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谷挽歌第四章 龙影初现:东大陆的使者3,龙谷挽歌第4章 龙影初现:东大6的使者3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龙谷挽歌 > 第四章 龙影初现:东大陆的使者3

  将柯迪塞安置妥当,帕拉法尔将视线转移到了门口那一高一矮正在用着他听不懂的语言交流着的两人身上。
  看了眼手上的戒子,想着也许能从那两人身上得到一些信息,帕拉法尔果断站起了身,可当他刚准备向着门口那两人走过去时,船舱却意外地出现了大幅度的倾斜,包括帕拉法尔在内,未及防备的一船人顿时被摔的人仰马翻的。
  门口的那俩因为超强的逆天反射弧,及时扒住了门框才免了从舱这头摔去那头的窘况。
  “#¥@#@#¥@!”银发的伊维兰在稳住了身形后,用刚刚那跟露露特交流的语言对着头顶上嚎了一句。
  【#¥@#@#¥@#¥@#@#¥@,%768】头顶上随即传下了答复。不过虽然没听懂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但是从他们交流时那急切的神态与听到外面那个反馈回答后剧变的神色,帕拉法尔不难猜出外面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看着那两人在听完外面那个叫艾蒂的回答后,对看了一眼便带上了门匆匆离开的身影,一时被摔的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帕拉法尔肯定是阻止不及的。
  “外面似乎变天了。”距离船舷侧面那被巨大龙爪穿透的墙板大坑比较近的人发现了那顺着龙鳞巨爪流入船舱内的水流。
  听到有人这么说,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人看着船舱似乎在那两个龙族跑出去后变得比较平稳后,凑到了那个破洞旁,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
  “船长!是暴风圈!”一个船员模样的汉子在看完外面那电闪雷鸣,狂风卷云的景象后不由得惊呼出了声。
  “怎么可能!这是有远古魔法加护的唯一通道啊!”那络腮胡子的船长闻言惊讶地撑大了眼睛。他匆匆忙忙地将刚刚扶起的伤员安顿好就直扑到了破洞旁。看着舱外那时而被电闪炸亮的天空,壮汉船长那张黑里透着红的脸瞬间惨白了,他一边叨念着,“不肯能,难道是我们走错了航道……”之类的话一边急匆匆地奔向了刚刚那俩龙族离开的舱门。
  砰砰砰,在用劲儿拽了几下舱门却发现自己打不开那扇门时,意识到这里应该是被那些龙族下了禁制之类的东西后船长冷静下来了。
  将船长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的帕拉法尔知道自己估计也没法子弄开那扇门上去找那些龙族问东西后也就暂时地断了念头。看着船长颓废地坐在了门板旁,帕拉法尔又看了眼依旧睡着的柯迪塞,确定那家伙已经被固定好了后,他端着盛满酒液的水杯朝着那船长摸了过去。
  “船长阁下,我能请教您一件事吗?”到了船长面前,帕拉法尔将手里的水杯递了上去后礼貌道。
  “是你啊,我记得,你应该是属于带着评定上船,准备去东大陆游历的冒险者吧。先前多谢你了。”接过水杯,船长看了看眼前的少年,“你想问什么?说吧。”
  帕拉法尔坐到了船长的身边,他指了指那个破洞开口道,“为什么遇到风暴就说明我们走错路了呢?在海上遇到风暴不是常有的事情吗?”
  喝了口水,豪放的船长地抬起打手揉了揉帕拉法尔的头后,大笑着道“小伙子,一看你就是第一次过去东大陆吧。”
  “嗯嗯。”帕拉法尔毫无隐瞒之意地点了点头。
  看着帕拉法尔点头,船长沉下了脸,“我告诉你啊,这东西大陆间隔着一道被称为‘亡区’的巨大风暴屏障。早在很久前东西大陆就是因为那道屏障的存在才无法交流的。”说到这儿船长顿了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那我们现在走的这个航道是谁建立的呢?”帕拉法尔其实对船长刚刚提到的那个风暴屏障其实也是早有耳闻的,“听您刚刚的话,在这航道里就不应该碰上风暴?”
  摇了摇头,船长簇着眉峰道,“我也不知道这航道是谁建立的。不过自从我从事了这航运路线以来,我从未遇到过像这次的情况,”又啜了一口烈酒,船长补充到“也从未听别人提起过。”
  看着船长阴沉的脸色,帕拉法尔忧心道“可是,之前我看那些龙族分明就是有备而来啊。”
  “恐怕是我们之前去往东大陆的商船出了事,那边才会派使者过来接我们吧。”叹了一口气,摇着头的船长似乎在悔恨着什么,“也怪我自己没注意,之前差不多有5-6个月都没见着从东大陆回去的船的时候我就应该猜到些什么的。”他叨念着。
  “这也不是您的错啊。”帕拉法尔一边拍着船长的背安慰着一边不禁联想到了他所知道的一些事,看来那些影响不光光是西大陆的事啊。
  半晌后,船长抬起了头,他看了看帕拉法尔刚刚来的方向,“你那同伴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睡着。”看着船长往自己刚刚来的方向看去,帕拉法尔也回头看了一眼后道。
  突然,帕拉法尔感觉船长拽了他一下“?”
  “你们刚刚太不小心了!怎么能把那么贵重的东西显露出来!”船长刻意压低了的声音里带着担忧与责备。
  想到船长说的是什么,帕拉法尔也惭愧地将低着的头点了点,表示他知道错了。
  “等到船靠了岸,我让你们先下去,那些人……”说着船长就着喝酒的姿势,微微用下巴指了指一个方向后小声道,“我会尽力地拦上一拦,不过我也只能为你们做到这些了。”看着帕拉法尔这样,船长叹了口气继续小声道,“我虽然不知道你跟那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头,但是,你们这毕竟属于单身在外,凡事都要多想想。有时候好人也是不能做的!”
  “知道了,谢前辈教导。”帕拉法尔很是敬重地朝着船长道。
  “好了,你回你同伴身边去吧,毕竟他还在昏迷着。”用下巴指了指柯迪塞的方向,船长继续喝起了他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