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356章 阴鸷老者,真龙天帝第356章 阴鸷老者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356章 阴鸷老者
    这个剑式,所有人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正是心云宗十三式基础剑法之中的起手式破剑式,以琅琊回天诀的道家真气功法催动出来的剑式,所有心云宗弟子进入门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学习十三式基础剑法,哪怕是连许多山下大牛村的贫民,也对这十三式剑法有所了解。
  
      这是心云宗最低级的剑法。
  
      不过从周良的手中施展出来,却隐隐有一种磅礴大气的威压,更显神韵奥妙,单单一个起手式,就给人一种浑然天成、毫无破绽的感觉。
  
      “哈哈,小子,你这是找死,看剑!”
  
      吴玄都大笑一声,猛地一剑刺出。
  
      这一剑是“通天剑派”的绝杀剑式之一,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既然眼前这个狂妄的少年弃用剑之天道,那正好一剑将其重创,所以一开始他就下了杀手,正如当时一剑击败丘处机立威一般。
  
      吴玄都身化流光,瞬息便至。
  
      剑芒分开气流,剑到半途,骤然千变万化,化作漫天剑雨一般,根本无法捕捉到底哪一个才是真身,而哪一个是幻影,一道道通天剑气犀利无匹,划破虚空,当真是有遮天蔽日之势,席卷天地之威。
  
      对面。
  
      周良仿若未闻,一动不动。
  
      待到那漫天剑雨就要刺入身体的瞬间,他手中飞剑,才骤然一荡,反手一剑划出。
  
      这一剑,简单至极,正是十三基础剑式之中的射日式。
  
      但正是这极为普通简单的剑式,周良手中却仿佛是活了一般。
  
      一剑划出,隐隐有一种一剑破万法的意蕴。
  
      吴玄都大骇。
  
      一瞬间只觉得视线之中的一切都消失,只有那闪烁着寒芒的剑刃迎面而来,不论自己往哪个方向闪避,竟然都无法躲开这一剑,自己的进攻,看起来简直就像是赶着要将身体送上那迎面而来的剑尖一般。
  
      仓促之间,吴玄都只能回剑抵挡。
  
      漫天的剑雨瞬间消失无踪。
  
      叮地一声轻响。
  
      两支飞剑撞击。
  
      就看吴玄都手中的飞剑瞬间被磕飞,在天空之中寸寸断为数十断!
  
      “噗……”吴玄都喷出一口血箭,倒飞出去,一脸的骇然:“这怎么可能?”
  
      周良并未追击,一脸的冷笑,失望地地摇头:“看来我还是高估通天剑派了,根本不用三剑,只是一剑,就已经足够败你了!”
  
      “这不可能,你耍诈,你这是什么剑式?心云宗怎么会有这样高明的剑式?”吴玄都勉强稳住身形,不可置信地怒吼。
  
      “不到黄河心不死。”周良骈指一抹手中精钢飞剑,讥诮地道:“这一剑,乃是我心云宗人人皆会的基础剑式,是我门派品级最低的剑法。”说到这里,周良低头看了看下方众人,道:“哪位兄弟,证明给这可怜虫看看。”
  
      数百位激动万分的心云宗弟子大喝一声,齐刷刷地做出了破剑式起手式,然后便是射日式剑式。
  
      每个人的姿势整齐划一,浑然天成,显然都是经历了无数遍的修习,绝对不是临时临摹周良的剑法,虽然没有达到周良那种大巧不工、化繁为简的磅礴气势,但这已经足以证明,周良刚才施展的正是心云宗的剑法。
  
      实际上,心云宗的弟子们也没有想到,自己门派最简单的剑法,一直被他们当做是路边大白菜一样的剑法,居然有这样的威力,在周良的手中施展出来,瞬间击败北域级剑修门派的杀招……
  
      难道心云宗的剑法,真是有着神鬼莫测的威力?
  
      只是自己等人之前没有修炼到家的缘故?
  
      原来我们门派的剑法,居然这样强大?
  
