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天帝第803章 洪荒辛秘,真龙天帝第803章 洪荒辛秘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真龙天帝 > 第803章 洪荒辛秘
<!--go-->周良闻言,心中顿时大震。
  
  听她的话,竟似是知道墨石刀和桃木剑的来历不成?这可是连阴阳老人这个老怪物,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禁忌之器啊!再联想到之前阴阳老人震撼时常的表现,周良意识到,这个看似只有十多岁的白衣仙女,来头大的有点儿的惊人。
  
  说话之间,那十几名鲛人族高手已经在湖边摆好了石桌石椅。
  
  无法从他们的外貌看出来他们的年龄,据现任鲛人族族长说,他们探索这处遗迹应该是在数百年之前,所以周良猜测,这些鲛人很有可能就是曾经失陷在遗迹之中的鲛人族长和族中高手。
  
  “我这里好久没有人来了,还真的有点儿清冷呢!”白衣女仙笑嘻嘻地指了指石椅,道:“坐吧!”说着,一招手,墨石刀和桃木剑瞬间飞到了她的身前,微微地震动着,仿佛是要爆发出其内的禁忌之力,却又被从这白衣女仙身上弥漫出来的某种力量压制。
  
  周良心中惊讶,坐在石椅上,并未开口说话。
  
  “想当年,“天涯明月刀”和“流星蝴蝶剑”都是足以号令天下的仙兵,它们的主人,也都是绝世无双的人物,纵横那个时代,近乎于无敌,一言一行,都足以影响到这片天地,当年是何等显赫强横。”
  
  看着墨石刀和桃木剑,白衣女仙神色复杂,慨叹道:“可惜啊可惜,不成永恒,终究要陨落衰亡,任你绝世人物,任你天地之骄,任你主宰天地,任你强横无双,都难逃时间的洪流,天地气运一变,终究是大道的蝼蚁,曾经的风流终究被雨打风吹去,昔日号令天下的仙兵又如何,还不是泥垢斑斑破碎破烂,而掌握他们的人,也早就化作了昨日云烟。”
  
  周良静静地听着。
  
  “天涯明月刀”和“流星蝴蝶剑”吗?
  
  原来这才是墨石刀和桃木剑的真名字。
  
  白衣女仙说它们是仙兵,莫非就是指仙器的意思?
  
  它们曾经的主人,听起来无比显赫,近乎于洪荒时代的主宰,可这样的人物,终究消失在天地之间,显然是已经陨落了,否则像是墨石刀和桃木剑这样的仙兵,也不会落在自己的手中,可以被自己所操控。
  
  周良心中更加好奇了。
  
  这白衣女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知道这么多的辛秘。
  
  看到周良不说话,白衣女仙只是微微一笑,一抬手,将桃木剑握在手中,手腕一抖,前方虚空顿时一片塌陷和破碎,桃木剑在她的手中,发挥出的威力,丝毫不比在周良手中是低多少。
  
  “当年的第一仙剑……咦?这是……”
  
  白衣女仙感叹,不过很快惊呼一声,显然是发现了桃木剑世界之中的那具仙尸,脸色顿时愣住,神色变了又变,仿佛是要说什么,最终却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唉……果然是难逃那场大劫吗?强横如你,最终陨落在了自己的仙剑世界之内。”她叹息,话语之中,带着一些无奈和自怜,有一种同命相连的凄苦和不甘。
  
  她果然认识那一尊仙尸。
  
  周良心中暗忖,而且听她的说法,那仙尸竟然正是桃木剑的主人。
  
  必然是一位曾经纵横九天十地的角色,最终却长眠于自己的仙剑之内,这是一种悲哀,也是一种无奈。
  
  “咦?还有一团奇怪的意识波动,小家伙,这是你孕育出的新剑灵吗?有点儿意思,连他的死去的仙剑,都能够被你孕育出新的剑灵,有点儿意思,说不定以后还真的可以被你重新温润恢复这柄“流星蝴蝶剑”呢!”
  
  白衣女仙讶然。
  
  周良微微一怔,新的剑灵?
  
