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361章 阳神丹,真龙天帝第361章 阳神丹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361章 阳神丹
    这种事情,周良倒还是第一次听说。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张馥师姐,其实你不必心伤,因为在最后,掌门人和黎太上长老化解了当年的误解……”一旁的关小羽忍不住劝说,他当时也在场,目睹了那个血夜的一切事情,最终丘处机和黎姿一起化作光雨消道,临时之前,重新走到了一起。
  
      张馥听完,静静地站在门口,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等她转过身来的时候,终于已经是泪流满面。
  
      毕竟还只是一个少女,不管平日里表现多么强势多么从容多么睿智,但是在面对生离死别的时候,终究流露出来了少女弱的一面,从此之后,亲生父母就永远地离别,阴阳永隔,这是人世间的大悲。
  
      这个时候,周良等人不会看到,在张馥的身边,有一个白色靓丽的女子身影,如同幽灵一般,静静地站在张馥的身边,面目模糊,犹如双子星座一般。
  
      只有张馥一个人才会注意到这个幽灵一般的幻影的存在。
  
      她一直从远古遗路之中跟了出来,紧随张馥来到了现实之中。
  
      而第一次看到张馥如此软弱的一面,周良等人,也有些手足无措。
  
      一直以来那个挥斥方遒、镇定自若的柳叶眉少年,也有泪流满面的时候,削瘦的身躯,承受了太多,仿佛随时都会别击溃一般,不停地颤抖,却始终笔直地屹立。
  
      过了半晌——
  
      “这个仇,一定要报,我要让那些人,付出一千倍一万倍的代价!”张馥缓缓地擦掉脸上的泪珠,神情重新变得宁静了起来,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道。
  
      周良点点头。
  
      不过他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犹豫了片刻,周良觉得还是应该先告诉张馥,道:“关于魏忠贤师兄的事情……”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张馥静静地道。
  
      “啊?”周良一愣:“你知道什么了?”
  
      张馥看着周良,静静地道:“因为很多人都不知道,在父亲、母亲和魏叔叔三个人之间,曾经生过什么样的故事,所以他们会误会魏叔叔,但是我却知道,魏叔叔是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出卖心云宗,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那一定是有理由。”
  
      周良呆了呆,旋即点头。
  
      自己的确是有点儿多虑了,张馥是何等人物,虽然实力比不上自己,但是她的心思幽微,洞察力更是惊人,绝对不在沙莎之下,根本无需解释,张馥自己就可以推测出许多事情的脉络,进而得到真相。
  
      周良松了一口气。
  
      获知真相之后,他最担心的就是无法说服张馥接受这一切。
  
      现在看来,倒是他自己有点儿杞人忧天了。
  
      可惜这种真相,对于张馥来说,也是一个极为残酷的现实吧!
  
      只是这样一来,今后这件事情就好办多了,有张馥和自己连同出面,相信一定可以让心云宗的众人明白,魏忠贤并非是罪无可赦的门派叛逆,而是一位大智大勇真正挽救了门派的赫赫功臣。
  
      正在说话之间,外面又有脚步声传来。
  
      却是传功长老罗轩举等门派高手高层前来看望张馥。
  
      毕竟张馥是掌门人的嫡亲,也是如今这世上唯一的一个流淌着掌门人血脉的后人,身份特殊,如今门派上下不能不重视。
  
      见到张馥苏醒,众人都是大喜。
  
      又是一番唏嘘安慰之后,周良和其他人一起起身告辞。
  
      不过在临行之前,传功长老罗轩举却是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封信笺模样的东西,在张馥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张馥双手将信笺紧紧地捧在手心,仿佛是得到了世界上最为宝贵的东西一般。
  
