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201章 冲突开始,真龙天帝第201章 冲突开始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201章 冲突开始
    酒馆之外,聚集了大量的修真者和人群。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能够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大燕修真国年青一代顶级高手的风采,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件极具吸引力的事情。
  
      从一开始,人群就在疯狂的增加,到了最后,渐渐有了数千人,将周围街道都为了个水泄不通,甚至连房顶上都是人。
  
      人群突然一阵喧哗,有人强行挤开,从后面走了进来。
  
      “周师叔。”挤进来的是一位“心云山庄”的年轻人,看到周良,眼睛一亮,快步走进来,在周良的耳边说了几句。
  
      周良面色一变,还未来级的细问,就在这个时候,终于哼完了某个不知名小曲子的宋无缺,轻轻地晃着双腿,伸了个懒腰,不耐烦地道:“时间差不多了,那两个家伙,怎么还不现身。”
  
      “人早就到了,你没有现而已。”一直静静地看着桌面的滕明第一次开口说话,几乎是在同时,他肩头一耸,未见他如何拔剑,咻地一声尖啸,一道璀璨剑光瞬间从背后还未出鞘的飞剑剑柄飙射出来,朝着大厅中间的那张空桌子而出。
  
      哗啦!
  
      仿若是一滴水珠滴入海洋一般的声音。
  
      那犀利无匹的剑光,在距离空桌一米距离的时候,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吞噬,又仿佛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那电光石火的瞬间,感觉到了一丝稍纵即逝的水元素气息。
  
      “这种程度……好强大好精准的控水本事,这人是谁?”
  
      周良心中也是微微一惊,只是惊鸿一现的瞬间,自己仿若是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汪洋一般,暗中之人,对于水系力量的控制能力和积淀,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怪不得他隐身在空桌旁边,在座这么多高手,居然连宋无缺都没有现。
  
      滕明面色一变。
  
      没想到自己出手,居然没有将对手逼出来。
  
      他正待拔剑,却在这时,酒馆里突然想起了一串悦耳犹如风吹竹林一般的咏唱之声,歌声中充满了圣洁肃穆气息,周良扭头看去,声音出自于慕心莹之口。
  
      慕心莹轻轻拨动佛珠,一声声梵音吟唱从娇艳水润的双唇之中流淌出来,充满了奇异神秘的气息,使得周围的空气荡起了一肉眼可见的涟漪。
  
      梵音如波浪,朝着大厅中央的空桌子翻滚而去。
  
      两道无形的力量,在空中开始较量,之前出现的水系力量又开始荡漾,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这梵音之中逐渐被一点点的剥离下来,空桌方便的椅子上,出现两个模糊的身形,一大一小。
  
      有些眼熟。
  
      “哈哈哈,好一个峨眉梵音,峨眉派的镇宗之技,你这个小尼姑,倒是学到了一些精髓。”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空桌旁边两个人影终于清晰起来,最终彻底现出了众人的注目之下。
  
      外面的人群,犹如微热的油锅里被撒了一把盐,不可遏止地出一阵不可思议的惊呼和喧哗之声。
  
      谁也没有想到,出现的这两个人影,居然正是之前那一对卖唱卖曲的爷孙。
  
      瞎眼老头和那个独腿的幼童,只见小老头静静地坐在桌边,手中紧紧地握着自己的二胡,闭着眼睛,轻轻地摇头晃脑,似乎沉浸在什么美好的事情之中不可自拔,而刚才大笑的人,正是那个独腿的小男孩,明明是一个小孩子的模样,但是说话的声音和神态,却变得和成年人的粗犷大汉一般,令人有些凌乱。
  
      “嘻嘻,原来是你们两位,真是看走了眼呢!没想到“黑岩剑圣”座下十大皇魔之中排名第三和第六的大名鼎鼎的“鹰眼兽皇”和“纳尔兽皇”,居然是这幅模样,真是让人意外呢!”姜悦笑嘻嘻地道。
  
      瞎老头依旧是闭目不语。
  
      独腿幼童爽朗地大笑:“你这个女人,真是风骚透骨,不如你投靠道我黑岩部落吧!也许还有资格,可以在大圣的身边,做一个端茶倒水的小丫鬟。”
  
      “放肆!”
  
