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729章 越来越出息了,真龙天帝第729章 越来越出息了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729章 越来越出息了
被囚禁在气泡之中的慕容卧慕容浪等人看到家族弟子被屠杀,气的睚眦欲裂,拼命地轰击气泡,却无法摆脱,只能大吼着传音,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娇滴滴的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和周良一样,也是个杀神。
  
  那一个个可都是慕容世家和云牧世家新生代中很有潜力的苗子啊!以后成长起来将会是家族的中坚力量,只要假以时日培养得当,其中未尝不可能诞生出一个两个的半帝境高手,但是现在却被人家当做是韭菜一样给收割了,这让他们的心简直在流血。
  
  “小家伙,够了,给我死。”
  
  一声怒喝,终于有高手出手了。
  
  这是一个半帝境的慕容世家长老,在外围弟子的求援之下,终于赶到了战场。
  
  之前原本以为有家族老祖慕容天枢坐镇,一切很快就会平息,所以慕容家镇守在空岛各处的半帝境高手并未出现,但谁知道局面会是这样。
  
  “天煞拳·镇杀!小家伙纳命来!”
  
  硕大的紫黑色拳印临空轰下。
  
  只见方圆数百米之内的空气几乎都被压爆,有着毁天灭地之威,拳印还未落地,地面已经被压出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拳头形巨大凹陷,深陷地下数米,犹如神怒一般。
  
  李露儿觉得呼吸一窒。
  
  她知道遇上了高手。
  
  不过……
  
  “能拖住一个是一个,减轻周良哥哥的压力……而且,我也不能总是拖周良哥哥的后腿。”
  
  这个念头在李露儿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她心念一动,发髻上的一根碧绿色发簪突然化作水银一般荡漾流转,瞬间就覆盖了这位美艳仙子的全身,化作了一件美轮美奂的道袍,将自己的防御力增加到了极致。
  
  “荣光战衣”。
  
  同时双手握住“戮杀仙剑”,李露儿身形微微下蹲。
  
  她飞剑冲天,手中捏出一个奇异的剑诀起手式,整个人身边突然之间哗啦啦水流澎湃之声大作,电光石火的瞬间就化作了狂涛巨浪的澎湃之声,浓郁到难以想象的水灵气在她身体周围汇聚,犹如海眼漩涡一般,转眼之间,巨浪滔天而起。
  
  “浊浪洗天!”
  
  李露儿轻喝一声,身形冲天而起。
  
  周身水柱如螺纹一般旋转,将她保护在其中,最终幻化出应龙幻象,昂首咆哮,如同弑天之状,张口血盆大口,朝着那琉璃流火拳印轰击而去。<>
  
  轰隆隆!
  
  恐怖的气息震荡开来,百米之内几乎成为了一片灭绝之地。
  
  数十个靠的太近的世家弟子,惨呼一声,直接被余波撞飞出去,骨头断裂,瞬间重伤。
  
  烟尘冲天而起,大片大片的石林被摧毁,地面川叶摧折,地皮直接被掀飞。
  
  “啊……”一声凄惨的长呼传出来,正是那位慕容世家的半帝境高手,血雨飞落,颗颗血滴如同晶莹的光球,这是蕴含着半帝本源之力的血液,人影闪烁,那半帝境高手脚步踉跄地退出战团,一条腿被直接齐大腿根斩掉,露出了血肉和白骨。
  
  烟尘散去。
  
  李露儿身形如柳絮随风一样,退回到了小海豚泡泡身边。
  
  她面色有些潮红,但身上并无什么伤势。
  
  这样的结果,让所有人都震惊,感到了深深的恐惧,那些之前还叫嚣着要袭杀李露儿的世家弟子们,这个时候腿都颤抖了起来,一个可以重伤半帝境界高手的女魔头,岂是他们所能围困?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随便一个外域的人过来,都有这种不讲道理的可怕实力?
  