      周良若有所思。
  
      ……
  
      在最初的紊乱之后,心云宗的重建工作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
  
      由于三大巨头的苦肉计,心云宗的精锐得以最大程度的保存,各方面的天才都有,在规划了大方向之后,许多事情都不需要周良去操心,自然有人去做,他也正好当自己的甩手掌柜。
  
      不过在很多人的心目之中,周良被认为是新一任掌门人的最佳人选——实际上已经很多人都将周良当做是掌门人看待了,一切似乎只差一个正式的仪式而已。
  
      周良对此不置可否。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做。
  
      最重要的自然是为纳兰若曦和罗轩举炼制丹药。
  
      从“仙人药圃”之中得到了大量的神材宝药,各种辅料都已经很齐全,在向阴阳老人咨询了炼制“阳神丹”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周良就开始动手付诸行动。
  
      这个过程消耗了他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
  
      最终得到了六枚“阳神丹”。
  
      周良顺便将一株“仙灵芝兰”辅以其他配料药材,炼制成为一百零八枚“断肢重生丹”,可以治疗罗轩举这种断手断脚的伤势,如今山门之上,不仅仅是罗轩举一个人有这样的伤势,这一百零八枚“断肢重生丹”可以让很多人恢复肢体,重新成为强大的修真者。
  
      这三天三夜,消耗了周良不少的精力。
  
      将“断肢重生丹”交予传功长老罗轩举之后,周良又取出一些从“万灵战场”摘采得到的神材宝药,分到了心云宗“仙草堂”的弟子手中。
  
      这些弟子是昔日心云宗的炼丹师,虽然阶位并不高,但是基本功却十分扎实,周良交代了众人一些药方和丹方,让他们放手去炼制各种仙药丹药,用来治疗门派中受伤弟子的伤势。
  
      周良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无法治疗所有人。
  
      所以他希望可以培养起一批属于心云宗自己的高阶炼丹师,来为整个门派服务。
  
      当然,这只是一个计划的雏形而已,真正落实的话,还需要太多时间去积淀。
  
      做完这一切,周良返回到自己的房间,美美地睡了一觉。
  
      经历了“万灵战场”之中的苦战,以及返回大燕修真国乍闻噩耗的悲恸,心情的大喜大悲和起伏,让周良有些疲倦,他虽然实力强横,但毕竟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昔日故友的逝去,对于周良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罗胖等人终于从天池返回。
  
      而与此同时,“妙声坊”的掌门人徐若瑄也带着纳兰若曦,以及盛露等心云山庄的遗孀遗孤,来到了心云山之上。
  
      各方人马汇合,周良和罗轩举等人不免又得花费一些时间,来招待徐若瑄等人。
  
      那些经历了苦难最终活下来的门派幸存者们又哭又笑,眼看着门派正在飞地复兴,激动万分,经受了巨大创伤的心云宗正在迎来一个又一个的好消息。
  
      “哥们儿,你一定要为我父亲报仇!”盛露冲到了周良的怀里,哭成了泪人儿。
  
      这个凭借着自己的机智和胆色,硬生生地虎口拔牙,将一百多名心云山庄的老幼妇孺从兽人合围和其他各大势力的绞杀之中逃出来的少女,哪怕是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在天空之中自爆的时候也未曾流过眼泪,但是在看到周良的这一刻,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仿佛要将这些日子压抑在心中的委屈和恐惧,全部都泄出来。
  
      盛露简直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其他从心云山庄之中逃出来的人,在这一刻也是不由得抹泪。
  
      那个夜晚,闪烁在心云山庄的夜空里的那璀璨若流星一般的美丽光辉,永恒而又悲伤,象征着世界上最美丽的忠诚和最遥远的分别,那一刻的骄傲和心碎,他们永远都难以忘记。
  
      周良轻轻地拍拍盛露的后背。
  
      “放心吧!参与围攻心云山庄的兽人势力,不管是万恶魔宗还是“青龙教”,我们一个一个去算账,一个都不会放过,相信我,很快就会让他们付出千倍百倍的代价。”
  
      周良的话语之中,蕴含着浓浓的杀意,令周围人不由得凛然。
  
      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兽人各大势力被攻破,到处都是尸山血海的场面一样。
  
      “到时候我也要去!”盛露擦干眼泪,铿锵坚决地道。
  
      周良点头:“好,到时候就我们两人,一起去,扫平大燕修真国兽人。”
  
