只好回复了一条信息,“还好,已经还愿,正和朋友一起吃饭,多谢关心。”
  刚放下手机,韩子依又回复了一条短信,“在玄武山你也有朋友?玄武宗我也有朋友,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不需要,是在车上认识的朋友,聊的高兴高兴就一起吃饭。”
  “好的,记得加我微信好友,聊天方便些,晚安。”
  谷天一想想打开微信,还是把韩子依微信请求加了好友,这才放下手机,尤美玉笑笑神秘问道:“女朋友查岗?”
  “你猜”谷天一也故做神秘一笑。
  大家开心的吃完饭,又相伴去小镇逛了一下,就回酒店休息了。
  第二天,四人吃完早餐,一起上山准时来到玄武学院考场,八千七百多名考生陆续进场,谷天一找到自己的座位号,语文试卷已经摆放在桌上,谷天一看了看试卷,都是选择题,这也太简单了吧,例如李白有诗仙的说法,杜甫被称为诗圣,问“安得广夏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是谁写的,其中有一题更离谱,有一个字经常被大家念错,是什么字,下面有五个字选择,会,传,浒,错,汗,谷天一毫不犹豫看完题目,迅速打勾。五张试卷,共五百条选择题,才两个小时,谷天一就把试卷交了,还是第一个先出来,等了一个小时才看到关胜和尤美玉。
  “天一哥,你怎么这么早出来,题都选择做完了”尤美玉看到谷天一问道。
  “当然,都做完了才出来”
  “时间太紧张了,题目太多,完全不给人考虑思考的时间,有一题我可能答错了,春节是中国的传统佳节,问春节具体时间是那一天,几个选择答案把我弄糊涂了。”小胖子也走了过来说道。
  “当然是选择农历一月一日”尤美玉说道。
  “啊,我选择了公历二月五日,好像去年春节就是二月五日”小胖子有些后悔的说道。
  “只错一题不要紧,只要全部答完了就好”谷天一安慰道。
  “对,我们赶紧去吃饭,学校食堂的饭还是不错的。”关胜说道。
  毕竟下午还要考数学,下山去小镇吃饭的话,来回就要两个小时,所以在学校食堂吃饭是明智的选择。
  下午两点数学考试开始,谷天一看着试卷不由的笑了,五张试卷200条选择题,大都是些十几个数加减乘除开平方,需要的是心算速度要快,有一题更是离谱,树上有八只鸟在睡觉,有一只鸟在警惕的站岗放哨,猎人一箭射中三只,问树上还有几只?谷天一笑笑毫不犹豫的选择答案。谷天一同早上一样也是两个小时交了试卷,在外边安静的等其他人。
  “谷天一,我看你早上也是两小时出来,你都答完题了”谷天一抬头看见冯老师和一个也是中年模样长的很漂亮的女人走了过来。
  “冯老师好,我都答完了”谷天一客气的回答道。
  “我和师姐是来监考的,发现你竟然两科都能够提前一小时出来,我说认识你,所以张师姐想来问你几句话。”
  “张老师您好,您请问吧”谷天一很礼貌的和张师姐打招呼。
  “我听冯师弟解释了你的情况,你很有爱心,又是通灵体,正所谓医者仁心,你如果考上了的话,我希望你主攻医理。怎么样?”张师姐笑着对谷天一说道。
  “谢谢张老师,我对医理也很有兴趣,特别是针灸,一根银针就能治病救人,减轻病人痛苦,我也有兴趣学习,以后一定拜两位老师多指教。”
  “那么,就这样说定了,我收你为徒,亲自带你,冯春望你不要和我争哦”张师姐一脸高兴的说道。
  “我哪敢和师姐争弟子,医理部能得到一个有潜力的弟子,是医理部的荣幸,师姐医术更高明,我也要向师姐学习,只要师姐不嫌弃我就行。”冯春望说道。
  “我叫张淑娟,有事你可以直接去医理部找我,在学院里我还是有些名气的”张师姐显得更加高兴起来。
  “好的,多谢张老师”谷天一和平静的说道,显得沉稳并无过分开心。
  这时候考生也陆续出了考场,张淑娟和冯春望也要回去回收试卷,告辞离开,正好关胜和尤美玉走了过来,尤美玉看着两位老师的背影,“哪不是冯老师吗,还有一个是谁”
  “另一个也是医理部的张老师”谷天一淡定的回答道。
  “张老师?难道是张淑娟师叔”关胜低声嘀咕道。
  “你认识?”谷天一有点诧异的看着关胜。
  “见过两次,是很漂亮对吧”关胜笑着说道。
  “刚才两位老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你们在谈什么?”尤美玉有点好奇问道。
  “两位老师希望我如果考上的话主攻医理,我答应了”
  “什么?张师叔主动邀请你?”关胜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谷天一,然而谷天一却是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关胜,“她明明是师姐,你怎么叫她师叔”
  “道家的习惯,一般叫年龄大一倍以上的道姑叫师叔,你知道张师叔年龄多大吗?”
