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谷挽歌第一章 去往东大陆,龙谷挽歌第1章 去往东大6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龙谷挽歌 > 第一章 去往东大陆

  时间倒回到两年前,定期去往东大陆的航船的船舱里的某个二等房间里——
  “给,橘子。”一只手握着一个橙黄色的东西塞到了靠着船舱里的隔墙板休息的帕拉法尔的鼻子下面。
  “谢谢。”脸色有些苍白的帕拉法尔拿过来人递到自己面前的东西,由衷地感谢道。
  “给你画个魔法阵会好点吗?”虽然平淡的话语里没有声线的起伏,但帕拉法尔还是从中听出了关心。
  “不需要了。”帕拉法尔好心的拒绝了。
  “哦,那你往里面去点,给我挪点床位!”来人很不客气地把原来拿在另一只手上的东西塞进了帕拉法尔的手里。
  拿着那枚在柯来人眼里就是挡着他睡觉的‘垃圾’,帕拉法尔早已不再像一年前那么激动了,他淡定的将东西用带着封印的丝绸包好后塞到了空间戒指里后,错身往旁边挪了挪。
  看着柯迪塞爬上床,钻到被窝里。帕拉法尔一边剥着橘子一边貌似无意地开口道:“已经过了一半的路程了吧。”
  “差不多吧。”闷闷地,被单里在片刻后还是传出了声音。“罗兰德说过,这条航道有远古魔法的加成守护,从奥威尔到莱多只有7天的船程时间。现在离我们上船已经有4天多了。”
  “你睡吧。我去夹板上吹吹风。”拍了拍柯迪塞盖在自己脑袋上的被子,帕拉法尔起身下了床,离开了双人间的2等船舱。
  不知道为何,总有种挥之不去的不安定感萦绕在帕拉法尔的胸口。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烈的摇晃将睡得昏天黑地的柯迪塞连人带被甩到了地板上。
  “我C。”扶着自己的腰,揉着自己被撞到的脑袋,柯迪塞从蚕宝宝一样裹着的被单里挣扎了出来。
  “有魔物攻击船身了!大家快去甲板!”门外传来了焦急的敲门声。
  “啥?”没在房间里看到帕拉法尔,柯迪塞晃悠悠地揉着腰晃到门口开了门,门外的人没给他多余的解释,看到有人开门,那个负责传话的船员就去敲下一扇门了。
  看了眼没理会自己的船员,再看看由甲板延伸船舱里的楼梯,柯迪塞钻回房间摸出了那只离开奥威尔时叶侬送来的法杖。他决定亲自去甲板上看看怎么回事。
  一路扶着船仓内的隔板,柯迪塞在东摇西晃中摸上了楼梯上隔绝了甲板和船舱的那道隔门。
  听着隔门外风浪拍打着甲板的声音里夹杂着人类哄闹的声音和木材被东西勒断的声音,柯迪塞的眉头有些皱起,内心的不安有些浓重。
  顶着风压,柯迪塞吃力地推开了隔门。
  “C!”门刚打开一个可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就看见一个黑影迎面撞来,未来得及防备,柯迪塞就再次回到了船舱里。跌坐在舷梯下,柯迪塞有心问候那个把自己从门口撞下舷梯的那个人的祖宗。
  把人从自己身上掀开,柯迪塞发现那人虽然还有口气在,但是显然也是进的少出的多了。
  揉着今天已经是被撞了两次的小腰板,柯迪塞依旧没放弃上甲板的念头。
  再次握上门把手的时候,柯迪塞放聪明了,他用魔法卷轴给自己布下了一个保护结界后才再次将门打开。
  门外的景象就好似末日到来了似得,天空中红色与黑色交织成一片,狂风夹杂着骤雨,噼里啪啦的打在船板上的声音让柯迪塞听着都能感觉的到那雨点的力道,暴风掀起的巨浪让船身摇晃不已。
  扶着一切可以稳住自己身形的东西,在狂风骤雨中挪出了船舱的柯迪塞试图在黑夜一般的雨幕中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小心!”一声呼喊也不知道是出自于谁的口,在柯迪塞意识到身后的动静时,他已经被袭击商船的巨兽拍碎船舱入口的巨大力道所带起的风压卷到了半空中。
  随着巨兽拍碎的船板渣滓一起在空着飞起的时候,柯迪塞总算是看清了袭击商船的巨大魔兽的样子。
  肉瘤一样的脑袋,在黑幕下看不清具体的颜色,粗大而有力的触须上像八爪鱼一样的布满了吸盘一样的颗粒,它一只触须缠绕着船上最粗的那根桅杆,一只触须紧紧缠绕着船身,而剩下的触须有的在缠绕着‘食物’往那个巨大的肉瘤一般的脑袋上的黑洞里塞,有的则在阻挡船上拿起武器的人民对它的抵抗性的攻击。