      这样的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绝对会被人当做是失心疯。
  
      毕竟整个大燕修真国,兽人不论是种族人数还是高手数量方面,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这和整个修真界人族和兽人实力的对比基本一致,就算是“玄武帝宫”的大燕修真国监察长老,也没有扫平大燕修真国兽人的元气。
  
      不过从周良的话里说出来,却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委实是这几天时间里,周良给所有人留下的印象太过于震撼,仿佛世界上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一般。
  
      盛露认真地点点头。
  
      周良又和“妙声坊”掌门人徐若瑄聊了一阵,得知杨含梅以及其他几位得到名额进入“万灵战场”的“妙声坊”弟子,暂时还杳无音讯,也不知道是否还活在人世间,周良微微一叹,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大致地说了一遍。
  
      当初在“紫霄九城”巨城,有人看到一位疑似杨含梅的女子的踪迹,可惜最终却没有了下文。
  
      所以面对徐若瑄极为期待的眼神,周良也无法向她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毕竟“万灵战场”之中危险无比,连宗魔、道宗级别的高手都有可能陨落,北域整整一万之巨数量的人族和兽人的年青一代的精英弟子,进入其中,但是最终活着走出来的人,只怕不到一半,如果在接下来的半年多时间里,还没有传出消息的话,那就说明这些人或许是已经陨落了。
  
      “放心吧!含梅姑娘绝非夭折之相,也许她在“万灵战场”之中,另有奇遇也不一定,毕竟这一次和其他以往有很大不同,只要不进入“远古遗路”,伤亡率倒也不是很高。”周良好言宽慰。
  
      “但愿如此吧!”徐若瑄微微一叹。
  
      她也知道周良尽力了。
  
      因为从其他人的口中,徐若瑄已经听说过,周良曾在“乌拉尔城”之下,冒险出手,经抢了“女真三皇”等人的防身法宝宝器给了身边的朋友,杨含梅等“妙声坊”弟子也有份,又分了银色指环,若是在“万灵战场”之中遇到,必然会大加照顾。
  
      可惜杨含梅似乎并无这样的福分,一直都没有能够和周良会面,那也就只能依靠自己的运道了。
  
      周良也不好再说什么。
  
      心云宗也有何驰、秦霜、6无双和柳慕白等人,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消息,也不知道下落如何。
  
      “妙声坊”的人暂时留在心云宗。
  
      ……
  
      周良招待了众人之后,带着“阳神丹”,一路来到了纳兰若曦的闺房之中。
  
      多亏了李露儿和“妙声坊”的众人照料,纳兰若曦虽然已经昏迷了四个多月,但是身体状态保持的很好,生机充盈,呼吸绵长。
  
      回到心云宗之后,李露儿暂时留在这里照顾纳兰若曦。
  
      “周良哥哥!”小仙女看到周良的时候,总是笑的十分灿烂,看到四处无人,凑到周良跟前,娇艳的红唇轻轻地周良的脸颊上啄了一下,吐气如兰的温热感觉,让周良的心都狠狠地颤了一下。
  
      “嘿嘎嘎!”越来越聪明的小海豚泡泡前鳍捂着嘴怪笑,大眼睛中带着调侃的味道。
  
      李露儿红着脸瞪了自己的小宠物一眼。
  
      自从当初在“紫霄九城”巨城一别之后,泡泡终于又回到了李露儿的身边。
  
      这只来历神秘的小海豚,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对于李露儿显然十分的依赖,每日基本上都会腻在李露儿的身边,寸步不离,而相比之下,同样身为宠物,小银猴这只灵猴就不靠谱了太多,丝毫没有觉悟,几乎每日都神出鬼没,大多数时候惹是生非,偷鸡摸狗,显然没太把周良当回事。
  
      李露儿轻轻地扶起静躺着的纳兰若曦。
  
      周良取出一枚龙眼大小、绽放着火焰色光彩的“阳神丹”,以温水小心地度入到纳兰若曦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