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98章 好汉熊虎,真龙天帝第98章 好汉熊虎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98章 好汉熊虎
    两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距离拉近了许多,周良蹲在地上不太舒服,干脆凑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张馥的裘皮披风上,张馥皱皱眉,往旁边挪了一下,最终还是默许了周良这样的行为。』』『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周良嘿嘿笑道:“我知道你有洁癖,不过放心啦,我身上很干净的,不信你看看。”
  
      张馥气哼哼地踢了周良一脚,默默地将烤鱼吃完,才开口道:“对了,明天的遗迹试炼,一定要小心。”
  
      微微打了一个饱嗝之后,张馥拍拍胸脯,继续说道:“进入之后,要紧跟在传功长老和师叔们身边,那些散修们,明着不敢对付九大门派的弟子,但是暗中可能会使绊子,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修炼资源匮乏,为了争夺天材地宝,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既然如此,为什么九大门派还要允许他们开拓遗迹?还要派遣内门弟子们一起来?这不是让优秀弟子都来送死吗?”周良微微皱眉。
  
      “让散修们来,当然是为了不惹起众怒,毕竟这些人在大燕修真国修真界,也算是一股不弱的力量,而且,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这些散修们之中,也不乏一些奇人异士,正面对决他们或许不是名门大派的对手,但是在探索遗迹这一方面,却有着奇异的本事,九大门派放他们进来,自然是希望借着这些人的手,将这处遗迹,彻底搜刮的干干净净,以免出现遗漏。说到底,还是把他们当成是炮灰,一旦真的有什么被遗漏的宝物被他们现,好点儿的,九大门派会以高价收购,要是这些散修不识相,九大门派自然会暗中出手抢夺了。”
  
      张馥静静地说道。
  
      这一番听来,却是有些毛骨悚然。
  
      周良也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有多么残酷。
  
      “这些散修,都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九大门派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他们没有选择,想要变强,就必须冒险,来这里冒险是一次机会。”张馥顿了顿道:“而门派选择各自优秀的几名弟子来到这里,其实还是为了锻炼,越是优秀的弟子,就越是需要锤炼,没有一个门派希望自己费了巨大精力培养出来的继承人,是温室里的朵,经不起风吹雨打。当然,我们的安全也会得到保障,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多达五位的真传弟子跟随我们一起来到这里。”
  
      张馥分析的很透彻。
  
      周良听到这里,点点头,的确,这是心云宗培养弟子的风格。
  
      “我们明天要进入的遗迹,距今已经有数万年的历史,是上古级大门派西敏寺的山门,这西敏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灭亡,山门却在那些禁制的保护下,很好地保存了下来,不过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已经有一半埋藏在了地下,一共分为三层,门派下的小册子上,已经将里面的机关和地形说的很清楚,里面百分之十的宝藏都被就大门派瓜分,其中五庄观和圣轩辕占了大多数,或许会有一些藏宝室还未被现,如果有人运气好,或许可以一笔小财。”
  
      张馥慢条斯理地将一只肥鱼吃完,基本上该说的都说完了,最后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道了一声保重,然后转身在漫天风雪之中离开。
  
      “喂,小馥,你的裘皮披风。”周良喊了一声。
  
      “送给你了。”张馥头也不回地挥挥手。
  
      转眼之间,张馥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真大方。”周良嘀咕一声。
  
      虽然不知道张馥的真正来历,但是能够随意将一条青狐大师魔毛皮硝制的上等裘皮送人,可见她的家世不低啊,何况,张馥总是能够抢先一步知道许多心云宗门派高层的消息。
  
      周良猜测,张馥的身份肯定和心云宗的高层有着极大的关系。
  
      很快,北风飞扬,开始呼啸。
  
      天空之中的雪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模糊了夜色也模糊了视线。
  
      大燕修真国的第一场雪,看这样子是要下个几天几夜了。
  
      凛冬来袭。
  
      大燕修真国最为残酷的季节降临,在漫长的冬季之中,气候条件变得恶劣,草木凋零,江河结冰,魔族和人族之间会因为食物短缺而生更多的摩擦,小范围之内的战争是司空见惯的。
  
      按照以往的规矩,九大门派很快就要派出高手,去坐镇人族的各个聚居城市,以免被魔族屠戮。
  
      周良长这么大,何曾见过如此茫茫大雪,颇觉兴奋,哈哈大笑之中,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干脆斜躺在宽大的裘皮上,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瓶醇酒,自酌自饮起来,倒也颇有一番情趣。.
  
