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森之灵十分感谢你们,古森之灵10分感谢你们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古森之灵 > 十分感谢你们

  两人停留在黑暗狭窄的街道里。
  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让舞林夕不禁打了个寒颤。怕的双臂抱胸,身体小幅度的蜷缩的贴在银川子的大腿上。
  舞林夕哆嗦着,小声道:“师兄,我害怕。他们就是往这里跑了啊,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人影了?”
  银川子摸了摸舞林夕的头,安抚着他,“别怕,这大白天的难不成还有鬼把你给吃了。这地方有些诡异,你跟紧我。”
  银川子用灵力蕴集于手上,发出光芒,随即将这街道照亮。
  舞林夕眼前一亮,顿时不觉得那么害怕了,竟也跳着高兴的叫起来:“哇!师兄好厉害。”
  银川子冷然道:“我们继续向前,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突然,他们身体失重,从一个涡流中掉落下来。
  舞林夕刚刚才平复了害怕的心情,这又更加的害怕起来,惊叫道:“师兄,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无缘无故的就掉到地下去了。”
  回声有些震耳欲聋。
  银川子强力保持着自身的平衡,“我们可能掉入结界隧道了,你抓紧我。”
  “嗯,好的。”舞林夕吃力的点了点头。
  这个结界将他们带到北灵山的后山洞坑中。洞坑里有着几处树木搭建的简易木房。
  舞林夕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揉着屁股,闭着眼睛,咬着牙,抱怨道:“哎呦,这鬼东西,摔得我屁股好痛啊!”
  银川子稳稳的站在地。
  一直听舞林夕在吵,感到很烦,对着他闷着气吼了一句:“嘘,你别吵了,别让别人给发现了。”
  舞林立即捂住了嘴,把头坑了下来。
  银川子环顾四周,除了茂密不透光的树,还有几块大石头也没有什么东西了。
  “嘿嘿,大哥,这下我们可发财啦!凌家千金这票在我们手上,就能向凌家首掌凌坤索要一大笔钱了,我们兄弟几个下辈子都不用为钱而愁了。”
  “哈哈哈,那是当然,也不枉费我们这几日夜以继日的观察她了。”
  “这也多亏了大哥您啊!若不是您神机妙算,那个凌家小妮子回来这里,我们怎么有这么好的机会下手。但是,凌坤给了我们钱之后我们能活着用吗?”
  “啊哈哈哈哈,这你就不用顾虑了,我们可以逃往六圣阁啊,只要出钱,阁里就会有高手专门保护我们。”
  “是是是,大哥威武!嘿嘿嘿!”
  两个黑衣人一唱一和的,并朝着银川子的视线走了过来。
  银川子立马将舞林夕拉着躲进了旁边的树丛里。
  两个黑衣人的话使舞林夕听了很是着急,拉着银川子的胳膊,恳求着让他去救凌千雪。
  银川子拉开舞林夕的手,不慌不忙的道:“你别急,他们只想要凌家拿钱来赎她,不会伤害她的。我们先回去告诉凌府的人。”
  舞林夕见此状更是着急了,什么话都吐了出来:“你就是怕他们,不敢去救她,谁知道那些人贩子会做出什么事来。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哼!既然你不想去,那就我去好了。”
  银川子很是无奈,呵斥着舞林夕:“你是真傻啊,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情况,这么贸然去救人,会加重事端的。那时凌千雪可就真危险了,你冷静冷静好吗?不要这么冲动,别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舞林夕低着头,一声不吭。
  “你在这里躲着,我去叫凌家的人,你自己千万要小心,记住我的话,一定不能冲动。”
  银川子化成一道光影,消失在舞林夕的面前。
  木屋里传来凌千雪的哭泣声,这声音直激舞林夕的心。可是没有办法,自己只能坐等着,陪着她一同哭泣。
  一个刀疤男不耐烦的叫道:“哎哎哎,你别哭了,真他妈的烦,能不能让老子好好的睡一会儿。你再吵我就在你的脸蛋上划上那么一两刀。”
  凌千雪吓得顿时没有出声。