  “小家伙,你……好狠。”那半帝境高手面色蜡黄,黄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在额头凝结。巅峰圣境以上的高手,血气如汪洋一般旺盛,断肢都可以重生,但他被斩掉的腿,却无法恢复,因为“戮杀仙剑”中蕴含着惊人的杀意,这杀意注入了断肢之中,如腐蚀剧毒一般,吞噬他的本源之力。
  
  刚才交手,这女人竟然拼着正面承受重击,以伤换伤,斩掉了自己的大腿。
  
  太狠了。
  
  而且她身上,应该是有一件防御至宝,如若不然,承受自己一记“天煞拳”,早就该肢体碎裂五脏溃烂而死,但现在这个女人明显只是五脏移位受了轻伤而已,自己被她有心算无心,吃了一个大亏。
  
  尽管心中分恨欲狂,但这半帝境高手一时之间却没有办法再出手了。
  
  “谁还要战?”
  
  李露儿强行咽下喉见一口逆血,疯狂运转道家真气,恢复体内的伤势,被震得移位的五脏六腑缓缓归位,横剑在胸,杀机盈天,冷艳如冰地喝道。
  
  没有人上前。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被这个实力超出了他们想象的女人给镇主了。<>
  
  就在这时,远处跑来一队慕容世家的护卫,为首一人看到慕容光和那半帝境长老等人,忙不迭地单膝跪地,道:“长老,公子,属下等人奉命去“贵客居”缉拿这魔头的余孽,却发现……却发现……”
  
  “混账,有话就说,发现了什么?”半帝境长老怒喝。
  
  “发现“贵客居”之中早就人去楼空,而且原本应该停靠在港口码头的“镇远号”也已经消失不见了……”那护卫长满头大汗地道。
  
  “废物。”半帝境长老一巴掌,将护卫长扇飞了出去,当场重伤。
  
  原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纰漏?
  
  海港码头重兵布防,层层哨卡阵法,数百里的海域都在空岛的监控之下,区区一艘战舰怎么可能消失不见,就算是可以凌空飞行,也绝对逃不出慕容世家的掌控,难道有内奸配合不成?
  
  难道一切都在那个家伙的算计之中?
  
  半帝境长老和慕容光等人抬头看着天空之中那个棉布青衣的身影,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他们第一次觉得事情真的有点儿不妙,一切似乎已经开始不受控制,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发展。
  
  “来人,快去请独孤家和西门家的老祖宗,不论如何,一定要将这个妖孽拿下,否则,日后我们整个空岛都不能安生。”慕容光咬着牙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局面,那就只能是不死不休了。
  
  有人闻言,立刻转身去请援兵。
  
  战斗进行到这种程度,按理来说,另外两大世家的高手应该到来了,但眼前却有点儿反常,只能派人去请了。
  
  ……
  
  “要速战速决。”
  
  周良周身千米之内,都覆盖着滂沱大雨,每一滴雨水都是一缕足以灭杀半帝的剑之天道剑气,其间还伴随有各种异象出现,天空雷电交加,北风大作,那是极致杀戮的刀之天道演化出来的异象,皆可灭杀半帝。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周良简直就是杀神。
  
  慕容天枢和云牧天阴此时已经完全处于守势,彻底被压制,两个人打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心中冰凉,他们不敢相信,局势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都是因为那刀剑蕴有大奥秘,一刀一剑,就可比拟两位帝境,可以自动攻伐,看似自己两人联手,人数上占据了上风,实际上是两个人在对抗这魔头和一刀一剑,是在以二敌三,所以才会被压制。<>”
  
  慕容天枢有苦说不出。
  
  “要动用祖宗帝兵吗?”云牧天阴心中暴怒不已,传音问道。
  
  “这……”慕容天枢还是有些犹豫,四大世家都有祖宗帝兵,是洪荒时代传承下来的气运至宝,一直被温润在四大主城灵气最为充足之地,汲取天地日月之精华灵气,不断地温养积蓄元气,而一旦动用之后,虽然必然可以杀敌,但积攒的元气一泄而空,又得进入漫长的修养温润周期。
  
  所以祖宗曾有遗言,不到关键时刻,不能动用祖宗帝兵。
  
  难道今天要被这个年轻人逼得动用关系到四大世家气运的帝兵吗?
  
  “独孤家和西门家的人还未现身,若是这两家的老祖也出现的话,那局面只怕会立刻改观……”
  
  周良一剑挥出,漫天剑之天道白茫茫划出去,在云牧天阴的腰部留下了一道伤痕。
  
  “云龙三变!”
  