      “大胆。”
  
      小雷音寺的几个年轻弟子忍不住拍案而起。
  
      姜悦乃是小雷音寺最杰出的女弟子,未来整个宗派的掌舵人,在小雷音寺身份尊贵,仅次于几位太上长老,不知道有多少小雷音寺的男子地暗中倾心于她,眼前这个四五岁的这个黄口小儿竟敢如此放肆,怎能令他们不怒?
  
      独腿幼童笑声一顿,眼角一斜。
  
      下一瞬间,几道青色光柱,突然毫无征兆地那几个小雷音寺弟子的头顶出现,恍惚间化作五六根极为奇异的巨大兽腿,缭绕着奇异的洪荒气息,快如闪电,那几个倒霉鬼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噗嗤噗嗤几声,都被踩成了肉饼,陷入了地面,血浆四溅。
  
      一阵血腥之气,顿时在酒馆之中弥漫了开来。
  
      外面围观的众人,被吓得不轻,有人失声惊呼,纷纷面带骇然地后退。
  
      被踩死的都是小雷音寺的杰出弟子,实力不俗,只在先天之下而已,却像是蝼蚁一样,瞬间丢了性命,即便是“雷音双罗汉”近在咫尺,也没有能够救下他们。
  
      剩下两三个小雷音寺的菁英弟子,吓得瑟瑟抖,连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眼前血腥的场面,让这几个教宗惯了的小雷音寺弟子瞬间明白过来,自己面对的乃是凶名赫赫的皇魔,杀人盈野,凶猛残暴,可不是真的如同表面上看起来幼童一般可以随便欺负。
  
      ““纳尔兽皇”,你这是找死,居然敢在这里,杀我小雷音寺的人。”穆毅再也坐不住,拍案而起,浑身雷光闪烁,气势飙升。
  
      姜悦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们两人出现在这里,代表的就是小雷音寺的脸面,现在居然被人当面杀死了几位师弟,这简直就是在打小雷音寺的脸,当着这么多人,他们的脸怎么拉下来?
  
      不过,现在要是真的动手的话,“雷音双罗汉”虽然名声显赫,面对着两尊皇魔境界的高手,还是有点儿不够看,不得不隐忍,看看其他各派的年轻高手怎么说。
  
      另一边。
  
      周良心中也是略微惊讶。
  
      直到刚才那位心云山庄的弟子前来禀告,周良这才知道,原来各大门派掌握到消息,去年崛起的兽人巨头“黑岩剑圣”座下十大皇魔之中的“鹰眼兽皇”和“纳尔兽皇”竟然出现在了天池之畔,出现在这里的年轻高手,都是奉了各大派的至尊之命,前来这里会一会这两尊皇魔。
  
      周良奇怪之处在于,各大门派居然连这两位皇魔所在的酒馆都如此清楚,事情就有点儿不寻常了。
  
      难道这两位皇魔傻到来天池送死?
  
      这里可是人族的地盘,这段时间,不但就大门派的级高手齐聚一堂,就连北“玄武帝宫”的监察长老也会降临,皇魔境的高手虽然可怕,但是面对如此之多的人族高手,也难逃身死陨落的下场,他们为何敢深入虎穴?
  
      事情,略显蹊跷。
  
      不过这场的局面之下,周良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些细节了。
  
      因为在下一瞬间,滕明已经出手,剑吟之声响彻云霄,剑式化作一缕细细的丝线,向那独腿童子模样的“纳尔兽皇”袭杀而去。
  
      滕明号称滕明,可见其在剑法之上的造诣,这一剑刺出,没有丝毫烟火气息,宛若璀璨星辰一点,无声无息,却又夺人心魄,的确有些神鬼莫测之秒。
  
      据说滕明出身于一个中型商队,父母是商队的拥有者,也是一个小家族,所以他在三岁之前衣食无忧,惨剧生在他三岁生日那天,商队外出时,在荒野遇到了一尊大兽人,上上下下包括保镖护卫和父母全部都葬身大兽人之口,最后只剩下了三岁的他一人。
  
      幸得当时化圣宗的掌门人偶然路过,现异状,击杀了大兽人,出手相救,滕明才得以活命,后来滕明展现出了惊采绝艳的天赋,成为了化圣宗的后起之秀第一人,惊艳大燕修真国。
  
      正是因为这一段身世,滕明对于兽人恨之入骨,之前就是他第一个出手,此刻又是,可见他早就存了杀心。
  
      “哈哈,小娃娃,这么快就迫不及待地动手了。”“纳尔兽皇”哈哈大笑,他单足在地面轻轻一顿,一股强横的魔气逸散开来,一堵青色斑纹光墙出现在了身前,叮地一声,挡住了滕明这一剑。
  
