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219章 惊为天人,真龙天帝第219章 惊为天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219章 惊为天人
    圣培养出来的强大灵识、恐怖悟性和变态的第七感,挥了不可思议的作用,等到这六指琴魔演奏到大约十分之一的时候,周良完全进入了状态。天  籁小说WwW.⒉3TXT.COM
  
      指法运用越来越纯熟……
  
      音色越来越清越……
  
      六指琴魔位列古琴十大名曲之一,流传千古,意境高远。
  
      周良之所以选择这一曲,是因为曲中的意蕴最为符合“焦尾”古琴的名称,且与杨含梅那种遗世独立的气质极为相似,当然。
  
      不知不觉之间,异象出现。
  
      琴音流淌,一种绿濛濛的氤氲之光,逐渐从“焦尾”宝琴上涌出。
  
      周良整个人被笼罩在这绿色氤氲之中,逐渐消失了身形。
  
      肉眼可见空气之中涌起一道道绿色的波纹,像是威风吹皱了一池秋水一般,绵绵不绝,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犹如潮水一般将擂台周围所有人都淹没在了其中。
  
      杨含梅此时已经彻底呆滞。
  
      她一双妙目放出奇异的色彩,死死地盯着周良抚摸琴弦的双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周良的琴声之中,开始出现一种神秘的力量,犹如微微细雨一般,润物细无声,让人心神动摇,不由自己,擂台周围的修真者,实力稍高一些的人略有察觉,不得不运功去抵抗这琴音之中的那种饶人心神的恐怖力量,而实力稍弱的人,则彻底深陷其中,脸上呈现出沉迷之色,不知不觉松开了握着兵刃的手,面色恬静,嘴角带着微微笑意……
  
      “一种新的音律功法……”杨含梅紧紧地咬住了娇艳红唇。
  
      她之前在和周良的比斗之中,演奏的是“妙声坊”镇宗绝学十面埋伏,乃是“妙声坊”中数十位音律大家经过百年时间推衍出来的名曲,意蕴深远,被整个大燕修真国公认为“大燕修真国第一琴曲”,但是和眼前周良演奏的这一曲相比起来,似乎还远远有所不如……
  
      在远处的观礼台上。
  
      “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世上,真的有全才的存在?”
  
      那位来自于“妙声坊”的中年美妇,此时已经忍不住拍案而起,激动的浑身抖。
  
      如果不是周良演奏还未完结,她立刻就要飞过去,拉住周良的手好好问问,这一琴曲的由来,虽然已经知道这个曲子周良会送给杨含梅,但依旧担心万一周良演奏完毕变卦怎么办……
  
      中年美妇自己都已经记不清,自从成为“妙声坊”辈分最为显赫的那几人之后,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忐忑不淡定过了……
  
      “如果周良是我“妙声坊”的弟子,那该多好……”
  
      中年美妇突然感到一阵深深的遗憾。
  
      ……
  
      “叮……”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周良长长呼出一口气。
  
      “焦尾”古琴的琴身,再度出现异变,突然绿色光束冲天而起,七跟琴弦自动出和音,琴身嗡嗡嗡震动起来,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一团翡翠色的光焰,从琴身之中流溢出来,围绕着周良久久不散,旋转了整整九圈,这才缓缓地回到了琴身之中……
  
      “那是……琴灵……“焦尾”琴的琴灵复活了?”
  
      看到这一幕的杨含梅如遭雷劈一般,娇躯颤抖不止,而远处观礼台上的中年美妇再也忍不住,身形一闪就来到了擂台上,一手按在“焦尾”古琴之上,感应片刻,竟然禁不住泪水长流,直接朝着周良鞠躬到底:“公子大恩,我“妙声坊”上下没齿难忘……”
  
      周良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还礼。
  
      他一头雾水。
  
      这是怎么回事?只是一曲六指琴魔而已,自己演奏并未臻致大师级的水准,在弹奏过程之中,为了印证自己从宝月光王佛经和之前杨含梅琴曲之中悟得的音律功法之法,有几处甚至出现了明显的失误……
  
