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559章 熟人,真龙天帝第559章 熟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559章 熟人
    周良远远看着大殿,灵识犹如潮水一般释放了出去。
  
      按照六小姐的说法,这处大殿乃是城主甄紫丹的起居办事之所,防卫最是森严,而在大殿深处有一个通往地下水牢的入口,转世女灾星就被关押在这个水牢之中,至少有数百位高手在周围暗中防守戒备,可谓是固若金汤。
  
      灵识反馈回来的结果,和六小姐的说法差不多。
  
      那平缓的青石板地面之下,也隐藏着可怕的幻阵和杀阵,大殿四周暗中隐匿着不少的护卫。
  
      距离天明大约还有两个时辰左右。
  
      周良计算了一下,径直朝着大殿走去。
  
      无形的透明氤氲在他的身边泛起,犹如一道道水波涟漪,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他的双脚距离地面约两三寸的距离,始终脚不沾地,一步一步地朝着大殿靠近。
  
      周良本身就是一位道纹阵法大家,刚才只是略作观察,就对与大殿周围的道纹阵法了然于胸,一路走来,根本没有触及任何陷阱,也没有引发警兆。
  
      没有人能够发现他的踪迹。
  
      周良很轻松地靠近到了大殿。
  
      按照六小姐所说的信息,周良如幽魂一般悄无声息地进入大殿,又避开了殿中守卫的注意,一路畅行无阻,来到了大殿的最深处。
  
      这里是“临冬城”城主甄紫丹的核心场所,相较于外面的守卫森严,大殿深处倒是空无一人。
  
      想来那甄紫丹此时进入了地下水牢之中审讯女灾星,所以没有人敢进入他的房间。
  
      这房间装修的富丽堂皇,极为奢华。
  
      周良绕过晶石书桌,来到后面的挂壁,将其上摆放着的一个花瓶稍微一拧,挂壁无声无息地打开,露出了后面一个阴森的甬道,一级一级的阶梯缓缓地通向地下深处。
  
      周良一身功力提到了巅峰状态,缓缓进入甬道。
  
      大约向下走了二百多道台阶,距离地面已经有了四十多米的深度,终于出现了平行甬道,又往前走了二十多米,向左拐,绕了好几个弯,墙壁两侧早开了佛龛,里面有银色晶石释放出氤氲,将甬道略微照亮。
  
      大概一盏茶功夫,前面终于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
  
      周良隐匿行迹,一步步前行。
  
      突然眼前灯光大作,一个极为宽敞的地下大厅出现在了眼前,白玉石雕砌的墙壁在灯光的照射下犹如纯银,数百颗夜明珠镶嵌在头顶的吊顶上,将整个空间照耀的犹如白昼。
  
      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周良抬眼看时,五十名黑甲军高手整齐列阵以待,一名身穿着黑色道袍的中年人,头发赤红,面色阴鸷,鹰钩鼻如同钩子一般,手中握着两柄精巧锋利的手术刀一般的小刀,正站在一座人形刑具之前。
  
      这人形刑具上立在地面上,上面紧紧地缚着一个浑身****的女性身躯,浑身鲜血,模样凄惨到了极点,一双原本应该修长的大腿,被削成了惨白的骨头,上面连一丝须肉都没有。
  
      同样被削掉血肉的还有一对手臂,以及腹部的肌肉。
  
      这幅样子令人一看就毛骨悚然,就仿佛是将完整的人的一部分身躯,嫁接到了一具已经风干的骷髅之上,无比的阴森怪异,普通人只要看一眼,绝对都会被吓得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你来了,我等你久了。”赤发鹰钩鼻中年人看了一眼周良,丝毫不意外,转身又用手中的小刀轻轻地割下了刑具上那女子的一块肉。
  
      他的动作极为轻柔缓慢,像是在雕刻一件艺术品一般。
  
      也正是这种动作幅度,无疑会将受刑者的痛苦放大到极致。
  
      但令周良意外的是,刑具上那巨女性身躯,只是略微颤抖了一下,竟是没有发出丝毫的哀嚎——周良分明感觉的出来,那女子并未死去,也没有昏迷,却像是没有痛觉的石头人一样,有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忍耐力。
  