      “三年,生死,我定要闹个天翻地覆……”
  
      想起三年之后和圣轩辕的对决,再想想昨日众人以一种看待死人的目光看待自己,周良非但没有消沉,反而觉得有一种兴奋之感,三年之后,我一定要让这片土地,狠狠地震撼一把。
  
      突然,身后又传来了脚步声。
  
      “咦?好香的酒。”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
  
      周良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反手一甩,将手中的酒瓶扔出去。
  
      他已经从声音上听出来来的是什么人了。
  
      “哈哈,谢谢啦!”身后之人接住酒瓶,美美地喝了一大口,大呼畅饮,随即地面一阵微颤,一个庞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周良旁边,将酒瓶递过来,不好意思地道:“呃,周兄弟,对不起,瓶子太小,我不小心喝完了。”
  
      说话之人正是今日白天时候,那个在人群之中为周良大声喝彩的巨型火红长壮汉。
  
      他依旧背负着那柄火红色的巨型长刀,只怕不在五百斤重量之下。
  
      这是个典型口快心直的汉子,今天只有他一个人敢冒着得罪五庄观弟子的危险,为自己喝彩,就已经说明了问题,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无妨。”周良微笑着道,手心一展,又是一瓶佳酿出现,随手扔给了这个赤壮汉。
  
      这次出来,他在修真坊市买了不少佳酿,这种酒名叫“人参酒”,是心云宗小有名气的一种药酒,味道醇厚,最主要的是可以滋养肉身,是许多修炼金身功法的人必备的辅助修炼资源之一,周良修炼九转阴阳身,这种烈性酒,也是不错的辅助方式,所以了一些。
  
      一瓶“人参酒”,价格在一千金以上,也算是奢侈了。
  
      壮汉显然是个酒痴,接住酒瓶,打开盖子嗅了嗅,顿时一脸的陶醉,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盖上瓶盖,摇摇头道:“这酒只怕是价格不菲吧!你我素不相识,我已经喝了你一瓶,不能再喝了,再喝,就算是把我老熊了,都不值这瓶酒啊!”
  
      周良没有伸手接,而是哈哈大笑道:“相逢何必曾相识?就凭你今天那一句喝彩,就值一瓶酒。”
  
      “可是……”壮汉依旧有些犹豫。
  
      周良皱眉道:“原本以为你是个爽快的汉子,谁知道却如此婆婆妈妈扭扭捏捏,像个妇人一般,真让我失望,不就是一瓶酒吗?我请,你喝,何必计较其他?难不成我还会在酒里下药害你不成?”
  
      周良这番话,说的却是豪气干云。
  
      这里面多少有些激将的成分,周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接触的都是大牛村中的人和同门师兄弟,难得这次出来,遇到一个合脾气的家伙,心中也存着交这个朋友的心思。
  
      这赤壮汉的确是个暴脾气的汉子,被周良一激,不再犹豫,大笑着道:“好,周兄弟你如此好客,那我老熊可就不推辞了。”说着,仰头一口气,将这瓶“人参酒”一饮而尽。
  
      喝完,他哈哈大笑,轰隆一声,将巨型长刀插在地面,脱掉上身的布衫,裸露出铁浇铜铸一般的强健肌肉,一块一块犹如刀工雕刻出来的雕像一般,竟是直接转身跳进了那清澈的河流之中,扑腾起水,身形竟是极为灵巧,很快在河里捕到了六七条一米长的大白鱼,拎着上岸来。
  
      好汉子!
  