      “周公子你有所不知,“焦尾”古琴乃是我“妙声坊”曾经的镇宗之宝,伴随我派有过一段极尽光辉的历史,千年之前,在大燕修真国大地,我“妙声坊”并不比今日的五庄观差,可惜几次劫难,包括“焦尾”古琴在内的三件宝器遭受重创,器灵泯灭,威力大降,“妙声坊”也逐渐衰败……想不到今日,周公子你居然可以令“焦尾”古琴的琴灵复苏……这……这样的恩德,我“妙声坊”实在是无以为报……”
  
      杨含梅再也难以维持平日那种高高在上的冰山美女一般的气质,激动的难以自抑,连周良的称呼都变了。
  
      周良恍然大悟。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一直到这个时候,擂台周围的众人才从那奇异的琴音之中缓缓醒过来。
  
      众人只觉得心头无比平和,仿佛是经过了一次灵魂洗礼一般,一些散修修真者终日游走在生死线上厮杀积累的心头戾气,也被这一曲六指琴魔尽数洗去,心境不知不觉精进许多,困扰自己的修炼瓶颈,竟然有隐隐松动的迹象……
  
      一曲古琴,神妙若斯!
  
      “阴阳同修”周良,如此才情,当真是惊采绝艳!
  
      “周公子,这一枚“妙声音符牌”,乃是我“妙声坊”客座长老令牌,持此令可随意进出“妙声坊”,亦可调遣我“妙声坊”俗世弟子……”中年美妇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枚鱼儿形状的翡翠玉牌。
  
      “这……”周良略有迟疑。
  
      “周师弟,收下吧!本宗弟子可以出任他宗客座长老,门规在此方面,并无限制。”从观礼台上赶过来的魏忠贤微笑着道,他是代表心云宗出任评判和见证的高手。实际上这位心云宗巨头并不像是表面上这么淡定,他没想到周良居然有这样的能力,让“妙声坊”的宝器器灵复活……
  
      这样一来,“妙声坊”必然被拉上心云宗的阵营。
  
      “妙声坊”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最近数百年虽然衰败了下来,但是身为昔日霸主级门派的底蕴,依旧不可小觑,不论是五庄观还是心云宗,都曾想要将“妙声坊”拉入自己的阵营而不可得,想不到今天……
  
      嘿嘿,“妙声坊”有三大宝器,都曾在昔日的种族之战之中遭受重创而陷入了沉睡,如今周良误打误撞复苏了“焦尾”古琴的琴灵,那剩下的“牧童放牛”古笛和“大荒”青铜古钟两件,说不定也有希望复苏……
  
      “妙声坊”必然再找周良。
  
      手握这个筹码,不愁“妙声坊”不加入心云宗的阵营。
  
      想到这里,魏忠贤就偷着乐,他属于心云宗之中典型的鹰派,所以对于周良成为“妙声坊”的客座长老,乐见其成。
  
      周良道了声谢,将“妙声音符牌”接过来收好。
  
      杨含梅一双美眸久久凝视周良,中年美妇也一副恨不得将周良要吞下去的样子,如果周良不是心云宗这样大派的弟子的话,说不定这两个女仙子瞬间就会化身为土匪,将周良绑也要绑到“妙声坊”去。
  
      这种凡入圣的谱曲能力,让“妙声坊”看到了重新崛起的希望。
  
      “周公子,等待大燕天池会盟结束,希望你能莅临我“妙声坊”,一论音律,必将成为一段佳话,到时候,我们掌门人会亲自感谢今日之恩。”临走之时,中年美妇向周良出了邀请。
  
      “哈哈,宋茜长老请放心,周师弟一定会去的。”还未等周良说什么,魏忠贤就替周良答应了。
  
      周良:“……”
  
      怎么有一种被送入虎穴的感觉呢?
  