  “应该四十岁左右吧?”谷天一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我告诉你,她已经五十多岁了,将近六十,你相信吗?”关胜有点得意的说道。
  “啊”尤美玉和谷天一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但又觉得关胜不是开玩笑。
  “这就是修道的好处,如果你见到他的丈夫,也就是慕营生的话,快八十岁的人了,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的样子,他是掌门最后收的八弟子,还是清华六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你们就会更惊讶。”关胜手舞足蹈更为得意的说道。
  “看来你对玄武学院了解的非常透彻”谷天一感慨的对关胜说道。
  “天一哥,你们都出来了”小胖子高兴的一路跑了过来,显然下午考的不错。
  “看来你下午考的不错”
  “当然,数学我还是比较强的。”
  一行人一路开心的聊着下山回到了玄武镇。
  几人吃过晚饭才回到酒店,谷天一打开微信,看到韩子依发过来的一张自拍照,很漂亮很自信的微笑着,“你还在玄武山吗?有空来杭城玩。”
  谷天一想想于是回复了一条,“还在,只想一个人静静,还没有出游的打算。”于是把微信关了。
  第二天中午午饭过后,四人来到玄武学院体育场,露天体育场人头涌动,大家都在盯着大屏幕看,屏幕上名单分数数据排名在慢慢滚动。谷天一四人也加入人群中,看向体育场边的大屏幕,听着周围的议论声。
  “哇,去年一百九十分以上的才一千二百三十多人,今年却有二千七百多人,看来今年压力够大啊。”
  “我考了三年了,今年太离谱了,怎么这么多人通过。”
  “是啊,数学可难了,试卷我都没做完,题目太多了,竟然还有一百八十三人两科都是满分,以前满分的也不会超过七十人。”
  “满分有用吗?我去年就是满分,结果慧根测试只差一分被淘汰”
  “张超是你啊,你也考了三年了,今年排名第几?”
  “黄朝阳,你也来了,我排名七十七,你排名多少?”张超问道
  “你还是两科满分啊,厉害,我排名三百七十五,总分一百九十九”黄朝阳说道
  “尤美玉,我看到你排名了,三十六位,哇塞,两科都是一百分”小胖子兴奋的叫了起来,其实大家都看到了,纷纷向尤美玉祝贺。
  “天一哥,我也看到你了,也是满分,排名八十一”小胖子又是一阵激动大叫,大家都很开心,也向谷天一祝贺,大家依旧看着大屏幕希望看到关胜和司徒信的名字,直到看到一千一百四十七名,才看到关胜的名字。
  “语文九十七,数学九十八,我还满怀希望数学会满分”关胜有些失落。
  “这位道友,过关就行,前面的分再高也无意义,我去年就是满分,一样落选,关键是看慧根决定的”张超看着关胜安慰道。
  “多谢道友提醒”关胜抱拳向张超致谢道。
  “过关就好,过关就好...”小胖子盯着大屏幕喃喃自语,已经显示过两千排名了,还未看到自己的名字,心里额外紧张。
  突然大屏幕刚滚动出一栏显示,司徒信,男,十九岁,身高1.7米,体重85公斤,通灵体,语文95,数学97,总分192,排名二千四百七十四名。小胖子一下愣着了。
  “你也过关了”谷天一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提醒说道。
  小胖子这时才反应过来,立刻举起双手跳了起来“我过关了,我过关了...”