  云牧天阴怒吼,催动漫天云层化作一条远古神龙,散发逼真龙威,朝着周良袭杀而来。
  
  慕容天枢也仿佛是化作了一尊火焰巨人,无数道火焰触手如炎蟒一般四面八方地朝着周良绞杀而来。
  
  周良怒喝一声,漫天疾风骤雨轰击而去,将一道道炎蟒都击碎。
  
  “莫非真的要动用最后的手段吗?”
  
  周良知道,若是继续拖延下去,自己营造出来的势,就要逐渐衰减,如果配合着阴阳老人,全力催动墨石刀和桃木剑,毫无保留,或许足以斩杀慕容天枢和云牧天阴,但那时自己也会被吸干力量,再无还手之力。
  
  他的目光,落在了下方的独孤信的身上。
  
  如果促动阿信体内的那股力量……
  
  周良相信,真正仙器的力量,绝对可以彻底让空岛在这世上消失,也足以让四大世家全部都无条件地臣服,但后果也会很严重,首先会消耗独孤信的生机之力,同时也会暴露仙器的下落,到时候仙庭和地仙界无数的势力都会循迹前来……
  
  略微权衡,周良还是暂时放弃了使用仙器之力的打算。
  
  这是最后的底牌,要留在最关键的时候,或许可以逆天。
  
  “杀!”
  
  周良暂时放弃了一切想法,疯狂地催动势力,将剑之天道和刀之天道演化到了极致,几乎犹如仙人一般,一念之间改变天象气象,风雨交加,雷电狂鸣,一道道银蛇撕裂虚空,方圆数百里的天空都被阴云所覆盖。
  
  墨石刀和桃木剑,也如神芒划破天空。
  
  有了阴阳老人的操控,这一刀一剑的攻击力足以媲美帝境,拥有自主攻击的能力,能够和周良的意念配合,做到心有灵犀一点通,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周良的身形,屹立在原地不动。
  
  他仿佛已经彻底融入了这片暴风雨天地之中,成为了天与地的一份子。
  
  这是天之势催动到了目前周良所理解的极致的征兆。
  
  借助天势,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不动如天,而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又可以一式破万法,此时的周良,原地不动稳稳地压住了两大帝境高手。
  
  就在这时,突然又有一股雄浑恐怖到了极点的气息,从西南方向出现,犹如魔神降临一般,快速朝着战场逼近。
  
  那是又一位真正帝境高手的气息。
  
  又有一位帝境高手降临了。
  
  是西门世家还是独孤家的老祖?
  
  周良面色大变。
  
  云牧天阴和慕容天枢面色一喜,不过嘴角都露出了苦色,今天可真的是一世英名彻底葬送了,两个人联手对付一个后辈,还被压制,一想到这里,两人心中都有些沉重。
  
  当然,这也越发让他们心中杀机沸腾。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绝对不能让周良全身而退,否则日后这个年轻魔头必然成为璇玑府的噩梦。
  
  “独孤兄,一起出手,镇压了这恶魔。”云牧天阴大喝道。
  
  远处一道人影轰然而止,身后乌云翻滚,如末日之魔一般,瞬间就切入了战场,是一位身形魁梧的银发老人,背后有银光闪烁,犹如一道光门,光门中释放出恐怖气息,隐约有万千身影在浮现。
  
  “你们两个老家伙,真是越来越出息了,竟然拿不下一个无名后辈,还弄得满身是伤这么狼狈!”魁梧银发老人不屑地大笑,正是独孤家的太上长老独孤天荣。
  
  “独孤老鬼你别说风凉话,有本事你一个人拿下他。”云牧天阴气的怒吼。
  
  独孤天荣哈哈大笑。
  
  三个老怪物分居三面,隐隐形成合围,将周良围在中间,不进那风雨刀剑之意的领域之中,观察了片刻,独孤天荣面上的轻视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罕见的凝重。
  
  什么时候,这片天地之间,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少年天才,妖孽到了这种程度?
  
  “此子什么来历?”
  
  独孤天荣诧异……地问道,不知道何时,璇玑府竟然招惹了这样一个妖孽,如果能够化干戈为玉帛的话,那就最好,毕竟此子羽翼已丰,想要扼杀很难。
  
  “当年那妖女的人。”慕容天枢冷冷地道:“怎么,莫非你还想着收服他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