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746章 收获极大,真龙天帝第746章 收获极大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746章 收获极大
任何进入饿鬼道的生灵,都会受到这位三大障碍的折磨。
  
  经周胜男这么一说,周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众人的反应和表现,的确是和传说之中的饿鬼道一模一样,看来多半没有说错,但有一个很奇异的现象——昔日在阿修罗道和地狱道之中,自己都会有主宰一般的力量,一念之间可以改变天地,为何在这饿鬼道之中,似乎除了不受其影响之外,并没有这些威能?
  
  唯一的区别在于,当初自己进入阿修罗道和地狱道,是熟睡之中一种类似于魂穿的方式,而这一次却是肉身直接进入……
  
  不知道周胜男和其他至尊高手们所追寻的轮回仙缘,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前面是什么?”一位玄武帝宫的版帝境高手突然似是发现了什么,化作一道流光疾冲而去,众人心中微惊,也都紧跟了下去。
  
  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气,从下方传来。
  
  落在地面上的时候,众人都怔住了。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惊骇和不可思议。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座小山一般的巨大生灵尸体,这是一尊妖族的帝境高手,外形如麒麟神兽,体内流淌着神兽血脉,但是却已经死了,头颅被利器斩开,脑髓被抽空,如同河流一般的鲜血流淌出来,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型湖泊,冲天的血煞之气扩散,空气之中还弥漫着强横的魔气波动……
  
  一尊刚死去不久的帝魔境界高手的尸体。
  
  血液还未干!
  
  “竟然死了……这是两个时辰之前离开的一个大势力的太上长老,一位帝境一层的至尊高手,竟然陨落了……”
  
  众人都极度震惊。
  
  根本就看不出来,这位妖族帝境高手到底是死于什么人之手,一时竟然看不出来,因为空气之中这位死去的帝魔境存在的气息之外,竟然没有留下丝毫对手的气息,且这片区域之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斗痕迹,他脑部的伤势是致命伤,似乎是在毫无准备或者是毫无放抗之力的情况下被击杀。
  
  但这个奇异世界之中,到底存在着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竟然可以将一名一层大帝境界的至尊存在,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击杀?
  
  要知道这尊帝魔境界高手离开众人独行,也不过是两个时辰的时间而已。
  
  而且他的死亡地点,距离众人并不算是很远,这大势力太上长老竟然来不及求援……众人都是心惊,尤其是一些半帝境的高手,有一种寒毛耸立的惊骇感,如果换做是他们,只怕死的更快!
  
  周胜男上去仔细检查这大势力太上长老的尸体,尤其是脑部那处恐怖伤势,面色有点儿凝重,但无法从她的表情上看出来是否发现了什么。
  
  周良也上去仔细观察了一阵。
  
  虽然并未发现什么明显的痕迹和线索,但《圣》的直觉,让周良隐隐之间感觉到,这尸体上有一种淡淡的黑暗力量的气息。
  
  就在众人惊讶震撼的时候,前方突然出来了一阵极为隐蔽的元气波动。
  
  “谁在那里?”
  
  周良心念一动,霎时间漫刀刃之天道剑之天道之气迸发,整个人如一道闪电般冲了出去,和他同时反应过来的还有很多高手,破空呼啸之声传来,几乎是瞬间所有人都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数十里之外,一个伟岸的身影缓缓地倒下。
  
  “救我……”这是一个人族高手,口中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脸上已经是一片绝望,浑身是血,伸出的手臂缓缓无力地垂下去。
  
  “张恒兄,你怎么了?”
  