      滕明冷哼一声,左掌在剑柄上猛地一拍。
  
      一股强横的力量爆开来,手中飞剑光焰骤然暴增,飞剑终于刺破了青色光墙,剑尖重又凝聚成为一丝白光,朝着“纳尔兽皇”的眉心点去。
  
      “纳尔兽皇”面色不变,依旧端坐在原地,缭绕在身边的青色魔气犹如实质一般,连空气都要凝固起来。
  
      滕明的那一丝剑光,仿佛是陷入沼泽的蜗牛一般,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到最后重又化作飞剑的模样,只见剑身携裹着银色的亮光,剑尖都要摩擦出火花,原本明亮犹如秋水的剑身,如同被烈焰炙烤一般,逐渐变得通红,简直快要融化一样。
  
      剑尖缓慢地前进。
  
      最终在距离“纳尔兽皇”的眉心不足一寸的时候,彻底停了下来,无法再推进丝毫。
  
      两人僵持片刻。
  
      轰!
  
      一团强横的元气波动爆开来,犹如飓风一般朝着四面扩散。
  
      喀拉拉!
  
      小酒馆大厅里的四根柱子先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波,齐齐出脆响之声,从中间断裂开来,还未坠落地面,就被这劲气席卷开来,化作细碎的木屑流星一般飞散。
  
      承重柱子断掉的后果,自然就是整座酒馆瞬间崩塌。
  
      围在外面的众人不由得纷纷后退,迎面而来的尘土木屑,犹如海啸一般,几乎将最前面的数百人瞬间淹没,其间还夹杂着痛呼和惨叫,飞溅出来的木屑石块简直犹如强弓硬弩一般,射在身上就是一个血洞。
  
      一团蘑菇云一般的烟尘冲天而起。
  
      其中夹杂着打斗呼喝之声。
  
      “纳尔兽皇”似乎和滕明彻底交上手了。
  
      级高手之间的战斗,产生的破坏力,简直就是可怕,即便“纳尔兽皇”和滕明都没有有意收敛了气息,但是偶尔泄露出来的余波,具有着恐怖的破坏力,转眼之间,靠的太前的数十个围观者就化作了齑粉飞灰。
  
      “众人散开!”
  
      周良的声音,从烟尘之中传出来。
  
      他霍然起身,手往虚空之中一握,桃木剑出现,剑尖一颤,四个字在虚空之中浮现,闪耀着银色寒霜气息,正是他拿手的字形道纹,四个字蕴含着奇异的气息,一出现就沟通了一丝丝天地之间某种神秘法则,流光一闪,四个字化作闪电,落向了坍塌酒馆的正东方。
  
      周良手中剑式不停,剑走龙蛇,犹如画笔一般,在虚空之中,又连续刻下了十二个字
  
      每一个字仿佛都在沟通着一丝丝天地法则,闪耀寒霜,化作流星,分别落在了整个酒馆的南西北三个方向。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东南西北四面各有一道银色寒霜光墙冲天而起,恰好将整个酒馆方圆百米之内全部都笼罩在了其中,隔绝了两大高手战斗的余波,以免产生的毁灭之力继续扩散,破坏了整个天池周边。
  
      又是一声剧烈爆响爆。
  
      最为可怕的一股劲气飓风朝着四周扩散。
  
      这一次有字形道纹阵法光墙的存在,那青色和银色的劲气撞在光墙之上,一阵摇晃澎湃之后,最终没有丝毫的泄露。
  
      打斗之声停息了下来。
  
      漫天的烟尘和碎石缓缓地落下来。
  
      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坍塌酒馆之中的一切都终于可以重新看清无数的土石碎木在酒馆的边缘堆砌起来,依靠着周良字形道纹的光墙累积,仿佛是重新成为了四堵墙。
  
      而原来酒馆所在的地方,地面平滑无比,没有丝毫碎土尘屑,包括周良在内的年轻顶级高手们,依旧静静地坐在各自的桌椅上,仿佛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般。
  
      他们身边两米之内,一切都没有变化,显然之前战斗的劲气,都被年轻高手们全部隔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