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谷挽歌楔子,龙谷挽歌楔子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前情提要:一直在寻找家族灭族真相的少年帕拉法尔在帕尔珐森林边缘遇到了诡异少年柯迪塞,在好友亚肯等人的帮助下借由少年驯兽师杼远的关系认识了瑟亚罗大路上令人敬仰的佣兵工会会长,在一系列的事情后,从那个让整个瑟亚罗西大陆都惊叹的天才魔法师——迪塞尔的口中,帕拉法尔得知如果想要知道家族遗传下的龙魂契约的秘密就必须先行去往东大陆寻找到那枚一年前遗失的龙蛋……为了寻找自己家族的秘密,为了拯救前途未卜的西大陆,少年帕拉法尔毅然踏上了去往东大陆的商船,去寻找两百多年前龙族先王找到的却未来得及说出的事……
  龙谷挽歌:献给龙族先王的祭礼
  ——————————————————————————————————
  五星结阵,光幕四起。
  喃喃的咒语声响起时,恰似情人在耳边低语。模糊地让人觉得不那么真切。
  在亮白得晃人眼睛的光柱冲上云霄不久之后,天空开始聚集起成团的雨云,那压抑的沉沉黑色让人不由得让还在浴血奋战中的战士们心绪堵滞。
  不知何时在帕拉法尔等人没注意到的情况下,由光柱的底端开始,那亮白的光柱开始沁染上一丝丝瑰丽的鲜红,渐渐的,那红色由淡变深,由下往上,向着光柱与云层接壤的地方蔓延而去,在那红色接触到云层的时候,云层就像是碰上了水的干海绵似的开始接纳那嫣红,血色以光柱为圆心向着四面的云层上渲染开去,……
  滴答,滴答……厚实的云层似乎终于开始承受不了,天空开始坠下滴滴雨水。
  并且伴随着天空越来越红,雨也逐渐下的越来越大。
  刚开始的时候四面不断涌来的死灵们让帕拉法尔他们疲于应对,并没有注意到那雨水的异样。
  直到众人纷纷感觉被围困的压力减轻后才发现,死灵们在逐渐的变少,而且他们的行动还非常怪异:它们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伤害着,满地都是撕心裂肺的嚎叫,到处都充斥着痛苦的嘶吼。
  最先发现雨水有问题的是化身龙形的亚赛蒂罗尔,这倒不是因为雨水对他造成了伤害或是干扰,而是……这雨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不是当初的淅淅沥沥,现在称之为倾盆大雨都不足为过,只不过,这么大的雨为什么还没把自己身上那种沾了那些死灵们污腐血肉的黏腻感洗去呢?而且,为什么随着雨水越来越大,身上的黏腻感不减反增?龙吻尖尖上的鼻孔里那浓重的臭味里为啥会有越来越明显的新鲜血液的味道?!而且那个味道还在逐步的取代那刺鼻的恶臭,难道是谁受伤了?
  越想越不安的他把疑问推给了龙王约卡帝罗,这才使众人意识到,这布满了暗红色云团的天空下下来的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雨水,它混合了某个人的血!
  “这是……”颤抖着从斗篷里伸出的白骨接着天空低落下来的雨水,卡帕的心绪有激动也有着深深的不安。
  “哇……”看着卡帕那被死灵腐毒所侵染而变成白骨的手掌开始慢慢的在血雨中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开始长肉生皮的时候,葛雷特的双眼都瞪直了!
  “为什么卡帕他们沾到雨水的情况会跟那些死灵们的情况不一样?”原来还在忧心着卡帕他们也会跟那些污腐之地爬出来的死灵们一样遭受到雨水伤害的亚赛蒂罗尔不明所以地问到。
  “因为他们是生灵,不是死灵……”回答的是叶侬,她呆愣愣地在雨水中,任由着雨水冲刷着她的秀发,浸湿了她的衣衫,呆愣愣地也不知道撑开个结界什么的挡下,就这么呆愣愣地在瓢泼大雨中看着那血红色的光柱。
  “这,”看着自己身上淋到那血红色雨水的伤口在雨水的冲刷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约卡帝罗突然就明白了叶侬呆愣的原因,“难道说柯迪塞也是……”
  “神圣血脉的……传承者。”法杖也掉落在了满是泥淖的地上,接着约卡帝罗将他的话说完的叶侬,哭了。
  “不……”听着约卡帝罗和叶侬之间的对话,帕拉法尔一直握着的长剑也掉落在了地上,他喃喃着难以接受眼前的现实。
  在呆愣了片刻后,就像疯了似地,帕拉法尔捡起了掉落在一旁的长剑便冲向了光柱,但是当他冲到光柱边时,他发现,那光柱就像是一堵坚硬的钢铁所铸成的透明光壁一样挡住了他的去路。无论他使出多大的力气去捶打,去踢踹,去劈砍,光柱都丝毫没有动摇或是碎裂的痕迹。
  “这就是众神的天空吗……”叶侬在看到帕拉法尔的行动更加肯定了内心想法后,无力地瘫倒在了满是污浊的地上。
  “不!!!”帕拉法尔的声音穿透了雨幕,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