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玄功第二十三章 芳芳的阴谋,天外玄功第23章 芳芳的阴谋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外玄功 > 第二十三章 芳芳的阴谋

第二十三章 芳芳的阴谋


  第二十三章芳芳的阴谋
  第二天早上,谷天一找到三师兄和八师兄,请求下山历练。
  三师兄没有同意,说师父闭关自己无法做主,八师兄也极力劝说谷天一放弃下山历练的念头。
  “师父年轻的时候,也下山历练了几年,才认识的二师母和三师母,师父出关肯定也会同意我下山历练的。”谷天一耐心的说服两个师兄,师父闭关目前玄武山一切事物都是这两个师兄决定。
  “师父下山历练的时候已经有五层修为了,你目前修为尚浅,出去历练风险很大,暂时还不适合下山。”八师兄慕营生劝阻道。
  谷天一坚持下山的意念非常强烈,说道:“师父出去历练的时候,正值战乱时期,当时师父虽然有五层修为,但却参加了抗战,还救了很多红军战士,他那时候的风险比我现在还要大,现在和平时期的风险要小得多,还请两位师兄成全。”
  三师兄似乎被说动了,犹豫了一下说道:“九师弟说得有道理,我们先请示一个人后,再给你回话。”
  谷天一疑惑不解,三师兄难道还要请示谁,师父闭关肯定不会见人的,难道是大夫人?听说师父不容许大夫人管玄武山的事务,难道三师兄故意推脱,于是谷天一不情愿的问道:“不知三师兄多久能给我答复。”
  “五天以内吧。”三师兄答道。
  “多谢三师兄。”谷天一立刻高兴的抱拳致谢。
  谷天一觉得五天以内这个可以接受,于是告辞回去。
  刘远正在林中僻静处练剑,芳芳拿了衣服走了过来,“表哥,换上这两套衣服试试。”
  刘远接过衣服,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给我买衣服了”
  芳芳神秘的笑道:“你要想得到慕师姐,就得穿着这两套衣服练功,这和谷天一的练功服一模一样。”
  刘远疑惑的看着芳芳,“这和谷天一有什么关系?”
  “慕师姐现在的心思完全在谷天一身上,你不是不了解吧,要想得到慕师姐,你必须听我的安排,目前就有一个机会,就看你敢不敢去争取。”芳芳得意的笑着说道。
  刘远虽然满脸对谷天一的怨恨,但听说有机会争取得到慕媛媛,眼睛顿时一亮,“表妹,你有什么办法。”
  芳芳立即附在刘远耳朵边,把具体方法告诉刘远,刘远听完了大吃一惊,“不行,慕师姐知道是我以后,还不立即把我杀了。”
  芳芳一脸鄙视的看着刘远,“她是自愿的,她有什么理由要杀你,事后你主动去她家里去提亲,她也不得不答应,况且你和她家门当户对,她父母也不会反对。”
  刘远一听,有些心动了,但仍然有些不放心,“表妹,这个风险很大,这都是你计划之内吗,我想知道你接近谷天一的目的。”
  芳芳看看四周无人,低声对刘远说道:“你知道洪素英吗?”
  “知道,以前是刘夫人的丫环,现在是仙峰山的掌门”。刘远不假思索的说道。
  “当年,她以丫环的身份潜伏在大夫人的身边近十年,后来在二夫人的安排下,进入祖师府书房协助祖父整理书籍,短短两年修为从三层提升到七层,后来大夫人发现她和祖师的秘密,派人秘密追杀她,后来在二夫人的掩护下她逃回了仙峰山。”芳芳说道。
  刘远很惊讶,这么秘密的事芳芳是怎么知道的,面露疑惑,“这和谷天一有什么关系?”
  “和通天玄功的人双修,功力会得到快速的提升,洪素英是修行体,一般修行体功力经过修炼提升一层需要五年到十年,她短短两年就提升了四层,谷天一就是我的希望和未来,我希望你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慕师姐想独占谷天一,我感觉她已经急不可待了,现在就是你得到慕师姐的时机,你要你的慕师姐,我要的是谷天一,记住了,你是因为采药,偶然发现了水潭这个地方。”芳芳盯着刘远严肃的说道。
  刘远睁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芳芳,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我听表妹安排。”
  .......
