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乾坤第一章 人是这世间匆匆过客,还乾坤第1章 人是这世间匆匆过客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还乾坤 > 第一章 人是这世间匆匆过客

第一章 人是这世间匆匆过客


  一座形式牛角的山上一座似新似旧的道观坐落在半山腰。此时正是一场秋雨过后,道观外铺了一条碎石路,碎石路两旁的野草也还旺盛,几朵不知名的花瓣凋落的差不多的黄色野花挂着雨水,如果人们走上这条路还能闻到这些杂草的味道。细细的看这条碎石路,里面有石头、碎砖、或者是碎水泥,并不像是专门花钱铺出来的。
  道观的正门上挂有“太平道观”字样的牌匾。牌匾上的字没有描金,字体也算是端端正正,笔墨用的是黑墨,像是刚写上去不久。但是牌匾的本身似乎是日子久了,有些开裂。牌匾下的水泥面上,也似乎还有滴落的墨汁。整体上看这个这幅牌匾,它的主人应该不是很富裕。
  道观的大门也结实是铁皮的红门,道观的墙围似乎是新砌的,红砖还是鲜红的颜色,道观的后面堆着一些干草枯枝。大门正对的是一座传统的古建筑,不是很大,但显得很庄严,被漆了红油漆的正殿,供奉的是三清的雕像,雕像的颜色斑驳似乎有些年头了。雕像的前面三盘新鲜的贡品摆在供桌上,大香鼎里,三支指头粗的高香的烟雾冉冉升起,。两边的屋子里左边的屋子供着几个古旧的牌位,牌位前一根清香插在一个小香鼎,青烟徐徐。右边的房舍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拣的烂铁棍木头支了一张床,床旁边接了自来水,水龙头下有个大水缸。还有个泥糊的炉子。除此之外还有个破旧的电视和一个书架。书架上的书倒是满满的,有“道德经、灵宝度人经”等等,样式古旧也是老书。这三间房子有很多地方都用水泥加固,住人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穿过正殿是道观的后院,后院有一个用烧黑的木材搭建的狗窝,细细打量这些木材还有一些精美的雕刻。狗窝旁边有个小棚子,放着把老旧的摇椅。剩下的地方则种着菜,还有两只鸡在不大的菜园子里啄来啄去。
  一个老头颤颤巍巍扒拉着菜园子,老头穿着一件道袍,道袍上布满了补丁,应该是个老道士。
  老道士摘了几个黄瓜和西红柿,走向自己睡觉那屋,磨蹭的从锅床下拿出案板菜刀和鸡蛋米。神神叨叨的“今天11号了,快过中秋了”,拉了一下灯,老道士的房子里传出做菜的声音。
  此时的天又渐渐地阴沉,淅淅沥沥的小雨又下了起来。一辆年代久远的桑塔纳上坐着一对年轻男女。男子长相普通,女人打扮倒是妖艳。
  年轻女人抱怨“你看又开始下了,都说不要来了!”
  男人回到“行了,每次来都一脸不乐意,让你别来你还不乐意!”
  女人很生气“我来不是为你好么?!每次让你跟老头要那张金纸你都要不回来!”
  男人“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那不是金子的,我爸找人鉴定过!”
  女人“行了!行了!你个窝囊废,就算不是金子的,这道观总该是咱们的吧?我舅舅说了!这牛角山,要搞旅游项目,这道观到时候肯定能赚钱!”
  男人“你有完没完?道观是咱爸的,他还没死能不能别惦记!”
  女人“我怎么不能惦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个月偷偷接济老头!”
  男人“你!你拿着咱爸存折,他这么大岁数了······”
  这时开车的老乡探出了头“平安啊,别和你媳妇吵了,你们夫妻能来一趟也不要容易,别闹不愉快”说话的人也有六十多了,是山下村子的村民,常年的劳作使老头晒得有何黝黑的。
  这个坐车的男人叫孙平安,女人是他的妻子李秀萍。孙平安“牛叔,这两个月麻烦你了!”
  老汉“不麻烦,这村子里有个头疼脑热的谁不点麻烦你爸,我做的都是应该的。”
  孙平安说道“牛叔,这是一点心意!”说着抵了一个红包给老头。李秀萍狠狠的掐了一下孙平安。被称为牛叔的老头笑了笑“平安,你有心就行了。我啊儿女孝敬,自己有有点收入,不用你的钱。只是这老道长了这么大岁数,你们也应该多关心关心啊。”
  李秀萍眉头一皱“牛叔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不关心么?他这么大岁数了,就不能给我们省点心”
  孙平安“行了,别说了!”
