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6章 李蓉儿,真龙天帝第6章 李蓉儿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6章 李蓉儿
    看着脑海中不断闪烁出现的功法,周良有一种身处梦境的感觉,就仿佛之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乞丐,突然变成了一个家财万贯的大财主。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是的,周良现在的确是个大财主!要知道一本中品功法,在修真坊市的价钱是几百两银子,而一百多本就是几万两白银!
  
      但是,心云宗每个月给周良的月例,不过十两白银。就算他不吃不喝每月把这十两银子攒下来,攒到几万两也需要几百年!
  
      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当然,周良还没有穷疯,自然不会干出把这些功法卖出去的蠢事。假如真那么干了,他“灵识”的秘密,很可能就暴露。
  
      有了“灵识”的帮助,他以后赚钱的路子多的是,何必鼠目寸光呢。
  
      这一百多本功法,拳法,章法,身法,步法,剑法,刀法,各种各样的都有。但周良不可能全部都学。
  
      最后,本着功法相互配合促进的原则,他从这一百多本功法中挑选出了三本:《一苇渡江》、《炎爆拳》、《气血搬运功》。
  
      《一苇渡江》就不必说了,来头很大、品阶很高的残缺功法,但周良却有信心将残篇复原。
  
      而《炎爆拳》和《气血搬运功》呢,都跟人体气血有关,是相互促进的。
  
      比如《炎爆拳》杀伤力巨大,人的气血越旺盛,爆力越强,它可怕的杀伤力几乎可与一些上品功法相媲美。
  
      而《气血搬运功》,则是专门搬运气血,增强气血的功法,气血越强,《炎爆拳》的威力就越大,而且气血越强,越容易领悟“道家真气”,这是突破练气期,踏入筑基期的关键。
  
      几本功法选定之后,周良便开始了修炼。
  
      气血是修真者的基础,所以他第一个修炼《气血搬运功》。
  
      闭眼,周良不断揣摩《气血搬运功》的内容经义。
  
      盏茶功夫后,周良浑身的气血,逐渐沿着周身各大经脉搬运,流动……
  
      几个时辰后,周良在将《气血搬运功》运行几个大周天后,缓缓收功了,而他的体表皮肤上,却是分泌出了一些淡黑色的脏东西,这是体内的杂质。
  
      同时,他明显觉得自己的气血更加旺盛了,“无需多久,我就能达到练气中期巅峰,相信练气后期也不遥远了。”
  
      这时候,已经过了最炎热的正午时分,周良匆匆吃过午饭,休息半个时辰后便是来到练功场,开始研习《炎爆拳》。
  
      由于“灵识”的关系,周良领悟《炎爆拳》的度跟领悟《气血搬运功》一样快,短短半个时辰,这套拳法就已经打得像模像样了。
  
      可是就在周良收功稍事休息的时候,练功场另一边却突然传来一声大肆狂笑。
  
      “真是冤家路窄……周良小废物,终于让我逮着你了!”
  
      只听话音刚落,几个少年弟子闪身挡在了周良面前,将他包围了起来。
  
      这个人身材粗壮,面露骄纵邪恶之色,是周良的老熟人——庄飞!
  
      “小杂种,前两天大意输给你。今天,我要把你打趴下,舔我脚趾头,这样才能洗刷我那天的耻辱。”
  
      庄飞面露张狂,又是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神气模样,仿佛已经完全从两天前的失败阴影中走了出来。
  
      为了保险,庄飞还特地找来跟他一样的练气中期的帮手,就是为了防止周良不敌逃跑。
  
      所以,在他看来,周良今天死定了。
  
      因为庄飞张狂的声音,很快吸引了不少过路弟子的围观,这也让得他更为得意了。
  
      “蓉儿师姐,对面好像生了什么事,快去看看。”
  
      练功场边上的几个女弟子,也现了有热闹可看。
  
      这些女弟子都是少女,年龄在十四五岁的样子,充满了青春气息。
  
      这些少女中最惹眼的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眼睛大又亮,皮肤嫩白,长披肩,宛如仙子临凡。
  
      “仙子啊,好美!”
  
      美女的靠近,自然而然引起了男弟子的注意。
  
      “竟然是咱们心云宗天才少女‘李蓉儿’!”
  
      围观的弟子中,很快就有人认出了少女。
  
      “年龄不大,十五岁不到,就已经是练气大圆满,离筑基期只差一步。”
  
      “这李蓉儿真是才貌双全,要模样有模样,要天赋有天赋。”
  
      一些少年弟子,只敢偷瞄李蓉儿,当后者是视线扫视过来的时候,纷纷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李蓉儿不光外貌可人,更难得的是身上的气质也极为纯净。
  
      就算是周良,见到她时,也是有惊艳的感觉。
  
      “是她……”
  
      周良当然也是认识李蓉儿的,据他所知,这李蓉儿与张见仁修为不分伯仲,但年纪比后者更小,而且自小修炼条件也不是很好,根本无法与从小就在心云宗长大的张见仁相比!
  
