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106章 香艳疗伤,真龙天帝第106章 香艳疗伤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106章 香艳疗伤
    周良自从上一次内门大比夺魁之后,就已经在心云宗天地人三峰名声显赫,再加上他面容英俊,性格温和,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给所有人一种君子谦谦如玉的感觉,也不知道有多少内门女弟子,对他心中暗生情愫和好感。天  籁小说WwW.⒉3TXT.COM
  
      就连三峰第一小仙子李蓉儿,都因为一些机缘,死心塌地地喜欢上了周良。
  
      而颜如玉和露咏春两人,都是各自院里的天才弟子,不然也不会得到这次探索遗迹的机会。
  
      身为天才,自然多多少少有些骄傲。
  
      这些日子里,虽然她们的耳边不知道多少次听到闺蜜们说起周良的名字,不过,她们两人都是醉心修真,每每听师妹们说起周良如何英俊潇洒,都会暗自嗤之以鼻,不以为意,甚至还暗暗存了努力修炼,迟早要和周良一较高下的心思。
  
      但是,当刚刚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之后,周良杀伐果断,展现出了目眩神迷一般的剑术,此时再近距离看着周良英俊微笑的面孔,也不知道怎么的,两个少女的心,都禁不住噗通噗通剧烈地跳了起来。
  
      周良周良,迷死人不偿!
  
      鬼使神差地,两个少女心中不约而同地都想起了这一句在许多心云宗内门女弟子闺房夜话中流传的谚语。
  
      “这些唐门弟子在暗器上喂的毒药,叫做七七蛊毒,以七种毒虫,七种毒炼制而成,很是歹毒,这膏药可以解毒,但是需要运功研磨,以道家真气催动药力,祛除伤口的剧毒。”
  
      周良轻嗅片刻,就得到了结论。
  
      颜如玉和露咏春都震惊于周良的知识渊博,更加崇拜地看着他。
  
      李敏镐见状,心中有些嫉妒。
  
      尤其是颜如玉明媚皓目,容貌秀丽,像是青苹果一样诱人,让他暗吞口水。
  
      这个时候,李敏镐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躲在一旁不敢现身的卑劣行径,反倒是觉得周良抢了自己的风头,哼,一个在纳兰长老的丹药灵草课上东张西望、经常被批评的家伙,居然敢在这里弄草药知识,还不是信口雌黄,为了骗这两个傻乎乎的女人?
  
      “七七蛊毒?这可就糟糕了啊!周师兄你有所不知,七七蛊毒听起来简单,但是却有无数种配置的方案和可能,想要破解,就必须弄清楚到底是哪七种毒虫,哪七种毒,只要其中错了一味,非但不能解毒,反而会毒上加毒啊!“
  
      李敏镐大惊小怪地道。
  
      他看起来是在关心两个师妹,实际上是在不动神色地嘲笑周良一知半解。
  
      “无妨。”周良面色平静地道:“这不是什么难题,我已经分清楚了是哪七种毒,哪七种毒草。”
  
      “周师兄,可不敢拿两位师妹的生命开玩笑啊!我记得你就是因为经常弄混淆了草药的名称和药性,而被纳兰长老批评……”李敏镐微笑着道:“我的灵草丹药成绩比你好点儿,不如让我来看看吧!”
  
      一边贬低周良,一边炫耀自己。
  
      用心险恶。
  
      周良却懒得再理会他,而是从瓶瓶罐罐之中,拿起一种纯玉色的膏药,递给两位少女,道:“两位师妹,要是相信我,就赶快将这膏药擦用在伤口处,再运功催化,不出一刻钟,就可以祛除体内的毒素。”
  
      露咏春和颜如玉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接过了玉色膏药。
  
      李敏镐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心中又急又气,道:“两位师妹,还是要小心……”
  
      话还未说完,露咏春就不耐烦地打断,道:“别说了,我相信周师兄。”
  
      而一旁的颜如玉,则是更加干脆地道:“喂,这位人峰的师弟,刚才周良师兄挺身而出的时候,你躲在哪里?现在却又说这种话?哼,你还是不要再说了,以免说多了,说破了脸,坏了你我同门的情分。”
  
      “我……”
  