  周围的人看着兴奋的蹦蹦跳跳的小胖子,一脸不屑,“真是傻大胖,以为过关就是录取了”
  “傻子,别高兴得太早,今天笑后天哭,我见得多了”
  黄朝阳过来拍了拍小胖子得肩膀,“道友祝贺你,性情直率,好样的我喜欢”。
  “天一大哥,现在我请客,一起聚聚去喝啤酒,大家都过关了太开心了”小胖子兴奋的说道。
  “好啊,我同意”关胜抢着说道。
  “好啊,我也同意,开心就好”尤美玉也高兴的说道。
  “这两位大哥,和我们一起吧,你们也都过关了”小胖子对张超和黄朝阳说道。
  黄朝阳和张超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恭敬不如从命,多谢道友,正好我两个也想聚聚”。
  六人一起朝学院大门走去,快到校门口时,十几个人却迎面朝他们走过来,来人却是刘远,芳芳,陆云海一行人。
  “表哥,就是他们昨天欺负我,尤其是那个谷天一把我的校友都打伤了,我说我表哥会为我报仇的,他们说根本不怕你。”芳芳撒娇的抱住刘远的胳膊说道。
  “谁是谷天一,给我站出来,敢欺负我表妹,找死”刘远叫道。
  “谁欺负她了,是她昨天叫人先打的我们。”小胖子抢先说道。
  “死胖子,你还狡辩,你昨天还把森宏脸都打肿了,你看现在还未消肿”芳芳把森宏拖过来说道。
  “你要讲道理,是你昨天叫他们先动手打人的”尤美玉也站出来说道。
  “表哥,你看他们是故意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
  “你想怎么样?蛇蝎女”谷天一冷冷的说道。
  “表哥,他就是谷天一,还给我乱起外号,他还把陆云海打伤了“芳芳摇一摇刘远的胳膊说道。
  “谷天一,给我自打二十个耳光,再跪下给我表妹道歉”刘远嚣张的叫到。
  “凭什么?”关胜站了出来有些愤怒。
  看着关胜竟然敢站出来质问自己,刘远顿时愤怒脸色一沉,身形一晃,一脚踹向关胜,关胜早有防备,两手胸前一档,手臂一阵酸麻,但身子仍然朝后飞去,谷天一迅速闪身接着关胜的身体,然后把关胜护在身后。
  “你是来找我的,请不要麻烦他人”谷天一双眼盯着刘远,一副大义凛然。
  “不识抬举”刘远化拳为掌朝谷天一身上拍去,身形快速,若被拍中胸口,极易内伤吐血,谷天一只好身形一矮,一个下蹲,顺势一个扫堂腿扫去,刘远见状只好闪身退走。
  “有些功夫,不过毫无修为,这样也想和过招?找死”刘远迅速调整身形,挥拳朝谷天一面门打来,谷天一闪身躲过,不想对方出的是虚招,左脚已近胸前,谷天一只好双手去格挡,手臂一阵发麻,对方没有给谷天一喘息之机,一拳又朝谷天一胸口打来,谷天一只好硬接了,拳头对拳头,谷天一被蹬蹬震退五步,两手关节生痛,刘远站在原地,身形丝毫未动,强弱立判,刘远起身而上,趁谷天一未站稳之机,飞起一脚踢中谷天一肩膀,谷天一地上一个翻滚,一个鲤鱼打挺立刻站起身来防备,肩膀却隐隐生疼,刘远闪身一个快步来到谷天一面前,谷天一立即挥拳朝对方打去,刘远也不躲避,也挥拳迎了上去,两拳相碰,谷天一被震退三步,刘远起身而上,追上谷天一,一掌拍在谷天一胸口,谷天一身形飞出摔倒在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关胜和小胖子赶紧过去把谷天一扶起来。
  “太弱了,给你们一个报仇的机会,他再敢反抗,我就打断他双手”刘远对陆云海一众人说道。
