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森之灵司徒府,古森之灵司徒府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凌首掌,我们先回去了,改日有时间再过来,可以吗?”银川子十分不好意思,再三推脱凌坤的好意。
  凌坤有些难堪,换做是别人,那都是送礼抢着上门的。
  两人的做法让凌坤感到惊讶,心里不禁暗自感叹:“小小年纪就不爱攀图享贵,家长也真是教导有方啊!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
  凌坤看着师兄弟两人,不自觉的笑了笑,“额,嗯……想必二位是有什么事情,既然今天没时间那就算了,二位有时间再来,我凌府的大门为你们敞开。”
  银川子也回敬道:“凌首掌太客气了,改日有时间一定来,那我们就先走了。”
  凌千雪有些着急,双手拉着凌坤的胳膊,撒娇起来,“爸爸,爸爸,我想和舞林夕玩,你把他留下来陪我玩吧,好不好嘛?”
  凌坤哭笑不得,摸着女儿的头,“好了,好了,听话啊,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既然别人没有时间留下来做客,爸爸不好勉强别人,不久他们就会回来的。”
  凌千雪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哦,好吧。”
  舞林夕走在路上,不停的埋怨,“师兄,你为什么不答应那个凌首掌,在他们家做客多好啊,至少我们可以好好的吃上一顿,你不想吗?”
  银川子笑了笑,“我当然想啊,不过嘛,我就是不做客,我还不知道你,表面上是说在凌府上得到好处,实际上你是舍不得凌千雪吧!”
  银川子的话一针见血,舞林夕立马面红耳赤,心跳骤然加速,扑通扑通,好像要从嗓子眼里一跃而出。
  舞林夕说话开始结巴起来,“才,才不是呢?你,你心多了,你别老是思想那么龌龊。”
  “呵呵,那你紧张什么?”银川子一脸坏笑的望着此时有些不知所措的舞林夕。
  舞林夕真的好紧张,已经有说话障碍了。半天憋不出来一句完完整整的话。
  银川子不想让舞林夕过于难堪,“我们不说这些了,赶快回找师父去,我们已经违约了。”
  舞林夕像是在睡梦中被泼了冷水一样,恍然大悟:天已经黑了,师父还在等着我们呢,这下惨了。
  舞林夕飞奔起来,冲着一旁好像安然无事的银川子喊道:“师兄,快点。”
  “你们回来啦!你们怎么和我承诺的,可你们看看现在的时辰和你们承诺的一致吗?”舞天桐站在门口,对着气喘吁吁的师兄弟两人语气平淡的道。
  舞林夕急了,“师,师父,对不起,我们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解释啊!我们会违约,是……”
  “好啦,你们的所历为师早就知道啦。”舞天桐看着舞林夕那惊怕的样子,感到有些好笑。
  舞林夕感到惊讶,挠着头张大了嘴巴,“啊!师父,这您是怎么知道的?”
  一旁的银川子对师父能力的了解感到得意,“哈哈,这你就不懂了吧,师父的精神力可是达到了‘灵神境’,可以以此勘看曾经接触到的气息的人。”
  “哇!这么厉害。那师父岂不是时刻都在观察我的行踪?”舞林夕有些疑惑。
  银川子瞟了舞林夕一眼,“你想多了,你以为师父的灵力用不完啊!”
  “好了,没罚你俩是吧,还聊起劲来了。今天看在你们做善事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你们跟我来。”
  舞天桐领着两人去了睡房。
  晚上就不要到处乱跑了,你们就各自安好,早点睡觉,明天有要事要做。
  毋庸置疑,舞林夕和银川子对师父的灵力修为十分憧憬,虽然舞林夕还不了解这一方面的事。
  清晨的太阳透过窗户折射而入,花的芳香也随之释放。
  “快点起床了,我们还要事情去办。错过了时机就不好了。”舞天桐站在屋外叫喊着师兄弟俩。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成效。因为前段时间的劳累,两人睡得很死。
  舞天桐无奈的叹了叹气,摇着头。刚刚睡醒的猷君手遮着嘴打着哈欠,无精打采问到:“掌门师兄你干嘛呢?被你吵醒了!”舞天桐没好气的说到:“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时候啦!到现在才起床,唉,我看我们这派是传承不下去了,你的师侄们和你一个德性,我看都是你教出来的!”
  猷君感到无话可说,整个人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