  慕媛媛中午吃饭时听父亲说谷天一要下山历练,三师叔已经被说服,而且已经去请示二师母去了,十有八九二师母会同意,心中很是郁闷,自己和谷天一的关系不明确,韩子依在一旁虎视眈眈,心想如果谷天一下山历练,反而韩子依胜算更大,毕竟韩子依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更容易接近谷天一,心想自己也跟着谷天一一起去历练才是最好的方法,没想到去和谷天一说了想法,却被谷天一一口回绝了,谷天一认为自己去历练,不需要带任何人。
  慕媛媛心烦意乱无心修炼,更从修炼场走回学院,在路口却意外的见到芳芳,慕媛媛故意视而不见,没想到芳芳主动和慕媛媛打招呼,“慕师姐有空吗?”
  “没空”慕媛媛正心烦,也不想搭理芳芳,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去。
  “昨天晚上,我和子依姐在天一哥家里吃饭,你不想知道原因吗?”芳芳慢慢在后边走着说道。
  慕媛媛一愣,昨天表妹没有回来吃饭,他是知道的,但是她确实不知道她去了谷天一那里吃饭,于是停下脚步看着芳芳,“你想说什么?”
  “子依姐胆大心细,昨天天一哥差点是她的人了...”。芳芳故意卖关子朝前走去。
  慕媛媛听得一惊,紧紧跟上芳芳,“你给我说清楚,是什么回事?”
  芳芳四周看了看,说道:“我羞得难以启齿,我们去一个僻静的地方说吧”。
  两人来到山边僻静无人之处,“到底怎么回事,这里可以说了吧”慕媛媛心里闷得慌,不耐烦的问道。
  “我自己都觉得说不出口,太难以启齿了,子依姐真的是胆大”。芳芳故弄玄虚的说道。
  “你到底说不说”。慕媛媛有些急了。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太难以启齿了。”芳芳顿了顿,继续说道:“昨天我们去到天一哥的别墅,天一哥修炼还没有回来,我们吩咐佣人去做饭,子依姐检查了房间的洗手间,发现浴缸从来没有洗过,就主动清洗了浴缸,然后悄悄和我说,她要在这里泡澡,告诉我待会天一哥回来后,让我对天一哥说不知她去哪里了,先等下她,然后让我劝说天一哥洗澡后再吃饭,天一哥必定会回房间去洗澡”。芳芳脸红的说不下去了。
  慕媛媛一听大怒,俏脸气得满脸通红骂道:“不知羞耻”。
  两人冷静了一会,“然后呢”慕媛媛问道。
  “天一哥回来后,我劝他洗澡后吃饭,天一哥说他洗过后才回来的,没有办法我才叫子依姐下来吃饭。”芳芳拍着胸口长虚一口气说道。
  慕媛媛一脸不屑,“哼,天一不是那么轻易被人诱惑的人,她不知羞耻一厢情愿。”
  芳芳看着慕媛媛,有些担忧的说道:“看来慕师姐还是不了解男人,浴缸和沐浴的旁边是隔开一道帘子的,如果天一哥真是去冲凉,刚洗到一半,有人从后面抱住他,你说天一哥会拒绝吗...”
  慕媛媛惊讶的看着芳芳,心想如果那时候天一还拒绝,天一就不是男人了。
  芳芳看着沉默不语的慕媛媛继续说道:“后来吃饭的时候,子依姐劝说天一哥下山去历练,天一哥也高兴的答应了”。。
  慕媛媛这时候才弄明白,天一怎么会突发奇想去下山历练呢,原来是韩子依鼓动的,慕媛媛离开芳芳后,一路越想越气,不知不觉来到自己的私人领地水潭边,看着水潭发呆,脑中突然幻想出韩子依在洗手间突然抱住谷天一的情形,看着水潭又幻想着自己抱住了谷天一。
  慕媛媛胡思乱想着,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韩子依敢这么做,自己为什么不敢呢,打定主意后,慕媛媛站到水潭后边的大树旁,静静的等待谷天一来这里练剑,树林里芳芳正看着慕媛媛的举动,脸色泛起了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