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鬼者传奇第3028章 灭杀分身,御鬼者传奇第3028章 灭杀分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御鬼者传奇 > 第3028章 灭杀分身
“嗤啦啦——嗞嗞嗞——”说时迟,那时快,刺耳响声此起彼伏,被原火之力凶猛烈焰沾到的黑气之爪瞬息缩小,继而在空中迸碎,巨蜂和彤英的拼斗,只能算是不相Щщш..lā
  
  “可恶,区区一只虫子竟如此嚣张,我要杀了你!”
  
  其实黑气里的,只是尸域血魔少主彤英的一道分身,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仅仅能和一只虫子拼个旗鼓相当,正要再接再厉出手之时,附近赫然响起一声长啸:“尸域血魔少主何在?你爷爷关横来也,赶紧现身受死!”
  
  “受死”二字甫一出口,四周围同时传来九婴、御雷犴、老猴和猎獬的咆哮怒吼:“嗷嗷——”
  
  “糟糕,对方帮手众多,我这个分身可打不过,快撤!”想到这里,彤英将身边黑气尽数收敛吸收,显出一身怪异的血色长袍打扮。
  
  可就在他想跑的时候,不远处“嗤嗤嗤”破空疾响陡起,数道灵气飞矢齐刷刷钉在了自己周围,手拿似雪弓的关横随即道:“五行诛邪箭阵,聚!”
  
  “呼呼呼——唰唰唰——”电光火石间,五道灵气光芒顺势缠住了彤英的分身,而且越收越紧,这家伙似乎知道自己即将败亡,顿时脸色大变。
  
  此时此刻,关横和刑嫱从不远处走来。
  
  他乜斜即将伏诛的分身,面带轻蔑说道:“原来这就是尸域血魔少主,哼,獐头鼠目,丑陋之极,和我之前出手灭绝的荒域血魔族那些家伙没什么区别,都是些垃圾渣滓。”
  
  “什么,你灭绝了荒域的……胡说八道!!”彤英分身怒吼道:“臭小子,你大言不惭,要是胆敢毁我分身,我必报此仇……”
  
  “你的话太多了,死吧。”关横屈指疾弹,“嘭!”犀利的五行灵气顿时绞碎对方身躯,彤英的惨叫声兀自在天际回荡:“关横——我不会放过你的,誓报此仇!呃啊啊啊——”
  
  闻听此言,关横面色如常,犹如古井之水不起半点涟漪,他冷冷道:“哼,别着急,我不但要杀你,所有上古血魔族的后裔,本少爷全都不会放过,你们就等着吧。”
  
  “关公子,这家伙留下的魔气,我似乎也可以吸收。”灵葫子此刻说:“只要用灵葫本体表面的五行灵气阵将其炼化,便能转变为精纯的灵气能量。”
  
  “那好,你就尽量吸收吧。”关横说:“等抓到那个尸域血魔少主,咱们就将他整个炼化!”
  
  “甚至,就连所有的血魔族后裔,咱们都可以将其躯体炼化提纯为灵气。”他继续道:“谁让这些家伙惹到我头上了呢?那就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闻听此言,旁边的刑嫱吓得额头冷汗频出,她心说:“主人当真是凶威盖世,居然打算炼化整个血魔族,太可怕了,希望大哥不要执迷不悟和他作对,要不然我们万兽域就要倒大霉了。”
  
  心中惴惴不安的情绪渐盛,刑嫱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主人,您是不是打算继续寻找彤英的下落?”“那家伙只是个小杂鱼,掀不起什么大浪。”
  
  关横毫不在乎的说:“我主要的目标是你哥哥域主刑擘,如果彤英想找死,自然会很快现身,不用可以寻找,咱们走吧。”
  
  ……
  
  另一边,兽灵古城的某个区域,盘膝而坐的彤英突然脸色大变,哇的吐出大口黑血,他目眦欲裂的怒骂:“该死的关横,你竟然杀我分身,着实可恼也!”
  
  “少主,您、您吐血了?!”
  
  旁边随侍的两个血奴将吓了一跳,可彤英愤恨他们多嘴,倏地挥手释放黑气罩住二人颅首,“咯剌剌、啪嚓!”对方登时脑壳迸碎而死,全身血肉精华都化为了彤英疗伤的“养分”。
  
  “哼,两个蠢材,见到本少主如此不堪的模样,你们休想活命!”这家伙用同族血肉治疗暗伤、杀人灭口一举两得,端的是狠毒无比。
  
  彤英看着地上的几根枯骨,心中思忖:“那个叫关横的家伙本身实力如何,我的分身可是一点都没试探出来,但是对方身边的巨兽个个都是凶威盖世,即便本少主,也未必打得过它们联手,看来,是时候使用‘那个’了。”
  
  “来人呐。”听到他的呼喊声,顿时有五个血奴将战战兢兢走过来,因为刚才亲眼目睹自己的同伴被少主吞噬血肉而死,这些家伙都有些害怕。
  
  “哼,没用的废物,能把自己的血肉献祭给本少主,是你们的荣幸才对。”
  
  彤英的语气透着森然冷漠,对方也不敢说别的,只是躬身侍立在他面前,彤英继续道:“这次的敌人比较棘手,我决定动用‘三大邪阵’将其抹杀,你们赶紧去准备。”
  
  “什么?”闻听此言,那些血奴将都是脸色大变。
  
  为首的一个低声道:“少主,三大邪阵任选其一,都要耗费无数生灵血祭,而且还会让我们的寿命缩减将近三分之二,实在太过凶险,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请您三思啊。”
  
  “你说什么?难道连本少主的命令也不听了吗?”此言甫一出口,彤英的倏地沉了下来,眼中杀机迸现,眼看就要动手将面前抗命者击杀。
  
  见此情景,那面带惊慌的血奴将立刻半跪在地,口里叫道:“少主息怒,属下并非怕死不尊您的命令,只是邪阵的准备工作繁复耗时,属下担心敌人会在中途破坏,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他说的有道理。”其余的血奴将此刻齐刷刷跪下,异口同声说道:“属下愿意前去阻挡敌人一阵,为少主布阵争取时间。”
  
  听到这些家伙的话,彤英微微颌首,随即挥手道:“看在你们还有几分忠心的份儿上,刚才抗令不遵的罪罚暂且压下,去吧,哪怕是牺牲这条命,也要阻止敌人前进!”
  
  “喏!”
  
  血奴将们齐声答应,而后转身而去。说实话,他们宁可面对关横那样的强敌力战而死,也不愿将一身血肉融化,献祭完成邪阵,因为那样根本就不是一个战士应有的结局,唯有战斗到最后一刻,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哼,你们那点小心事,别以为我不知道。”盯着对方逐渐远去的背影,彤英不住冷笑:“但是既然愿意为我战死,那也就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