  然后他瞬间就明白了白衣女仙的意思,肯定是她发现了阴阳老人的存在,不过听起来,她似乎并不认识阴阳老人,且似乎是被蒙蔽了,误以为阴阳老人是桃木剑的剑灵。
  
  就在这时,白衣女仙又一把招来墨石刀,入手观察。
  
  片刻之后,她又是叹息:“想不到昔日凶名震撼天地的你,也和一代剑仙一样,最终身死道消,只留下了这柄“天涯明月刀”,一团魔血,那是你最后存于这个天地的印记吗?”
  
  白衣女仙发现了墨石刀之中的那一团恐怖仙血。
  
  显然通过墨石刀仙血的力量气息,她也知道了这一团仙血的来自于何人——正是这墨石刀的上一任主人,也是一位昔日强绝天地的人物,光辉笼罩掩盖同时代无数人,却难逃陨落的下场。
  
  周良默不作声,心中对于这白衣女仙的身份更加好奇。
  
  听起来她似乎是和墨石刀、桃木剑的昔日主人处于同一个时代,那可就真的是老怪物了,距今不知道有多少年,居然活了下来,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只有传说之中的仙,才有这样的寿命。
  
  很快白衣女仙也发现了阴阳老人的存在,略微惊讶,依旧将阴阳老人当成是周良培育出来的新的刀灵,并未太在意。
  
  周良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阴阳老人应该是以秘法误导了白衣女仙的判断,显然这个老怪物并不想自己的身份被这个白衣女仙识破,周良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选择信任阴阳老人。
  
  这个老怪物除了一开始的失态之外,现在都稳稳地蛰伏在墨石刀和桃木剑之中,犹如沉眠了一样,不再和周良交流,显然是担心被白衣女仙发现什么。
  
  白衣女仙只是随意看了看,就将墨石刀和桃木剑还给了周良,笑嘻嘻地道:“骤然看到一些熟悉之物,所以情不自禁拿过来看,忘了问你这个小主人,你不会生气吧?”
  
  周良摇摇头。
  
  “你年纪轻轻,能有如此的修为,这种天赋,就算是“天涯明月刀”和“流星蝴蝶剑”昔日的主人再生,与他们相比也丝毫不逊色,看来这两柄仙兵,又找到了正确的主人。”
  
  白衣女仙的目光在周良身上上下打量,道:“不过,这两柄仙兵的灵魂与它们的主人一起死去了,威力十不足一,你虽然成功温润出了新的内中之灵,但想要彻底恢复它们,只怕是千难万难,就看你的造化了,而且……”
  
  说到这里,白衣女仙的话语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道:“你虽然惊才绝艳,可以重新温润出刀剑之灵,不过就算这两柄仙兵复苏,也不是你的幸事,反而会过早引起那种力量的关注……重新走上这两人的老路,结果依旧是一样!”
  
  周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白衣女仙显然是被困在这里太长太长的时间,就算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也快要被憋疯了,所以突然显得话很多,几乎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在说,周良默默地坐在石椅上在听。
  
  看到周良不说话,白衣女仙语气略显严肃地道:“莫非你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如果你知道你所面对的,会是多么可怕的敌人,你就会谨慎很多。”
  
  周良终于开口,道:“多谢前辈指点,请问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曾经在洪荒时代,到底发生过什么?轮回因何而毁?神仙因何而陨落?”
  
  白衣女仙嘻嘻一笑,道:“小家伙你终于肯开口了吗?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一口气问这么多,你是好奇宝宝吧!”
  
  周良:“……”
  
  就在这时,旁边又传来了大魔王小银猴的尖叫声:“喂,你们两个聊得热火朝天,有没有考虑过特么的感受啊?猴快要被煮熟了,你们这是虐待动物,“九天玄女”,快放猴出来,有事好商量嘛!好歹我们曾经也有过一段在一起的岁月,何必这么绝情呢!”
  
  在一起的岁月?
  
  在一起?女仙和一只猴?
  