  陆云海看着谷天一被打的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立刻用手一挥“我们上,我要打得他满地找牙”,十几个人立刻围住了谷天一关胜和小胖子。
  “我和你们拼了”小胖子顿时怒了,迅速抱住了一个靠的最近的人,在地上滚在一起。关胜和谷天一背靠背抵挡着围攻的人群。
  “你们欺负人,我找院长告你们”尤美玉紧张的叫道。
  “别打了,快住手,都是道友”张超在旁边劝解道。
  “这位师妹,你快让他们停手,不然会伤人的”黄朝阳对芳芳说道,知道芳芳这人是关键人物。
  “你少管闲事,不然连你一块打”芳芳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场上十几人一片混战,好手难敌四拳,乱拳可以打死师傅,谷天一和关胜身上和脸上也受伤了,围攻的人太多,关键是陆云海边打还在一边在指挥协调,谷天一看中机会,不管身边的围攻者拳头,快速贴近陆云海专门近身拳脚针对他,几个散打快拳之下,陆云海眼睛肿了,鼻子又出血了,陆云海立刻退出了围攻,围攻的人在无人指挥下,被谷天一和关胜的拳脚下打趴下了几个,其他人看陆云海退出了围攻,守在旁边也不敢进攻了。
  “一群废物,退下”刘远在旁边看得很不舒服,立刻上前,一拳就把谷天一震飞出去,一脚把关胜踢到在地上,关胜和谷天一仍然顽强的翻身站起来,做好防备动作,小胖子在旁边被两个人按在了地上。
  “住手”一声大吼传来,却是冯老师和张师姐,尤美玉跟在旁边,原来尤美玉偷偷跑去找冯老师了。
  “刘远,你们为什么打架?”
  “张长老,冯长老,他们在打架,我在制止他们”刘远抢先辩解道。
  “是吗?我怎么看见你在打人,你是有两层内功修为的人,还和毫无修为的考生动手,内门弟子戒规你可记得,不得在校内滋事斗狠。”冯长老看着一脸不善的刘远不客气的说道。
  “两位长老,是对方三人先把我们的人打伤了,表哥是来为我们主持公道的”芳芳在旁边说道。
  这时,又有三位长老走了过来。
  “冯长老,事情的经过你要了解清楚,再下结论”来人是一个身着道袍面容严肃的六十岁左右模样的人,两眼放光,显然是内功高手。
  “爷爷,他们打伤了好几个人,我只是出手制止他们”刘远上前有些委屈辩解。
  “刘院长,姜长老,莫长老,你们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陆云海捂着流血的鼻子,上前委屈的说道。
  “贤侄,你又受伤了,放心我会为你主持公道”姜长老看起来显得老一些,六七十岁的样子,关心的看着陆云海。
  姜长老转身对着冯长老,沉下脸,“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清楚,昨晚在酒店谷天一聚众带头滋事,并打伤了几个考生,今天刘远是来为他们主持公道讨一个说法”
  “事出有因,希望你能再调查详细一些,我所了解的就恰恰相反”冯长老反唇相讥,冷眼看着姜长老。
  “行政院的莫长老,你怎么看”刘院长对站在旁边的有些学者气质的莫长老说道。
  “早上,接到投诉,奉刘院长指示调查,我问询了酒店现场的服务员,和当时受伤的陆云海,确实是谷天一,关胜,司徒信三人聚众滋事,在酒店大打出手,今天又再次打伤人,理应取消这几人的考试资格,请刘院长批准。”莫长老有理有据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就按这个调查结果执行,我批准了”刘院长果断,以不容置疑的口气下了结论,谷天一,关胜,司徒信,尤美玉本来就郁闷,一听这个结论,立刻气炸了。