      周良心中也不禁赞叹一声。
  
      这赤汉子身高在两米三四,犹如巨灵神一般,在这寒意逼人的雪夜,却赤着上身,滴答滴答的水滴顺着熟铜一般的肌肉流淌下来,浑身冒着白蒙蒙的雾气,手中拎着怪物一样的巨型白鱼,远远看去,当真是有一股魔性的力量,令人赞叹。
  
      “哈哈,喝了你的酒,我请你吃鱼。”壮汉哈哈大笑着,将白鱼丢在一块平滑的巨石上,随手掏出一柄银光闪烁的小刀,手法极为娴熟地这六七条白鱼打剥干净,撒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调料,用木棍穿起来,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周良又取了两瓶“人参酒”,丢给壮汉一瓶,自己拿着另一瓶自酌自饮,微笑不语。
  
      “吱!”小银猴懒洋洋地打了个懒掌,用一种很不屑的目光看了壮汉一眼,又蜷缩在裘皮大衣之中,舒舒服服地睡了过去,显然壮汉的手艺不及周良,这个小萌物根本看不上。
  
      很快,两条大鱼就烤好。
  
      巨汉递给周良一条。
  
      周良也不客气,接过来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巨汉这才心安,自己捧起另一条狼吞虎咽了起来。
  
      等到周良吃完半条的时候,抬头再看时,壮汉身前竟然已经摆了五副极为完整干净的鱼骨,他竟是已经吃完了剩下所有的鱼,犹自一副意犹未尽地样子。
  
      “我饭量比较大……”感受到周良惊讶的目光,壮汉嘿嘿憨笑着解释道。
  
      周良心中一乐,又是一个妙人儿,这个世界,果然真是奇妙无穷呢!
  
      “我叫熊虎。”壮汉站起来活动着身体,道:“我来自小熊谷,是那里唯一的修真守护者……我知道你叫周良,敢挑战圣轩辕,真是了不起……哇哇哇,你那酒后劲儿真大,我觉得浑身火热,呼呼,不行了,我得活动一下。”
  
      说着,反手抽出插在地上的巨型长刀,犹如挥动一根稻草一样,疾风般舞了起来。
  
      周良微微一笑。
  
      喝了三四瓶的“人参酒”,身体之中积聚了极大的药性,自然需要活动才能化解,将药力吸收成为自己的力量。
  
      他仔细观察这个壮汉的实力和招法。
  
      熊虎的道家真气修为应该已经突破了真人境,在大真人境第一层,比周良高出大约四五个小境界。
  
      不过他应该是天生神力,至少具有四五千斤的肉身之力,舞动这柄四五百斤的巨型赤色长刀,丝毫不费力,刀招显然是依靠自己领悟和琢磨出来,没有什么明显的技法,在周良看来破绽百出,但是却也算是实用,对付师魔以下境界的魔族,应该是够用了。
  
      这就是散修的先天缺陷了。
  
      他们大多数都没有门派传承,得不到高深的修真功法,只能依靠自己在和魔族的战斗之中生死搏杀的领悟来完善,所以实力增长有限,无法获得华丽的招式辅助。
  
      看到这里,周良心中一动。
  
      “以身为轴,顺势而为,走中宫,踏八荒,曲轴无为,用兵于一,道家真气震荡,人中三旋,是为正;以刀为轴,走尚门,踏七星,置身险地,用兵为三,道家真气隐,手握三旋,是为奇……”
  
      一句句玄奥的口诀,从周良的口中,不紧不慢地说出来。
  
      正在舞刀的赤壮汉熊虎身形一震,顿时觉得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以前许多晦涩不明的地方豁然开朗,刀式骤然威力倍增,按照周良所言演化下去,只觉得浑身有着说不出的舒畅,刀法滞涩的地方圆滑莹润。
  
      同时,身躯之内,原本已经进阶无望的道家真气竟然变的蠢蠢欲动起来,开始冲击大真人境第二层。
  
      配合着酒力和周良一句一句的真言,熊虎的身形在飞雪狂风之中越来越疾,化作一团红光,卷起了地面上千堆雪。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熊虎觉得身体之中轰隆一阵巨震,大真人境的第二道经脉,豁然贯通,自己已经陷入瓶颈长达两年多时间的道家真气修为,居然一朝突破,进入到了大真人境第二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