      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经历过这样一场浩劫,他们需要各种利好来培养对于门派的自信心,这也是周良的苦心所在他原本可以瞬间就秒杀了吴玄都等人,不过当着这么多的门派弟子,周良需要展现出一些属于自己门派的强大不可摧毁的东西,来告诉那些遭受了苦难的门人,心云宗是绝对强大的。
  
      经历过一场灭门灾难之后,需要重新树立起这个门派整体的自信心,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毕竟周良一个人的强大,不等于门派整体的强大。
  
      周良要通过这种手段,让这些心云宗最为忠贞英勇的门人自己意识到,其实我们的门派的功法无比强大,其实我们还有无限的潜力可挖掘,其实所谓的外国级门派并不相识想象之中那样不可抵抗!
  
      这些都是我们心云宗自己的东西。
  
      周良相信,经过这次劫难,经过刚才的这一幕,心云宗弟子的心中,一定会产生一种远大燕修真国其他大大小小门派的优越感,他们的视线会走出大燕修真国,走向北域,不再对于那些级大势力心存敬畏。
  
      自信。
  
      这是一个门派延存的最基本气质之一。
  
      ……
  
      吴玄都呆住了!
  
      他想破头也想不通,既然一招简单到人人都会的剑法,会什么可以破去自己的“通天剑法”杀招?
  
      到底是怎么回事?
  
      唯有阴鸷老者境界高深,眼光也独到一些,却是看出了一丝丝的端倪
  
      眼前这个青衣少年,施展的虽然是最为简单的剑法,但是他对于剑的理解,显然已经到了一个神鬼莫测的地步,就算是最为普通的剑式,到了这少年的手中,都会威力倍增,隐隐之中,已经有了一种大道至简的雏形影子。
  
      所谓的一剑破万法,便是由此而来。
  
      太可怕!
  
      这少年,绝对是一个为剑而生的绝世天才!
  
      这样惊才绝艳的表现,若是传出去,只怕北域所有的级门派,都想要争着抢着将他纳入门派,真是该死啊!一个小小的心云宗,乡下大牛村一般的蝼蚁门派,何德何能,居然拥有了这样一个足以令“玄武帝宫”都为之心动的绝世天才?
  
      王朔死在这样一个少年的手中,当真是一点儿都不冤。
  
      阴鸷老者突然觉得,“通天剑派”这一次的决策,可真的有点儿失误了。
  
      心云宗后山地穴深渊之中那储藏量惊人的紫晶矿石加起来,价值也难以和眼前这个少年媲美,真是丢了西瓜拣芝麻,现在想要得到这样一个天才,却是绝对不可能了。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看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就在这时
  
      咻!
  
      周良突然一抬手,手中的精钢飞剑,犹如闪电一般射出。
  
      刺耳的破空呼啸之声中,远处的吴玄都根本来不及躲避,顿时被飞剑刺中了小腹丹田位置,托着倒飞而出,将他整个人都活生生地钉在了远处的石壁之上。
  
      “啊!我的丹田,你……你废了我的丹田……”吴玄都如负伤的野兽一般绝望地嘶吼。
  
      修真者丹田被废,等于真气气旋涣散,一身实力也就彻底废了。
  
      不过这一剑周良掌握了分寸,并未直接将他杀死。
  
      “我说过,会有人来杀你,在此之前,我不介意让你受点儿活罪!”周良要将吴玄都留给张馥来杀,只有丘处机的儿子亲手报仇,才能让那位面带微笑的掌门人含笑九泉,相信张馥也是这么想的。
  
      下方所有人又是一片欢呼。
  
      “好了,小家伙,杀够了吧?现在消气了吗?”阴鸷老者并没有理会吴玄都的嘶吼挣扎,而是笑眯眯地看着周良:“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谈你妹啊!”周良懒得废话,身形一动,瞬间就来到了阴鸷老者跟前,一拳轰出。
  
      “你……”阴鸷老者面色一变,连忙封堵。
  
      轰!
  
      他整个人被轰飞了几十米远。
  
      不过毕竟是道宗级别的高手,所以并非是十分狼狈。
  
      周良面无表情,再度一拳轰出。
  
      可怕的拳劲脱体而出,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透明拳印,五指清晰,宛如鬼斧神工雕刻一般,轰爆了空气,轰裂了虚空。
  
      阴鸷老者一指划出,剑气迸射。
  
      轰!
  