      更令周良疑惑的是,他分明在这女子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息。
  
      “你就是城主甄紫丹?”周良散去了身体周围的银色波纹氤氲,也没有丝毫的惊慌,一步步靠近。
  
      赤发鹰钩鼻中年人咦了一声,终于开始正视周良,半晌道:“不错,我就是“临冬城”之主,呵呵,你很镇定,也很谨慎,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这么年轻……可惜你一进入牢房,就已经在我的注视之下。”
  
      周良哦了一声,无所谓地道:“是吗?早知道就直接进来,不用这么麻烦了。”
  
      “你好像一点儿都不害怕。”甄紫丹道。
  
      周良微笑,反问道:“你见过老虎会害怕豺狗吗?”
  
      甄紫丹的眼睛中,瞬间闪过一丝犹若实质的杀意,鹰钩鼻耸动,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真是后生可畏,来到这里,还敢如此嚣张,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来。”
  
      一个念头在周良的脑海之中闪过,他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地狱?你知道真正的地狱是什么样子吗?你……去过地狱吗?”
  
      甄紫丹一怔,没有明白周良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不过他很快就从周良的话中,品到了浓浓的不屑之意。
  
      “杀了他。”甄紫丹轻轻地挥手。
  
      水牢之中的五十名黑甲军,都是从生死战场之中活下来的精锐,个人实力都在道宗巅峰境界,还擅长合击阵法,在他看来,以周良的实力,必死无疑。
  
      他转身回头又执起锋锐小刀,开始切割那女灾星的身体,轻声低道:“我知道你很疼,也知道你很能忍,但这种痛苦维持整整一夜呢?一次次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切碎,是不是很难受?告诉我你复原的奥秘,告诉我你到底来自于哪里,我可以赐给你一个痛快的死亡,让你解脱,否则,明日仙庭天将到来,将你提到仙庭总部,到那里还会有更加痛苦的刑法在等待着你……”
  
      刑具上的女灾星一言不发。
  
      五十多位黑甲军高手,已经朝着周良缓慢地逼了过来。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些高手并没有丝毫的大意,队列整齐,明显是某种阵法,如一座太古山峦一般碾压了过来,气势恐怖,排山倒海。
  
      周良的注意力,却停留在了那刑具之上的女灾星身上。
  
      浓密的黑色长发瀑布一般散乱地垂下来,遮盖了女灾星的面目,但透过发丝缝隙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却给了周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哪里曾经看到这样一双眼睛。
  
      仿佛是感应到了周良的注视,那一直垂下的头,抬了起来,在看到周良的瞬间,破碎的身躯微微一震。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幽幽叹出。
  
      周良瞬间如遭雷劈,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
  
      他突然认出来这个女灾星到底是谁。
  
      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也在同时,一股难以遏制的愤怒和杀意,在周良的胸中熊熊燃烧沸腾了起来,昔日的故人遭受如此可怕的折磨,周良觉得一直被自己小心压制的那股墨石刀带来的沸腾杀气,又开始蠢蠢欲动。
  
      “杀!”
  
      黑甲军高手齐齐出招。
  
      周良身形一闪,一拳直接将眼前一尊黑甲军高手击飞。
  
      下一瞬间,大厅里赤色光焰闪烁,一百尊金属战偶凭空出现,反将黑甲军高手都围在了中间,充满着暴力金属质感的身躯和无尽不催的战戈挥动,瞬间就压制了黑甲军高手。
  
      “燃烧军团”。
  
      周良第一时间就召唤了这支金属死亡大军。
  
      不论是个体战力还是阵法战术,“燃烧军团”都压倒性地碾压了黑甲军。
  
      周良身形如闪电,朝着甄紫丹逼近。
  
      甄紫丹面色变了变,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身形往后撤的瞬间,双手一扬,手中的银色锋锐小刀化作暗器****出来。
  
      周良屈指一弹。
  
      叮叮。
  
      锋锐小刀直接化作了银色粉末。
  
      咻咻咻!
  