  李丽萍“什么叫别说了,今天我还点说清楚了!”
  老头道“行了!老子我是看在老道长的份上才拉你们上山的,你要是不满意就滚下车。”老头突然发怒似乎起了作用,车里陷入了安静,山路这些年由政府修缮也好走多了,一时之间山路上也只剩下嗡嗡的车声。车停在平安道观的外面,老头将夫妇赶下来了车。说道“平安啊!你要是在带你这个娘们上山,老子打断你的腿!”说完老头掉头就走。
  “唉!你怎么走了。让我们走下山么?老东西!”李秀萍愤愤的叫嚷道。孙平安脸色阴沉,推开了道观的门,走到正殿,有些颤抖的说道“爸!”
  此时的老道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蒲团,正端着碗饭吃着。“老了!牙口不好吃些东西点多嚼会儿”老道士笑笑说道
  “呦,咱爸吃饭呢?我们大老远过来您这是什么都没准备?”李秀萍走进道观大声的说道。孙平安转身给了李秀萍一巴掌“你有完没完?”
  “你敢打我?你好你等着!”说着拿着跑出了道观。孙平安转过身眼睛有些红。“平安啊,我老了,以前啊-我总觉得不能离婚,现在啊,你只要过得幸福就好了!”孙平安此时眼里流出了啊泪水。老道放下饭碗,从供桌地下摸出一个蒲团。递给孙平安。“跪下!”孙平安默默跪下。老道又拿出了三本油黑的书册。老道盘坐好,整了整衣衫,自顾自的说道。
  “我啊1921年生人,那个年代里人们看到了希望,我爹本来是准备找个有文化的先生给好好起个名字,所以就给我取了个小名‘狗蛋’,这名字叫的好啊!狗命贱!我五岁,村子里的人都让杀了,起名这事不说活着都是问题。好在恩师路过收养了我。跟随恩师这十载,修行正一道,修了一套养身炼身功、一套正一符法,中规中矩也有点名堂,恩师羽化,弥留之际给我留了救图存亡四字。”说到这老道士咳嗽了几声,笑道“恩师当年说狗蛋这名字好,一听就是个癞皮狗啊。也就是这贱命一条,又有什么珍惜的,我就把这条命托付给了李圆通道长,算的上轰轰烈烈。后来这个国家重定乾坤,虽然艰苦也享受了记年清静。”此时老道士面色红润,精神头也好了很多。“人啊,念头太多。你看着三尊三清神像,就是后来动荡岁月里我藏起来”说到这老道士精神更足了“我虽然藏起神像,但是人的过往总是有迹可循,又到北疆改造,也是侥幸保住了姓名。在那我认识了你妈,也有了你,本来咱们一家可以挺幸福的,但是这贼老天一刻不曾饶了我,你妈生了怪病,不到一天就去了”老道说到这留下两行老泪。“我带着你回到故地,凭着老战友亲戚的帮衬把你拉扯大,自问能让你堂堂正正的活着!”老道平复了一下心情。“我老了,有些啰嗦你不要怪我。最近我感觉自己大限到了,但是这一身的本事不能断代!孙平安!我且问你能不能传我道统子传孙孙传孙之子,后代不绝传承不断?!”老道身周顿时起了一股罡风,须发飞舞。
  孙平安哽咽道“能!”
  “好!我再问你能不能持家国之义世代传承!?”
  “我能”孙平安留着泪磕了三个响头
  “好!传得真法,守正僻邪你能也不能?”
  “爸,我能!”孙平安此时泪流满面,又磕了九个响头
  老道士伸手将两本油黑的册子递给孙平安“我天赋有限这《养身炼身功》只修炼到第三重,你是有天资的,一定要好好习练,这是你的存身之本。第二本是我传承的九道正一符篆和针灸之术,这是你的立身之本。第三本是我这些年整理的一些偏门法术和修行经验。”说完老道眼神之中光彩开始减弱。
  “爸,我给你找医生!”孙平安说道
  “不用!你师祖牌位下有一部电话,我死了你代我使用!你记住不负本心,不亏良心,”老道说完眼神中的光彩渐渐消失,神坛上的三清神性咔嚓一声裂成两半,一道金光喷涌而出。
  孙平安一怔,只见老道士怀中飞出一张三寸金符,其上画着古拙的符号冲天而去。看着金符孙平安似乎陷入了回忆。这是李秀萍走进了道观“你个混蛋赶紧和老娘道歉!要不然弄死你!”说着几个粗壮的中年人进了道观。。
  “秀萍,我们离婚吧”孙平安定了定神说道
  “你说什么!!!你个混蛋!哥!弄死他!”李秀萍发疯了一样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