  “明明昨天就是他们先动手打人,今天也是他们先动手,凭什么要处理我们,糊涂调查乱下结论,我认为玄武学院的管理已经非常混乱”谷天一指着刘院长三人说道。
  “处罚应该是双方的,为什么只处罚一方,这有失公平,而且处罚如此严重,更不可取”冯长老非常的不满。
  “刘院长,先不说调查是否属实,这取消考试资格是否太严厉了吧”在一旁观察事态的张师姐开口说话了。
  “张长老,此事性质恶劣,影响校风,必须从严处理,以绝后患,我认为莫长老此处理方式非常妥当。”刘院长仍然是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气。
  “如果我要求召集长老会讨论,这个处理方案是否恰当可以吧”
  “这种小事,怎么需要召集长老会讨论,我们几个在这里讨论就可以了”刘院长顿时急眼,口气马上变软。
  “内门弟子打架滋事,也就罚面壁思过一周,况且他们是考生就更不应该处罚太严,而且打架双方都有过错,不应该只处罚一方,正好我医理部现在正缺两味药材,本来想当作任务下发给内门弟子去执行的,现在让他们分别去做,完成后就可以参加下一轮考试。如何?”
  “这...,不知张长老缺什么药材”刘院长有些忌讳张师姐,不像对冯长老那样声色俱厉。
  “五千株车前草,要求每株二两以上,一百株夜光草,必须是成熟的。”
  “这个处理方式也是恰当的,犯错轻的一方陆云海就去找车前草,毕竟他脸上都已经出血了,另一方谷天一就去找夜光草,只要任务完成,所有参加打架的人,才可以参加慧根测试,张长老你看这样处理是否合适。”刘院长此刻放低态度,以征询意见的口吻看向张师姐。
  “各位长老怎么看”张师姐对其他几个长老问道。
  “这样处理比较公道”几位长老都点了点头。
  既然处理方案已确定,刘院长姜长老莫长老及其刘远一行人都先行离开,围观的众人也都散去,谷天一关胜小胖子过来向张师姐和冯长老致谢。
  “张长老,夜光草是什么样子,我没见过”谷天一好奇的问道。
  “你应该好奇他们怎么不选择去找夜光草才对,一起去医理部吧”说完张师姐就朝前走去。
  “对啊,夜光草才找一百株,比车前草应该少很多,难道很难找得到”小胖子紧紧跟上问道。
  “也容易找到,只是可以批量采摘的地方,比较凶险恐怖一些罢了,而且还只能晚上采摘”冯长老说道。
  来到医理部,张师姐拿出一株夜光草给大家看,有点像兰花草的叶子。
  “成熟的夜光草晚上叶子会发光,夜光草和其它几味药材相配是治疗内伤的良药,未成熟的就不能入药,从根茎也可以看出是否成熟。”
  “张长老,哪在什么地方才可以采摘到”尤美玉刚听冯长老说采摘的地方比较危险,有些担心。
  “在鬼山,距离此处大约三十公里,走山路需要三个小时路程,其它山上也有,只是找到几株很容易,上百株基本不可能,成熟的晚上很容易辨认,所以只能晚上采摘,而且夜光草喜欢生长在悬崖边上,危险性比较大,另外,之所以叫鬼山,鬼山上有很多风洞,会发出呜呜的鬼叫声,白天还好受一些,晚上安静了,这叫声就显得特别恐怖,所以一般人都不愿意去鬼山做任务。”张师姐解释的很详细。
  “多谢张长老,我们回去准备一下,马上就出发去鬼山,尽量会采摘多一些夜光草回来给医理部。”谷天一几个告辞张师姐和冯长老,回到玄武镇酒店,带上空的背包,顺便买上几个手电筒和面包,让尤美玉留守酒店,谷天一,关胜,司徒信就出发前往鬼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