  末日剑宗的一位剑修帝境高手冲过来扶住了这人,焦急担心地大声地问道。
  
  这个重伤垂死的人族高手,名为张恒,是一位赫赫有名的散修,实力强大,是北域极为有名的老牌帝境高手,实力在帝境二层左右,最为绝顶的一层人物之一。
  
  只是此人生性孤僻,朋友不多,性格古怪,之前并未和大部队一起走,而是选择了自己一个人离开,显然是对自己的实力,也有着极度的自信,事实上张恒也的确是有自信的资本,他纵横北域数千年,连玄武帝宫都对他敬让三分。
  
  张恒一生朋友不多,这位名叫郑吒的末日剑宗剑修高手,是他少数朋友之一,昔年有过几次合作,刚才郑吒还劝张恒不要独自行动,张恒却是笑着翩然而去,没想到这才不过是两个时辰的时间,一位威震古今的帝境至尊,就这样垂死。
  
  “张恒兄,振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敌人是什么人?”郑吒大吼道,同时不惜输入一股自己的帝境本源之力,想要保住张恒的一线生机。
  
  “我这里有仙丹……”一位太玄宗帝境至尊取出一枚青盈盈的极品丹药递过去。
  
  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黑暗……无边的黑暗……”张恒生机已绝,张口吐出这几个字,彻底死去,只见一丝丝黑色腥臭氤氲从他的身体之中散发出来,瞬间他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
  
  “嗯?不对,快放开他。”周胜男出声提醒。
  
  郑吒一怔,看到那黑色氤氲朝着自己的身体蔓延而来,下一瞬间也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放开。
  
  嘭!
  
  一声轻响,孤峰的身体爆裂化作了一蓬青烟。
  
  郑吒身上光华一闪,将那诡异的黑色氤氲化解掉。
  
  “他的帝境本源已经被活生生地摘取了……”周胜男皱眉道。
  
  孤峰之死,是在于一身帝境本源被强行剥夺,所以丧失了回天之力,而之前那个妖族帝境高手也是被人夺去了头颅之中的帝魔精华,种种迹象表明,似乎那暗中的可怕存在,真正的目的就是在猎取帝境高手的本源之力。
  
  众人的心情都沉重了起来。
  
  因为不论是那位帝魔还是张恒,都是强绝一时的存在,却几乎没有反抗之力就被击杀,这带给众人的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处狩猎场一样,暗中的敌人将帝境高手当做是羔羊猎物一样随意猎取。
  
  听起来有点儿不可思议。
  
  进入这里的每一个帝境高手,都是至尊级别的人物,却被人收割屠宰,难道……难道那些暗中猎取帝境精华的敌人,是仙一级别的存在吗?
  
  之前猎杀大势力太上长老,可以做到不漏丝毫痕迹,而猎杀张恒,显然是因为众人发现,没有来得及抹除痕迹,所以才在张恒的身上,留下了黑色黑暗之力。
  
  “唉……我们继续前行吧!”周胜男叹息了一声,为张恒立下了衣冠冢,然后带着玄武帝宫的人继续前进。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一位帝境高手大声问道。
  
  周良也微微皱眉。
  
  周胜男似乎是知道什么,除了一口点出这里是地狱道之外,在进入这里之后,她就一直朝着一个固定的方向前进,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具有极为明显的目的性。
  
  这位帝境高手的问话,也是周良想问的。
  
  “是啊!周尊者,你如果真的知道什么,有什么话就明说吧!”又有一位帝境高手忍不住道。
  
  周胜男停下脚步,看了众人一眼,神色凝重地道:“我知道诸位心中有疑虑,这里的确是一个很危险的环境,但只要我们在一起,敌人就无机可趁,千万不要落单,我可以向诸位保证,玄武帝宫绝无任何私心,机缘和危险并存,危险越大,说明机缘也越是罕见。”
  
  被她这么一说,其他心中有疑虑和不满的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相信周尊者。”周良点头表态。
  
  周良的身份不一般,是北域武盟的盟主,虽然对于很多老一辈的帝境高手来说,这个盟主的虚衔不值一提,当初的太玄宗之战,有很多老一辈帝境至尊并未参战,对于周良凿穿敌营的战绩,也不是很放在心上,但周良毕竟代表着北域一个新兴霸主势力,所以说出来的话,也有很大的分量。
  