      但是,她硬生生地就是这么优秀!
  
      这在周良看来,简直就是“天才”最好的诠释!
  
      见李蓉儿走过来,庄飞也停止了逼迫周良,和身边的少年们,热情洋溢地去打招呼。
  
      而周良则非常淡然,淡淡地打量着李蓉儿。
  
      要知道,以前周良玉简李蓉儿,那也是如同其他弟子一般不敢直视的。
  
      但如今,他却可以淡然地欣赏对方的美。
  
      在欣赏的同时,周良的“灵识”,隐隐释放出去。
  
      “灵识”一扫,李蓉儿那迷人的身材,更加清楚地印在了周良的脑海里。
  
      不是吧!
  
      灵识这一扫不要紧,可把周良吓一跳。
  
      只见随着灵识的深入,李蓉儿身上的衣裙,渐渐变得透明,隐约可见里面粉红的内衣和雪白的娇肌……
  
      当然,以周良现在的实力,灵识并不能做到完全透视,不过看个大概还是没问题的。
  
      甚至,周良的“灵识”,可以看到李蓉儿体内奔流的红色气血,后者看似娇弱小女子,但柔弱的身体内却隐藏着巨大力量,而且更诡异的是那奔腾的气血中隐约泛起一抹淡紫色。
  
      “这是……这是‘道家真气’的前兆!才这么小年纪!竟然就要练出‘道家真气’了……”
  
      看到这一幕,周良内心剧震,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要知道,修仙之路艰难,难于上青天,修真界大部分的练气期修真者,将一生都因为无法练出“道家真气”,终身卡在练气后期,无法踏入筑基期。
  
      而眼前的李蓉儿,在不到十五岁的年龄,便有了练出道家真气征兆,那踏入筑基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与此同时,被万众瞩目的李蓉儿,警兆突生,美目一闪,循着某种直觉,瞬间锁定了周良。
  
      周良心中一动,不过没有露出异状,只见他不慌不忙,悄悄散去灵识。
  
      这一下,轮到李蓉儿犯糊涂了,她刚刚明明有一种被人脱光衣服大肆观看的羞愤感觉,但只一瞬间那种感觉就消失了,但她却留意上了周良。
  
      “怎么这么热闹?”
  
      李蓉儿不动声色地问道。
  
      “蓉儿师妹,小事一桩,我来给你解释……”
  
      庄飞等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了一通,把周良上一次打败庄飞的事情说成是使用了卑鄙手段,把庄飞自己描述成一个受小人陷害的准备报仇的英雄。
  
      “是吗?”
  
      李蓉儿看了周良一眼,眼神中产生了一丝好奇。
  
      周良知道,这种情况下,奋力争辩不如保持沉默。
  
      “小子!本来我是要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的,但今天蓉儿师妹在场,不宜见血。如今我就大慈悲,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当着大家的面,跪下磕头向我道歉。”
  
      庄飞盯着周良,眼神中露出戏谑的笑意。
  
      跪下磕头道歉?
  
      你脑袋没被门夹吧?
  
      周良翻了翻白眼,懒得跟他说话。
  
      “跪下给我磕头道歉,上次的事情我就原谅你了。”
  
      庄飞自以为大度地说道。
  
      李蓉儿几乎是整个心云宗所有男弟子的梦中女神,庄飞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想要在李蓉儿展示一下自己的风度,博得后者的好感。
  
      “对,快给庄飞师兄道歉,不然今天别想从这离开。”
  
      庄飞身边的几个弟子,也是帮腔,大声喊道,一副周良不道歉就要群殴的架势。
  
      “我不道歉,你们就要仗着人多欺负我一个人?”
  
      周良处之泰然,脸上似笑非笑,还若有若无地朝李蓉儿看了一眼。
  
      庄飞等人,脸色瞬变。
  
      如果周良坚持不道歉,当着李蓉儿的面,他们还真不好动粗。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庄飞眉头微皱,随即摩拳擦掌:“那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放心,我是不会让蓉儿师妹见到血的!”
  
      “对!既然道理说不通,那就只能用拳头说话了。”
  
      “蓉儿师妹,你可以做一个比试的见证人。”
  
      众弟子纷纷附和,有热闹不看,何乐不为?
  
      “蓉儿师姐,那个周良,似乎今天在劫难逃了。”
  
      李蓉儿身边的某个女弟子轻声道。
  
      本来,这边的热闹就吸引了很多人,再加上李蓉儿的出现,更是把几乎整个练功场上的所有弟子,都吸引了过来。
  
      凑热闹的弟子,里三层外三层,以周良他们为中心,围得水泄不通,纷纷伸长脖子,等待好戏上演。
  
      然而,周良并没有被这浩大的阵势吓倒,只见他向庄飞伸出一只手,挑衅道:“你想出丑,那就来吧!我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