      中年美妇点头笑笑,又对魏忠贤道:“魏长老有心了,周公子才情惊人,这一曲古琴堪称是仙曲,我们掌门人今晚会亲自前往心云山庄,登门感谢。”这话已经说道明面上了,“妙声坊”做出了选择。
  
      “那就太好了。”魏忠贤也是大喜:“丘处机掌门一定会恭候大驾。”
  
      略微交谈,双方就此别过。
  
      远处观礼台上,代表五庄观出席的一位中年高手面色难堪,眼中涌动着一抹阴狠厉光,又是这个周良,真是个祸胎,因为他,不仅仅落花生失去一条胳膊,五庄观更是暗地里不得不做出极为屈辱的让步,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这个祸胎,必去尽快除去……”
  
      中年高手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远处擂台边上。
  
      “多谢周公子今日之赐。”一些在之前六指琴魔曲乐之中有所体悟的散修修真者,也都纷纷向周良表示感谢。
  
      今日前来观战,果然是不负此行。
  
      修真者心中积累的暴力戾气往往是阻碍他们领悟更高一层道家真气境界的魔障,若无高人帮忙,很难清除,周良一曲充满了隐逸神韵的六指琴魔,激出不可思议的力量,清除了他们心中的魔障……
  
      今日以后,这些人都将永远体念周良的好处,扩大周良在修真界中下层的影响力。
  
      ……
  
      离开擂台,周良今天再无比斗,他没有回到广场去的小帐篷,而是直接回到了心云山庄。
  
      静静地坐在“揽月阁”楼阁的练功室,周良选择闭关,开始消化一切。
  
      今日弹奏了一曲六指琴魔,和那日在小酒馆之中演奏周良自编曲子一般,对于周良的心境触动都极大,当时进入了一种极为神异的空明状态,一曲奏完,周良现自己圣篇章“圣道天心”的境界又有所提升,进入到了中段层次。
  
      “圣篇章的修炼程度越是高深,我施展字形道纹的度越快,威力也越强大,刀之天道、剑之天道也就越犀利,连领悟力、第七感都有看得见的提高,如今,玄阶中品以下的功法,我只要观察一遍,就可以参透其中奥妙,地阶以下功法,观看三遍,就算是无法参透,亦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周良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心中若有所思。
  
      斗战圣法不愧是盖世奇功,斗、战、圣三篇章都有神鬼莫测之能,我如今还未领悟其百分之一的威能……这次大燕天池会盟,是我的机会,一定要观百家功法,不行,除了自己的擂台对决,我还应该去看看其他人的比斗,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了解大燕修真国九大门派的底蕴,尤其是要多看五庄观弟子的比斗……”
  
      “可惜那圣轩辕并没有参加青年一代的比斗,而是直接进入了耆宿巨擘一组,我现在还不能看到他出手……”
  
      周良略感遗憾。
  
      在广场擂台上当众进行的是各派各宗年青一代的比试,真正更加激烈的老一辈高手的对决,都在无尽高空之上的域外战场进行,由“玄武帝宫”监察长老周胜男亲自主持,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周良也不能前去观战,所以无法看到宿敌圣轩辕出手施展功法。
  
      否则,若是可以在域外战场旁观,说不定还能提早参悟一些这位“荒古圣体”的功法,日后麒麟绝壁一战,更有把握一些。
  
      思虑一阵,周良开始修炼。
  
      刀之天道剑之天道破血脉,这个方向,在和落花生的战斗之中,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
  
      “阴阳镜像体”的真正威力不在血脉方面,只可以保证周良的身体不受先天道体的影响,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才能克制先天道体。
  
      所以这几天以来,周良在这两方面的修炼时间有所延长,如今他对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的领悟,还远不完整,大概只有完整意蕴的二成左右,想要对抗圣轩辕那罕见的先天道体,必须达到五成以上,才有必胜的把握。
  
      时间飞地流逝。
  
      转眼之间,太阳西沉,外面的光线昏暗起来。
  
      “周师叔祖,“妙声坊”的各位前辈来了,掌门人请你过去一趟。”门外传来了易烊千玺的声音。
  
      周良答应一声,正要出去,又想起了什么。
  
      他回到桌前,提起笔,将六指琴魔的谱子,一笔一划地描摹在一张兽皮硝制的纸上面,吹干了上面的水墨,小心收起来,这才转身走出“揽月阁”,朝着掌门人丘处机主帐方向走去……
  
      拐过几座假山楼阁,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女孩子清脆悦耳嬉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