  一行人继续前行。
  
  在接下来的三四天时间里,路上又遇到了几个陨落的帝境高手的尸体,其中有妖族也有人族,都是之前曾经通过轮回之门进来的帝境高手,选择了落单独自而行,结果都陨落了,而且是毫无例外都被攫取了帝境精华本源。
  
  从最初的震惊到现在的淡然,众人都是一世之雄,见过了太多的大风大浪,所以已经彻底适应。
  
  从这些死去的帝境高手的尸体上,几乎没有发现丝毫的线索。
  
  好在这几天来,众人都没有遭受到袭击,显然敌人的实力也不是想象之中那么可怕,不具备同时挑战这么多帝境高手的力量。
  
  转眼又是半个月时间过去。
  
  众人风尘仆仆地行走在这个奇异的世界之中,若是按照走过的距离来算,至少已经跨越了数千万公里,这个世界的宽广浩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一路上走来,休息的时间很少。
  
  周良也会抓紧时间来修炼,领悟刀之天道和剑之天道,且与这么多老一辈的帝境高手同行,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关于一些不涉及到各自秘法神通的修炼经验,周良都会很客气地向不同的高手请教。
  
  由于周良北域武盟盟主的身份,且又年轻,潜力无限,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主宰北域的绝对至尊,再加上周良态度恭敬,所以大部分人族的帝境高手,也对这个后辈有好感,都会指点一番。
  
  这些老怪物都是身经百战的存在,每一个几乎都活过了千岁,眼界见识绝对不是周良所能比,有时候他们稍微点拨,周良都会收获巨大,如醍醐灌顶。
  
  周良的实力,如今处于半帝境巅峰,至于如何踏入真正的帝境,他还没有太大的把握,饿鬼道之中的灵气如北域一般稀薄,且有奇异力量流转,不如地仙界那样适合修炼,所以周良的修为也并没有再度突飞猛进。
  
  “真是的,有我存在,小周良你居然去请教那些见识浅薄的渣渣,真让老夫伤心啊!”阴阳老人嘟囔道。
  
  周良嘿嘿一笑,也不说话。
  
  阴阳老人是老怪物,见识的确渊博,知晓无数的辛秘和功法,但也正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古老,所以只能把握大的修炼方向和思路,但关于这一世天道之下的繁琐细小的修炼技巧和经验方面,却是一片空白。
  
  周良现在需要的就是这种千锤百炼的小技巧和法门。
  
  在周良的带动之下,张猛飞、赵紫龙、宋祖德和武三通等年轻一代的高手,也都拉下脸向这些老一辈的帝境至尊请教修炼问题,也许是在这些年轻人的身上,看到了昔日的自己,也许是这一次轮回之域之行实在是太危险,老家伙们也动了传下衣钵的念头,除了少数几个古怪的老辈高手之外,其他人倒是对这些年轻人有问必答。
  
  到了最后,甚至一些老一辈高手也有了相互的交流。
  
  周胜男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对周良的表现十分满意。
  
  这种相互切磋验真的气氛,很好地抵消了旅途上的孤寂,也在一定程度上让众人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至少不用再去担忧那暗中不知道在哪里的黑暗敌人的威胁。
  
  又是十多天时间过去。
  
  周良在这段时间里,真的是收获极大。
  
  他是所有老一辈高手最为看好的年轻至尊,潜力无限,所以老怪物们也都乐于指导周良,如果这一次轮回之战他们陨落在这里,周良活着回去的话,至少可以传下他们的道统,或者是保护他们的后人,这也算是一种投资吧!
  
  周良已经感觉到自己处于一个即将突破的临界点了。
  
  这种突破与道家真气修为无关,也和灵识修为无关,是一种心境的蜕变,一步跨入真正的帝境,就意味着生命从此脱胎换骨,已经不是一般生灵,而是一种真正近乎于神的存在。
  
  周良甚至已经暂时搁置了道家真气和灵识的修炼,而是全力调整自己的心境,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感悟捕捉那冥冥之中一丝丝的契机。
  
  只是所有人依旧都忍饥挨饿,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饥饿感觉更加的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