  舞林夕耐不住性子,于是偷偷的绕道关林千雪的木屋后面,透过缝隙看到了凌千雪,并小声的学鸟叫了一声:“唧唧。”
  凌千雪没有回头看。
  于是舞林夕继续叫了几声,凌千雪感到非常的烦,斜着眼看了看,一个兔形的面具映入眼帘。
  凌千雪有些高兴,看了看呼呼大睡的刀疤男,然后小声的问道:“是你吗?舞林夕。”
  舞林夕笑了笑:“嗯,是我,你别急,我等下来救你走。”
  凌千雪皱着眉头,“不用了,你别管我了,谢谢你来看我。你还是走吧!这太危险了,你自己也会被抓来的。”
  舞林夕早已不在那里。
  舞林夕匍匐前行,观察了一下各个木屋中的情况:喝酒的,赌钱的,睡觉的。没有一个人是闲着的。
  舞林夕蹑手蹑脚的来到木屋里。
  凌千雪看到舞林夕又是高兴又是生气:“你怎么不听我的,趁那个人还没醒,你快走吧!别管我。”
  舞林夕现在才不管凌千雪说什么,迅速的来到她的面前,含情脉脉的看了看,然后就开始解绳子。可是那绳子怎么也解不开,突然,绳子发出耀光,自己动了起来将舞林夕也捆住了,两人就这样背靠背的绑在一起。
  凌千雪很是抱怨,“你看,就说了不要你来救我,你偏偏不信,这下好了,我两都被绑了。”
  舞林夕叹了口气。
  这时门外出现了一个人,正是人贩子们的大哥。
  “你他妈就知道睡,快点起来,幸亏老子心眼多,在这绳子上施了法术,不然人就跑了。”大哥踢了刀疤男一脚,愤愤的吼道。
  刀疤男从美梦中惊醒,立即从木床上下来,躬身结结巴巴的道:“大大大哥,您来了,我实在是太困了,对对对不起。”
  人贩大哥不屑的瞟了一眼。然后转向看向舞林夕和凌千雪。
  “呵呵,不错嘛!臭小子,还想英雄救美,那你也得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有这能力吗?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也搭进去了,哈哈哈哈!”人贩大哥嘲笑道。
  舞林夕这时面红耳赤的低着头。
  人贩大哥抓着刀疤男的衣襟大吼道:“你给我好好的看着他们,要是再有什么幺蛾子我就把你大卸八块,听清楚了没!?我去喝酒去了。”
  刀疤男开始对着舞林夕出气,大骂道:“哼,你个臭小子,老子真想一脚把你给踹死,你个鬼东西。”
  刀疤男坐在门前,不时的啄一下米,活像个看门狗。
  凌千雪伤心的自怨道:“这下糟了。都怪我,把你给连累了。”
  舞林夕摇着头笑了笑:“这怎么怪你呢,是我太冲动了,没有听你和师兄的话。哦!对了,你别担心,我师兄去叫帮手了,不久就会来救我们了。我们等等吧!”
  门前的刀疤男从木凳上倒了下来,熟悉的声音传来:“师弟,不是叫你别冲动,在原地好好的等我嘛。”
  舞林夕高兴的叫到:“啊!师兄,你来了。”
  “我们可以回家了。”舞林夕看向凌千雪笑道。
  “谁啊,敢来这里撒野!”人贩大哥大叫道。
  出了门后,就一下怂了,不敢出声,更别说动了。
  凌坤正带着一帮人站在那里看着。
  凌坤是何等人,人贩大哥很是清楚,他可是达到“圣灵”层次的强者,而自己才仅仅是达到“净灵”层次,自己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他捏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银川子看了看绳子,“你们等等,这绳子上施了法术,我先将它解除。”
  舞林夕高呼:“哇!师兄真厉害,一眼就看出来这是被施了法的绳子。”
  银川子将灵力化为一把光刀,只见几道光影出现,绳子被切的粉碎。
  舞林夕将凌千雪扶起来。
  银川子微笑着说:“凌小姐,你父亲在外面等你呢!”
  凌千雪大步地向门外跑去,将凌坤抱住,哭着喊道:“爸爸!”
  凌坤摸着女儿的头,声音有些颤抖:“孩子,让你受苦了。”
  “走,我们回去吧!两位英雄,麻烦你们务必来我府上做客。我要好好款待你们,感谢你们的及时相救。”凌坤十分客气的对师兄弟两人说道。
  银川子感到很不好意思,随即应道:“没有,没有,应该的。我们也没有太多帮助。”
  “哈哈哈哈!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谦虚了。还不错。”凌坤感到很欣慰。
  “你们把这些人贩子通通带回去,送到武神殿去,教教他们怎么好好做人!”凌管家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