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谷挽歌第十五章 门禁:一墙之隔1,龙谷挽歌第15章 门禁:1墙之隔1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龙谷挽歌 > 第十五章 门禁:一墙之隔1

  看着暴动的海兽在歌声的安抚下逐渐平静后依次散去,帕拉法尔可谓是开了眼界。
  目测海面随着最后一只海兽的消失恢复了往日的平坦,帕拉法尔急不可耐地就想冲到杰卡费罗他们身边去。
  可惜……他还没跑出几步路,他脑门后那撮长发就被某人揪住了。
  “你想去干嘛?”柯迪塞挑着眉头看着他。
  指着杰卡费罗他们身后不是很远的幼龙三人组,帕拉法尔有些焦急,“不能让他们跑了!”
  闻言,柯迪塞没有松开帕拉法尔的头发,只是呵呵笑了一声。
  不知为何,帕拉法尔总觉得柯迪塞这两声笑得他毛骨悚然。
  扯了扯帕拉法尔的头发,柯迪塞扯着一边的嘴角,似笑非笑地道,“你拿什么上去跟他们沟通?除了精灵斗篷,你还有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吗?”
  我有!抬起左手,帕拉法尔刚想说,但是转念一想,不对,他的戒指……早在登船之初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已经被封印了!脑海里刚想起这个念头,帕拉法尔就沉默了。
  “走了!我还不想被那些人捉去吃牢饭。”丢开帕拉法尔的头发,留下帕拉法尔一人,柯迪塞毫无犹豫地转头拔腿就走。
  “哎!”猫魅双林看着那毫无迟疑离开的身影哎了一声后,又看了看那似乎正在往回走的巡查兵们,为了免去那不必要的麻烦,他一把拉住帕拉法尔的胳膊,朝着柯迪塞离开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离开的三人谁也没注意到,一抹若有所思的视线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直到——
  “你在看什么?”温多尔拍了拍愣神一样的黑衣青年的肩膀,不解地问道。
  收回视线,黑衣青年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抬起手无意识地揉按着后颈,青年转开了视线。
  “喂!”看着黑衣青年转身意欲离去的背影,小小的露露特一边扯着还在昏迷中的伊维兰叫出了声。
  “有事?”会错意的温多尔误以为露露特叫的是自己,疑惑道。
  眯细了眼睛,黑衣青年的目光扫视了露露特,不过在露露特微微一怔愣间,她那小小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衣青年的视线中。
  “没什么。”插入到露露特与黑衣青年之间的艾蒂微笑着回答道。
  再次收回视线的黑衣青年转身没走出三步又似想起了什么后,背对着温多尔与龙族三人组道,“我今晚就会离开莱多。”
  ————————————————————————————————————————
  跟着柯迪塞后一脚踏入旅店大门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一声痛呼。
  “你怎么看路的!”一个跌坐在地上的身影,气哼哼地一手撑着地一手正对着跟在帕拉法尔身后的双林指责道。
  “嘿!”一听这话,双林倒是乐了,“不长眼睛的好似是你吧”,他环抱着双臂,点这脚,杵在门口盯着那个在地上耍赖的人。
  “我被你撞伤了!快赔钱!”地上的人不依不饶,继续耍赖。
  扒着双林的肩膀,帕拉法尔从门里又探出了身,仔细地看了看那个跌坐在地上的人后,帕拉法尔有些惊讶地道,“店老板?”
  他这声只是让双林挑起了眉头,却引来了门内的一声尖声叱责,“老不死的!老娘在这儿忙得一上午都快摸不着方向了!你一个早上死哪儿去了!”随着这声响起,帕拉法尔身后感觉到了一股来自门内的推力。
  “哎哎……老婆,你轻点,轻点!”想护又不敢护的双手虚托着被旅店老板娘拎着的耳朵,本该是被‘严重撞伤’的旅店老板利利索索站了起来。
  看着从旅店老板怀里掉出来的赌博用筹码,老板娘的眼眶都红了,“好你个老不死的,你又背着老娘出去赌了是吧!”
  “轻点,轻点!”旅店老板还在为他的耳朵求情。
  看着眼前这两位,帕拉法尔顿时响起了他的斗篷!
  劝架似的,帕拉法尔走上前去分开了那两口子,旅店老板见势飞快地藏到了帕拉法尔的身后。
  赔笑着,帕拉法尔试图让老板娘平息下怒火。
  看着眼前的青年,老板娘插着腰,有些气喘地道,“小伙子,你让开!今天我非要教训教训这个老家伙!”
  “别别别……”抖抖索索地藏身在帕拉法尔身后,旅店老板揪着帕拉法尔衣衫,小声在他身后嘀咕道。
  “老板娘,您先消消气,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可以吗?”帕拉法尔继续赔笑道。
  “你说!”插着腰,老板娘气还没消,不过她也很清楚,自己是不能向她的顾客发泄这怒火的。
  “我想问,我之前抵押的披风还在么?”帕拉法尔笑着道。
  被帕拉法尔的话一提醒,老板娘愣了下,在哦了一声后才正视起帕拉法尔,“是你啊。”
  “我们可以用这两匹锦缎换回那件披风吗?”插进对话的是一直站在门口的柯迪塞,不知何时他手上多出了两匹帕拉法尔见都没见过的布料。
  看着柯迪塞手上泛着阳光,看上去顺滑无比的布料,老板娘冷吸了一口气,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的料子!“可以可以!”一旁,躲在帕拉法尔身后的旅店老板也探出了脑袋,他擦着手就想上前从柯迪塞的手里捧回那两匹看着就很贵的布料。
  拦住旅店老板,老板娘还是有些理智的,她道,“你们等下,我去把斗篷取出来。”
  “斗篷?”被老板娘的话一提醒,老板的注意力从那两匹布料的身上回转了过来,“什么斗篷?”
  嫌弃地瞥了他一眼,老板娘指着帕拉法尔道,“不就是这小兄弟投诉时候抵押在我们这儿的那件么!”
  “啊?!”听到这儿,旅店老板惊了。
  “怎么?”老板娘看着老板突然陡变的神色,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然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她一把揪住了老板的衣襟,“你个老东西不会是把那物件拿出去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