      李敏镐一张脸顿时就像是被狠狠地抽了几巴掌一样火辣辣的,都快要肿了起来。
  
      这下子就算是傻子也都能听出来,两个少女对他非但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因他一再贬低周良,而略有不满。
  
      “吱,吱吱!”小银猴冲着李敏镐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叫声里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嘲讽。
  
      这个小家伙,简直就是个人精,机灵的过分。
  
      “好可怕的小家伙啊!”颜如玉和露咏春都忍不住想要将这个白色的小毛球抱在怀里揉……搓一阵了,小银猴的外表,对于女孩子来说,实在是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周良微笑着缓缓起身,道:“时间紧迫,我到周围警戒,两位师妹相互擦拭好了解药,以手掌研磨,用功法催化药力,相信不出一盏茶时间,就可以祛除毒素。”
  
      说完,起身朝着远处走去。
  
      露咏春和颜如玉两人,受伤的部位都颇为隐秘,男女授受不亲,两人要敷药,周良两人自然不好就这样站在旁边看着。
  
      李敏镐略为不舍地跟在周良的身后离开。
  
      周良自始至终,都当他不存在一样,纵身跃上街道旁边的一个两层小楼,四面巡视一番,见到并无什么异状之后,这才盘膝坐在屋顶,整理刚才从唐门弟子们身上搜到的东西。
  
      除了那些瓶瓶罐罐毒药和解药之外,还有数额不少的金票,以及一些千奇百怪的暗器,还有几本装订极为精致、用料也极为考究的线装小册子。
  
      “恩?唐门暗器手法?”
  
      周良翻看小册子,现都是一些修炼暗器技巧的法门和功法,以及一些唐门弟子个人修炼新的记载,虽然其中没有传说之中唐门最为正宗、赖以在大燕修真国立足的暗器成道最高法门佛怒唐莲,但是也是极为具有特色的暗器修炼法门了。
  
      周良心中也有些欢喜。
  
      他早就动了修炼飞刀飞剑的心思,苦于没有修炼的法门,只能时不时自己琢磨,甚至借鉴张猛飞的神射之术,进展也不大,这几本小册子虽然品级不高,但是对于周良来说,却极为重要。
  
      只要熟练了册子之中的基础暗器法门,周良相信,自己的飞刀之术,一定可以跨越一个大台阶。
  
      将小册子收了起来,周良又清点了搜到的其他东西。
  
      却在下一瞬间,耳边传来了露咏春的呼叫之声,“周师兄,周师兄……您能不能过来一下。”
  
      周良心中一惊,以为出了什么事情,立刻长身而起,朝着两人飞掠而去。
  
      李敏镐见状,也运起轻功跟了下去。
  
      “那个谁……你不要过来,快退回去,周良师兄一个人……就可以了。”露咏春脸色冰冷地冲着李敏镐摆摆手,示意他赶快离开。
  
      那个谁?
  
      李敏镐气的直撮牙子,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叫,而且,为什么周良就可以过去,自己不行?
  
      但是他又不敢不听。
  
      因为周良回头,锐利的目光扫过来,犹如长刀刮骨一般。
  
      李敏镐心中恼恨到了极点,却只能赶紧屁颠屁颠地退了回去。
  
      ……
  
      “周师兄……那个……那个……你……”颜如玉面色淡黑之中带着绯红,结结巴巴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低下了头看也不敢看周良。
  
      周良心中奇怪:“颜师妹,怎么了?难道解药出了问题?”
  
      “不不不,不是。”颜如玉连忙摆手,道:“解药没问题,只是……只是……只是……”少女说到这里,又一脸的娇憨羞涩,再也说不下去了。
  
      周良揉了揉脑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一边的露咏春咬了咬牙,果断地说道:“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周师兄,我就直说了吧!我和颜师妹刚才一番剧烈战斗,体内道家真气已经消耗所剩无几,再加上毒气侵入经脉通道,无法以道家真气研磨催化解药药膏,所以,我们想要请周师兄帮忙……”
  
      “啊?”周良嘴巴张的像是鸭蛋。
  
      请我帮忙?
  