  其实从柯迪塞从被拍飞至空中到他因为拍飞的力道而飞出船舷的时间是非常短的,这时间短到他还没来及做出反应,他就已经看到了船舷的外身。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掉下船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胳膊从侧面抄住了他的腰身。
  “!”被人抄住的时候,柯迪塞没啥激动反应,他知道救了他的是他刚刚遍寻不着的帕拉法尔,比较让他担心的反而是那萦绕在鼻尖的淡淡的血腥味。
  利用桅杆上本来用于拴住船帆的缆绳,帕拉法尔将柯迪塞从落水的险境里捞了回来,但是因为缆绳所承受力道的手臂却已经是伤痕累累。
  将柯迪塞带回船板,帕拉法尔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被包裹好的龙魂精魄扔给他后就抽出了自己的武器,准备再次投身进战斗里。
  “就这种样子你还想再打啊?”不料,没等他跨出几步,柯迪塞就已经拉住了他受伤的那只手臂大声道。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帕拉法尔在风浪声中大声回吼道:“不打,难道等船沉了吗!”吼完,他就甩开了柯迪塞的手,再次跳进了战局。
  看着帕拉法尔的身影再次在雨幕里消失于混乱之中后,柯迪塞在又一次被巨兽的攻击波及后终于爆发了。
  “你TM找死!”跌坐在船舷旁边,因为防护壁在第一次被巨兽攻击所波及时已然碎裂消散,柯迪塞此时也早已被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海水的液体淋湿的跟只落汤鸡无差了。戴着的斗篷兜帽因为浸湿了水,沉沉的压在脸前,让人看不见柯迪塞此时的表情,但是从他那咬牙切齿一般从牙缝里磨出来的字句,也可以很明确的听出,这位此时正不爽着呢。
  三下五除二地剥开了龙魂精魄的包裹物,待柯迪塞再次站起来的时候,船上还在顽强抵抗的人们惊奇地发现,船身非常诡异的不晃动了!尽管风未停,浪依旧。但是商船就是这么诡异的在怒吼狂风与滔天巨浪中,稳稳的静止住了。
  就在人们还在诡异中未回过神的时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的巨兽动了,它似乎发现了柯迪塞的‘危险’性,嘶吼着就用它的触手们向着柯迪塞的方向拍打而去,不少还在甲板上的人看到这情形,都以为柯迪塞会‘死定了’的时候,双手拖着明显不属于自己的巨剑的帕拉法尔出现在了柯迪塞的身前。
  巨刃迎着触角挥来的方向横向挥出,力道的相加让迎面挡下这一击抽打的帕拉法尔当场就跪在了地上,但相对的因为巨刃迎向触手方向的受力面积上的狭小,相加的力道也让帕拉法尔轻而易举地破开了触须坚韧的保护层,随着那兜头而下的巨兽血液的淋浴,巨兽的触手也应着那割裂声一起断裂。
  “嗷!!!!!!!!!!”巨兽发出了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吼后似乎也有了忌惮,它收回了除了扒在桅杆和船身上的两根触手外的其他触手,使得它们不再像之前那样没头没脑的胡乱拍打船身,它也开始观察那两个联手‘伤害’了它的存在。
  船舱上的气氛此刻就像是突然凝滞了一般,拿着武器的人们忘记了攻击,只是呆呆地看着甲板上那一站一跪的两个血糊里拉的人。
  “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儿?”渐渐的,四下里响起了小小的议论声,而议论的焦点自然就是那俩‘血人’。
  “吼!”巨兽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它将触手都抽回了水里,看样子是想集合全部的力量彻底把船掀翻。
  但是,就在它将船稍稍掀起了一点点的时候,站着的‘血人’动了,只见他一把扯起淋满了巨兽血液的斗篷,并将之远远地甩到一边后,将手里的东西用单手托举了起来,顿时刚刚像是被阻绝了的狂风再次怒吼了起来,少年那半长的头发也在狂风中被吹乱,而诡异的是船身却在剧烈晃动后在这怒吼的狂风中渐渐地又恢复了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