      数道剑之天道剑气****,将甄紫丹的身躯笼罩其中。
  
      “你到底是谁?”甄紫丹大喝,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拉,一杆银枪出现在手中,一抖幻化出千万枪花,如暴雨梨花一般绽放。
  
      他的实力,乃是巅峰道尊,也算是不俗。
  
      原本看周良的修为,不过是道宗境八层之境,还未到道尊境界,所以甄紫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谁知道真正交手,才发现这个年轻的战斗力之强,乃是自己生平罕见,远超其道家真气修为。
  
      “杀你的人。”
  
      周良心中杀意大炙,心念一动,剑光忽生忽灭,或者炎焱如夏日,或者森冷如寒冬,或者巍巍如三秋,或者微凉如初春,气息变化万千,一道道剑之天道剑气在空中呼啸,彻底锁定了甄紫丹。
  
      与此同时,他抽出左手一弹。
  
      几缕刀芒无声无息地射出,将控制刑具上那女灾星身体的禁制全部都击碎。
  
      “阿弥陀佛。”女灾星平静地咏唱一声佛号。
  
      下一瞬间,她眉心一点佛光闪烁,接着一股强横的佛家力量,在她残碎的身躯之中涌动,金色的光丝如同血肉一般顺着她被剔除干净的白骨上蔓延,整个大厅里都充满了佛家功德圣洁的气息,隐隐有佛陀如来的梵音经文之声回荡起来……
  
      她的身体,正在飞速地回复着。
  
      另一边,五十名黑甲军已经全部都被击倒在地,丧失了抵抗之力。
  
      周良没有向“燃烧军团”下达必杀之令,这些黑甲军毕竟只是从属,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之中是不是也存在着兽人,五十多名道宗巅峰境界的战士,如果就此抹杀,对于人族来说,不啻于一个大的损失。
  
      而对于甄紫丹,周良可就不会留手了。
  
      周良如今的战力,就算是不使用墨石刀和桃木剑,都是圣魔之下无敌的存在,甄紫丹那里是周良的对手?
  
      所谓一招失算,满盘皆输。
  
      甄紫丹此时就是这样的境遇。
  
      他想要发动水牢之中的警讯,招来地面上的护卫帮忙,但却惊讶地发现,水牢之中的警讯道纹阵法,不知道何时,竟然已经失效了,根本无法向外界传出任何的消息。
  
      “怎么会这样?”甄紫丹的心沉了下去。
  
      他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周良冷笑。
  
      一路走来,任何道纹阵法都难逃他的灵识,何况这水牢之中,布置下的阵法也都是普通水准,只需他心念一动,就可以将其改变。
  
      咻咻咻!
  
      剑气纵横,剑之天道弥漫。
  
      “啊……”甄紫丹厉吼,双腿中剑,倒在了血泊之中。
  
      周良收手。
  
      “阿弥陀佛!”女灾星身上的佛光逐渐收敛,化作一袭金色纹络的淄衣,笼罩住了晶莹柔美的玉体,身上的伤势早就已经完全恢复,黑色的长发无风飞扬,露出一张极为美丽的脸庞。
  
      “你来吧!”周良指了指一脸惧色躺在地上的甄紫丹。
  
      这位临冬城的主宰者,疯狂地驱动道家真气想要治疗伤势,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的伤口处,弥漫着一种奇异的剑之天道力量,竟是丝毫无法驱逐。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子吟唱梵音,一双美丽的眸子纯净如山涧秋泉。
  
      “你们……不能杀我,我是仙庭委派的城主……”甄紫丹害怕了,疯狂地吼叫了起来,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残酷冷静的狠辣姿态。
  
      “佛曰,消除罪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女子清澈慈悲的目光,注视着甄紫丹。
  
      后者疯狂挣扎的姿态,逐渐平静了下来。
  
      他的眼睛先是迷茫,紧接着浮现出一丝抵抗挣扎之色,但很快似乎是放弃了,眼中尽是懊悔之色,竟是翻身起来,双膝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道:“我罪业深重,罪无可恕,我好悔啊!做了那么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我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他痛哭流涕的样子,没有丝毫的伪作,竟是发自于灵魂深处的忏悔。
  
      周良有些惊讶地看了身边这位女子一眼。
  
      好恐怖的精神攻击之术,居然可以瓦解一个人的意志与灵魂。
  
      “我罪该万死……”甄紫丹突然跳起来,反手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顿时就像是打碎了一个西瓜一样,脑浆崩裂出来,整个人仰身便倒,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