      就是要以玄力帮助她们在伤口处研磨催化药膏。
  
      可是……两个少女受伤的部位,可都是肩胸和腹部大腿等关键隐蔽位置啊!男女授受不亲,要真是那样做,就等于是要摸遍两个少女的全身了。
  
      就算周良灵就算平时洒脱不拘小节,这个时候也不禁一阵犹豫。
  
      “周师兄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露咏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黯然之色,一边的颜如玉一张俏脸也深深地埋下去,根本不敢抬头。
  
      周良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扫过,见两位少女眉目之间的黑色越来越浓郁,那是毒气即将攻心之兆,如果再不施救,延迟片刻,就算是有解药,也难以保住性命了。
  
      “好,两位师妹,今日是情非得已,周良冒犯了。”
  
      周良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心中清楚取舍之道,略一思忖,就做出了决定。
  
      “露师妹伤势更重,我先来帮你吧!”周良做出决定之后,不再犹豫,疾步走到露咏春身前,盘膝坐下,从玉瓶中倒出玉色膏药,涂抹在掌心,另一手一抬,将露咏春肩部一处伤口的道袍撕裂一个小口,掌心缓缓地按了上去。
  
      “啊……”露咏春忍不住惊叫一声。
  
      毕竟是冰清玉洁的少女,从小到大,何曾有异性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
  
      尤其是肩部道袍被撕开,白皙如玉的肌肤暴漏在空气之中,当那火热的手掌接触到身体时,她顿觉得浑身,瞬间仿佛是吞下了一个朝天椒一样,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手足无措和委屈之感,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差点儿就流下来。
  
      不过,当她抬头,对上周良那纯正无邪的目光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又平静了下来,之前的委屈一扫而空,心中反而略有一丝丝的欣喜和甜蜜。
  
      旁边,颜如玉性子柔弱,听到道袍碎裂的声音,也低低惊呼了一声,抬头看到周良的手掌按在了露师姐裸露的白玉色肌肤之上,自己一张俏脸犹如火烫一般,一颗螓埋进了双臂,芳心犹如小鹿一般乱撞。
  
      “周师兄……他……一会儿也要这样替我疗伤……啊……真是羞死人了。”
  
      颜如玉胡思乱想,也不知道为什,突然有点儿期待,突然又担心这一刻的到来,就算是被送入洞房等待新婚丈夫来揭盖头的小媳妇,心情也没有她这般复杂。
  
      ……
  
      手掌接触在如同世界上最美好的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上,传来一阵阵令人心悸的滑腻,温热细腻的触觉,使得周良心中也不禁一阵激荡。
  
      露咏春容貌只能算是普通,但是身材却是难以形容的火爆,还在小仙子李蓉儿之上,白皙的肌肤充满了少女特有的青春弹性,挑不出丝毫的瑕疵,绝对是完美级别的小美人坯子,让人禁不住怀疑,露咏春是不是使用了什么秘法故意丑化了自己的脸。
  
      如此完美的身躯,不应该却只有一张平庸的脸啊!
  
      运转功法,掌心缓缓地研磨揉动,更能感受到那如玉……肌肤上的温热。
  
      露咏春想要运功配合周良,但是那贴在自己肩部锁骨附近的手掌,却像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魔力一般,让她根本无法静心,浑身无力,只能勉强咬着牙,让自己的身躯不至于瘫软下去。
  
      一丝丝清凉舒适的气息,从周良的手掌,传入到露咏春的伤口处。
  
      渐渐地,原本已经如朽木一般麻木的伤口,终于传来了三分疼痛三分酥麻四分舒适,露咏春明白,这是药性终于挥,毒气渐渐被祛除的缘故。
  
      叮叮叮!
  
      周良手掌从少女肌肤上离开,掌心向下,三抹银光掉落地上。
  
      是三根比头丝略粗的钢针暗器。
  
      正是这三枚喂毒钢针,钉入了露咏春的锁骨附近,如今被周良以雄浑的道家真气吸了出来。
  
      “多谢周师兄……”露咏春声音细小如同蚊呐,道:“不如周师兄您运功调息片刻,再来为我们治疗也不迟。”她知道,这样运功催药力,又要将伤口之中的细碎暗器吸出来,绝对十分消耗道家真气。
  
      谁知道周良摇摇头:“无妨,疗伤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