  周良长大了嘴巴,顿时就联想到了一些不怎么和谐的画面。
  
  “你这小贼猴,胡说什么?”白衣女仙脸上果然浮现出一丝怒色,猛地回头,“山河社稷鼎”下面的火焰瞬间暴涨,惊人的热量让鼎中的湖水急骤地沸腾了起来,发出轰鸣之声,小银猴大魔王顿时被烫的鸡飞狗跳。
  
  “哎哎哎?快停手,猴没说错啊!我们曾经一起被困在这里啊……”小银猴大魔王尖叫,伸着脖子扒着鼎沿子解释。
  
  话音未落。
  
  一只鼎盖子从天空掉落,直接将大魔王盖在了里面,轰隆隆地炖了起来,大魔王的惨叫咒骂之声戛然而止。
  
  “说,你刚才听到那贼猴的话,想到哪里去了?”白衣女仙余怒未消,瞪着周良。
  
  这一瞬间的风情,令天地失色。
  
  周良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美丽到了极致的女子,尤其是她身上那种出尘的仙气,有一种极致的魅惑,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娇嗔的小女孩。
  
  他当然不会像是小银猴那个蠢猴一样去解释那么多。
  
  “前辈刚才说的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周良一本正经地转移话题。
  
  “前辈?我很老吗?你居然叫我前辈?”白衣女仙依旧瞪着眼。
  
  哎?
  
  怎么和阴阳老人一个德性啊!女人的关注点真的是奇怪。
  
  难道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都会更年期错乱不成?这白衣女仙看起来像是从某个地方蹦出来的叛逆调皮小女孩。
  
  周良只好换了一个称呼:“仙子请示下。”
  
  白衣女仙这才神色缓了缓,道:“那是……黑暗的力量。”
  
  “黑暗的力量?”周良低头想了想,道:“难道前……呃,不,难道仙子说的是“冥仙”。”
  
  ““冥仙”?”白衣女仙一愣。
  
  周良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冥仙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白衣女仙认真地听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原来他现在自称冥仙吗?不错,就是他,当初那个被鸿钧放弃的烧火小斯,谁也没有想到,最终距离永恒一步之遥的,竟然是他,鸿钧一生收徒八人,最为出色的弟子却都折损在了一个烧火小斯的手里,这可真的是讽刺!”
  
  “鸿钧?”周良疑惑。
  
  “那是洪荒时代的一位至尊巨头,很遥远的人物了,传闻在天地初开的时候,他就已经存在,在那个时代,鸿钧这两个字,代表着不可仰视的神话,即便是在那个神仙辈出的年代,他依旧是无可挑衅的第一。”
  
  白衣女仙神色淡然,但说话的口吻之中,却明显带着一丝丝的感慨,道:“有人称呼他为仙祖,有人称呼他为仙父,几乎整个上下九界都公认,若是没有鸿钧,这世上,就不会有仙……总而言之,他是那个时代的第一仙。”
  
  洪荒时代第一仙?!
  
  周良也有点儿震撼,鸿钧能够在神仙辈出的洪荒时代号称风云第一仙,凌驾于所有神仙之上,那的确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存在,被众仙成认为仙父,也有可能是神仙的创造者,这绝对堪称是诸天万界第一高手。
  
  但听白衣女仙的口吻,似乎这鸿钧后来陨落了。
  
  这样的人物,都会陨落吗?
  
  周良回味着白衣女仙那一句“距离永恒只差一步之遥”,也就是说,强横如鸿钧,还不能臻致永恒,难道踏入永恒,就真的那么难?
  
  “现在刚才所说,“冥仙”是鸿钧的弟子?”周良问道。
  
  “那个时代,所有的神仙,都要称呼鸿钧一声“半师”,鸿钧开坛讲经,资质卓越者可以去听讲,自行领悟,有人顿悟而成仙,有人入魔,其中资质最为出色的八人,被鸿钧收为弟子,亲传鸿钧大道,这件事情,在那个时代是震撼世界的大事,能够被鸿钧收入门中,可以说是天底下最为幸运的事情。”
  
  白衣女仙仿佛是陷入了回忆。
  
  她继续道:“不过,除了那八人之外,还有一人,资质一般,悟性愚钝,出身更是低贱,行为偏激,却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也被鸿钧看中,选为身边的随从,成为了烧火做饭的烧火小斯,虽然地位不如那八人,但能够追随在鸿钧的身边,聆听大道,却也成为了无数人羡慕的对象。”
  
  “这烧火小斯就是冥仙吗?”周良问道。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