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自我的梦里第九章 抓住对方的弱点,活在自我的梦里第9章 抓住对方的弱点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活在自我的梦里 > 第九章 抓住对方的弱点

第九章 抓住对方的弱点


  农民伯伯,本该读bo二声,但有的地方就叫bai一声,还有一个类似连襟的称呼,大伯子。
  哎呀,我也不白白伯伯的在这普及方言知识了,这种地方趣味性的文化,就如同那河道里的沙子,又怎么说的完呢?
  扫地阿姨,清洁大妈,过路的大娘,这些称呼到底是怎么潜移默化被喊出来的呢?
  安排到是都安排好了,我爷爷那头我倒没什么不放心的,我担心的是我姥爷。
  我姥爷可不比我爷爷,一个知书达礼最是教条的知识分子,该怎么跟他说,好让他干倒卖沙子的买卖呢?
  一个弄不好,可是要被敲脑袋的呀!
  我姥爷这么一个刚正不阿,一生为人正直,如此正派的一个人,可最是反对投机倒把的资本主义行为了,作为一个被社会主义深深影响的资深老党员,你想让他听你的,那可得下一番深功夫不可了。
  哦,有了!
  要说我姥爷这辈子最大的弱点,那还就得落在我二舅身上了。
  他和我爷爷他们简直就是一丘之貉,都喜欢赌博,更是比他们还可恶,喜欢聚会喝大酒,吃喝嫖赌抽,简直是五毒俱全,但就是这么糟糕都透顶了的他,却是个情商超级高的天才,为人处事,那是相当到位,可是结交了好一帮朋友兄弟的。
  真是印证了一句话,做朋友哥们没问题,当亲人就算了吧!
  我爷爷那边那摊子的事儿,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关键还是我姥爷这边这关要是过不去,那真是没治,这下全解决了,只要把让我姥爷操碎了心的二舅办妥了,让他有事儿干,何愁采砂厂办不起来。
  说起我二舅赌博的这个事儿,也真的是笔糊涂账。
  被我姥爷管的很严的二舅,身上又哪里有很多钱,可问题是,在那个年代竟然还可以向大队合作社打欠条支钱,只要签上名就行,关键还不是签的他自己的名字,而是写的我姥爷的名字,事情的发展简直让现在的我不敢相信,还可以如此操作,就算都是一个大队的,互相都认识,但这也稍微显得草率了些,但就是因为如此,才更显得在那个年代,诚信是多么的具有普遍性,欺骗的行为,在老百姓之间真的是很罕见的。
  事情之所以会这么发生,坏就坏在我姥爷身上,我二舅借完钱输掉,我姥爷过后就会补上把钱,该说他是党的纪律性好呢,还是他太过的溺爱我二舅了呢?
  因为我大舅的天生智力缺陷,所以我二舅可以说是家里的长子,老一辈儿家里对长子的区别对待,不用我细说,大家也都应该明白,长兄如父,可以等同为未来的一家之主,你以为是说说的呢!
  所以也可以这么理解,我二舅的这么无法无天,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我姥爷惯出来的。
  一个人的任意妄为,绝不仅仅只是他自己作出来的,一定是有身边的人成为他的帮凶,才会如此!
  从国际共产主义到特色社会主义,祖国在这转变的过程当中,真的是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现象,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堪称奇迹,真的很了不起,这不,以至于都被资产主义围剿了。
  国家资产虽然在快速流失,或是流向个人腰包,或是流向外国腰包,但实际上却也是痛并快乐着!
  当世界的目光快速地聚焦于一点,那么这个点就将成为宇宙爆炸之前的奇点!
  而怎样快速实现这个目的呢?当然是让大家都能赚到钱咯。
  看似短时间是做了赔本买卖,但从长远来讲,却是意义深远!
  资本家们就像八爪鱼,张牙舞爪全世界范围掠夺似的捞钱,哪里最有利可图,他们的视线就看往哪里,金融大鳄个顶个的贼着呢!
  而祖国这片热土,则被他们看成了盘中餐,无非就是显得稍微大了些,但几个人分也是够了的,但他们哪里知道,这鱼竟是条抹香鲸!
  借着祖国咸鱼复苏的翻身大潮,身为一小小浮游的我,怎么着也得分解掉几条臭鱼烂虾,以壮大自己吧!
  ‘妈,这个家现在也基本算是有着落了,搬了新家,房主写的是你的名儿,以后你在这个家也是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了,所以以后可别忍气吞声,低三下四的,把腰板直起来,说话硬气些,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老妈子了,工作都还是娘家人帮着找的,按理说他应该看你的脸色才对,真没必要唯唯诺诺的,男人都是欠收拾,不管教会给脸不要脸的,到最后会把你吃得死死的,那时可就什么都晚了!’我语重心长的教育着老妈。
  心肠软的人总是容易率先暴露自己的弱点,于两性相处中处于下风,成为那个被钳制的可怜虫,犹如天上的风筝,看似自由,实则却早已不能自己!
  男人好似天生就有看碟儿下菜的本领,总是在无形中去寻找那对自己有利的,舒适环境。
  初为人妇,又上哪里去懂得如何做好老婆母亲的道理,于一个家庭中,压根儿就不知道该如何相处的,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在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
  我傻傻一味只懂得忍让的愚蠢母亲,要是早能有她久经蹂躏之后的那丝刚强,遇事不妥协,不忍让,又哪里会纵容的那位,如此肆无忌惮的频繁家暴!
  一切犯罪的萌芽都应被扼杀在温床当中,人一定要在苗头的最一开始就果断说,不!
  说起来也是又可气又可笑,被频繁家暴却不选择离婚的,其内心世界是有多么的胆小软弱,竟连生命最基本的趋吉避凶能力,都丧失了!
  结了婚的,可能因为各方面原因不得不忍气吞声,但令人震惊的是,连男女朋友,这种可以果断分手的关系,竟也会遇到这种问题,这里面该是夹杂了多么病态的心理方面原因呀!
  中国女性的忍耐力真的是很强,这应该是老辈子的传统思想在作祟吧!
  在改革开放,祖国终于有了离婚法案的时候,你都不敢想象,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女人要求离婚,一条途径的诞生前后,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区别。
  为什么之前不离?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在那股全国性的离婚浪潮中,可是发生了不少流血牺牲的啊!
  两个家庭之间的爱恨纠葛,又岂是一个女人能够左右的,真不是你想不过就不过的,关键还有许多娘家人根本就不理解自家的女儿,毕竟都是这么过来的。
  将就着过呗,还能离咋的?!普遍都是抱着这个想法。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家亲,全都被这种劝和不劝分的陈旧观念,将女性给坑害了。
  将我的一些,对于老妈来说绝对超强的想法灌输给她,我可是不希望她再重蹈覆辙了,这辈子也该她好好享清福了。
  房主写的是我妈的名,杜绝了我家那位今后让我们滚出去的话头,我已经听厌烦了,动不动张口就想把我们撵出去的恶毒之语了。。
  更是在我的暗中谋划下,让两家的老头正式的碰头了,于二老的见证下,直接将这个工作是怎么来之不易的言明,并且在席间着重强调娘家人出力的重要性,这哪里是两家为接班成功聚在一起的庆贺宴,分明就是我为我家那位特意准备的鸿门宴啊!
  名正则言顺,有了我这么一番正式的操作,不信那位不加深对此的印象,明白自己的工作到底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