      拳印和剑气撞击,轰然溃散。
  
      可怕的劲风犹如气浪一般朝着四面扩散。
  
      “小家伙,你我彼此实力相差不多,你奈何不了我。”阴鸷老者眯着眼睛道:“老夫乃是“通天剑派”长老,像我这样的高手,“通天剑派”还有很多,你在年青一代中,实力不错,可惜想要和我“通天剑派”这样的级门派对峙,还是差的太远,我劝你停下手来,咱们好好谈谈。”
  
      “没有什么可谈的,你要死,通天剑派也要灭。”周良身形闪烁,连续几道剑之天道袭杀而出。
  
      阴鸷老者冷笑着一一闪避。
  
      道宗境界的高手,反应能力惊人,可以避开那些剑之天道流光,只要不能命中,剑之天道的威力就无法彻底显现出来。
  
      阴鸷老者一边闪避,一边还在不断地劝说。
  
      “小家伙,你杀了我通天剑派这么多人,难道还不解气?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如我们就此扯平,化干戈为玉帛,相信我,你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只要你加入我通天剑派,就会得到全力培养,至于这个心云宗,只要你愿意,我们也会扶植它,让它成为大燕修真国第一门派,这样两全其美,岂不是更好?”
  
      “否则,就算是你今天赢了,大厦将倾,独木难支,你能支撑多长时间?等我通天剑派再派高手前来,就是你们覆灭之日。”
  
      但是周良的回答,自始至终只有一个
  
      拳头。
  
      轰轰轰轰一拳接着一拳,势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
  
      “小子,老夫的耐心,可没有那么足,你要是再不收手,可别怪老夫出手无情,就算是杀不了你,可是道宗境界的力量,你应该清楚,老夫一念之间,全力出手,亦可以毁灭心云山,让这里化作一片荒漠,除了你之外,在这里的人,都要死!”
  
      阴鸷老者冷笑着威胁。
  
      他认为自己已经抓住了周良的弱点。
  
      可是
  
      “是吗?”周良冷笑,又是一拳击出。
  
      阴鸷老者出手封堵拳印,心中怒意翻涌,怒笑道:“好,看来老夫你能再仁慈了,就让你知道,道宗境界的厉害……”
  
      话音未落,他就要出手击杀一些心云宗弟子,逼着周良就放。
  
      却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阴鸷老者的神色突然一变,露出骇然之色。
  
      因为他伸出去封堵周良拳劲的一双手掌,撞击在那拳劲之后,突然砰地一声炸开,直接炸成了碎末,接着一股他从未见到过的力量疯狂地涌来,顺着手臂侵入,转眼之间,一双手不肘部以下,全部都炸成了血色粉末!
  
      “啊……你的力量……”阴鸷老者狂呼,急倒退。
  
      周良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如影随形,几乎是紧贴着他的身体,一拳一拳快如闪电击出。
  
      在这一瞬间,他不再压制自己的力量,道宗境二层境界的肉身之力瞬间爆,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不断地轰出,阴鸷老者不断闪避,却跟不上周良出拳的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躯像是沙包一样被连续不断地击中。
  
      轰!
  
      最后一拳击出,周良倒飞十米。
  
      阴鸷老者僵立虚空。
  
      他断了一双手臂,对于道宗级别高手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严重的伤势。
  
      但他面色僵硬地凝滞在虚空,呆呆地看着低头,看到自己身上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凹陷,密密麻麻,眼中升起一股悲愤绝望,怒吼道:“你……好卑鄙,你压制了实力?”
  
      周良只是冷笑不语。
  
      懒得再和他多说什么。
  
      之前第一次出拳交手的时候,周良就已经彻底试出了阴鸷老者的实力,确认他并没有隐藏境界,所以周良就消除了使用桃木剑或者是墨石刀之中的至尊之力的打算。
  
      不过为了避免战斗的余波摧毁心云山或者是伤及他人,周良压制了自己的肉身之力,让阴鸷老者错误地以为自己的实力和他相差无几,然后在他没有防备之时,突然全力爆,骤然难,一击得手。
  
      此时,阴鸷老者体内的一切生机,全部都被恐怖的拳劲摧毁。
  
      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之力。
  
      在想要毁灭心云山或者是拼死屠杀心云宗弟子,却是根本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