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鬼者传奇第3685章 传送门,御鬼者传奇第3685章 传送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御鬼者传奇 > 第3685章 传送门
    “不好,再不想办法,我可就在死定了!”
  
      邪兽之王现在才明白,自己势单力孤,根本不是关横及其同伴的对手,吓得魂飞魄散的瞬间,这家伙心生怯意,不断后退,想要趁隙窜向那个通往兽族地宫的传送门。
  
      “休走,看招!”就在下个瞬间,突然从洞口奔进来的绮兰挥手掷出自己的短矛,“嗤!”此矛霎时飙向兽王面门,对方被迫闪避攻击,再次陷入关横和鹰、冰蛟的包围中。
  
      邪兽之王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它嘶声吼道:“贱婢,竟敢坏我好事,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们南荒古域的兽族生灵屠杀殆尽,方解今日之恨!”
  
      “只可惜,你没那个机会了。”关横倏地挥剑横扫,“嚓!”邪兽之王身上再添飙红血痕,疼得此獠嘶声尖叫:“可恶!”
  
      “髅瞳灵鲶,出来!”关横此刻冷笑着发出命令:“对这家伙施展石化攻击!”
  
      “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晃身浮现出来的灵鲶头顶青骷髅虚影闪烁,蓦地喷出一股气息,邪兽之王见状吓得凛然大惊:“魔瘟骷髅的招数,你怎么会……”
  
      可现在细究原因,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惊慌失措的邪兽之王疯狂倒飞躲闪,可一条后腿还是被石化攻击打中,“咯剌剌!”电光火石间,这条后腿迅速石化,而且还向上面逐渐延伸。
  
      “呃啊啊啊”
  
      “嗤啦!”眼见再不想办法,自己就彻底动弹不了了,兽王一发狠,晃动新生出来的利爪狠狠剁在后腿上,硬生生将其斩断,而后闪电般窜进了那个通往地宫的传送门。
  
      “呼!”转眼工夫,传送门就要闭合,关横急中生智,挥掌疾拍木甲:“游魂怪手,出来撑住这个光门,大家跟我一起冲”
  
      “呼!”游魂怪手在瞬间变大无数倍,倏忽撑住即将合上的传送门,关横抓住绮兰的腕子,一头扎进了对面的光门内。
  
      霎时间,两人、吞星小、魔魈、虫母和木灵藤怪就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区域。
  
      “扑通!”好巧不巧,正是藤怪率先落地,它在瞬间甩出碧绿枝条,堪堪缠住即将摔下的同伴,绮兰被接住的时候,伸手向前一指:“快瞧,是邪兽之王,它向着左侧通路跑了。”
  
      “呃?!”关横定睛细瞧,发现刚才被自己震碎斩断的兽王四肢此刻已经恢复如初了,稍一思忖,他才记起邪兽之王拥有控制泥土再生的的能力。
  
      “这该死的东西,在地底行动格外占便宜,不过没关系,只要被我们追上,你就死定了!”关横想到这里,振臂一呼:“追!”
  
      闻听此言,虫母、魔魈和冰蛟顿时齐刷刷答应一声,晃身窜行,以风驰电掣般的急速追了过去。那邪兽之王现在虽说四肢健全,可毕竟恶战一场元气大伤。
  
      关横他们又是紧追不舍,就只是十余息工夫,便已经撵到距离此獠数十丈的位置。
  
      “叽叽叽!”见到敌人背影的一刹那,嘶吼咆哮的冰魄魔魈凶心大盛,倏地释放出几道寒气向着兽王背后疾飙而去,与此同时,冰蛟也不甘示弱,前额独角暴现豪光,汇聚出偌大冰球,呼的直捣敌方背脊。
  
      “可恶,你们这群天杀的,竟然不肯放过我!”
  
      眼见猛攻袭来,邪兽之王气得目眦欲裂,只得暂时刹住前行脚步,挥动四臂轰在近前地面上,“咚咚咚!轰隆!”眨眼工夫,土内钻出了十数个邪气四溢、长相模样和兽王差不多的泥土分身。
  
      “上,给我拦住攻击,阻挡敌人!!”
  
      “嗷嗷嗷!”
  
      此言甫一出口,泥土分身爆发厉吼,齐刷刷晃身迎上前,硬是阻挡住了冰球和寒流攻击,“砰砰砰!”由于冰蛟和魔魈攻势强大,顿时有近半数土分身砰然爆碎,可转瞬间,周围邪气聚拢,又让这些家伙重新变回了原样。
  
      “可恶,竟然是可以自我恢复的泥土分身。”魔魈脾气暴躁,见状气得咬牙切齿,可关横却不在乎,只是扬声道:“冰蛟和虫母从空中追赶那家伙,这些泥土分身让我们来处理即可。”
  
      “好。”那二位随口答应一声,立刻加速飞掠而去,关横此时亮出短剑玄冰孤月,对身边的吞星小道:“咱们俩来试试新招数吧。”
  
      “晓得了。”小此刻异常亢奋,想起之前关横和自己研究的“那招”,心中不禁暗暗得意,它叫道:“哥哥,上吧。”
  
      “铮!”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屈指疾弹短剑释放出大股疾旋寒气,而小则是迅速晃身,让体表星芒豪光大现,他们同时长啸:“星光冰镜诛魔阵!”
  
      “咯剌剌!”霎时间,短剑释放的寒气化为十二面椭圆冰镜,映照着小的星光之芒在镜面间反复集束折射,继而变成威力飙升数倍炽烈豪光,随即以铺天盖地之势罩向所有的泥土分身。
  
      “嗷呜”别看这些分身可以依靠邪气和周围泥土再生,可是被星光冰镜诛魔阵释放的异芒照耀下,它们已经被彻底分解成齑粉尘埃,再无复活可能了。
  
      “唰唰唰嗖嗖嗖”空中劲风陡起,此时虫母和冰蛟振翅疾飞,已经追上了玩儿命奔逃的邪兽之王。
  
      “该死的家伙你还想跑?看招!”
  
      电光石火间,虫母张嘴喷出宝珠,呼的打向兽王,这家伙骤感脑后恶风不善,气得头也不回挥爪格挡,“嘭!”虫帝宝珠威力无俦,又岂是此獠可以轻易硬接的,顿时震得它利爪迸裂粉碎。
  
      “呃啊!”邪兽之王感到剧痛难忍,情急之下释放邪气罩住断腕,“嗤!”一只新生爪子顿时从创口处窜了出来,可就在它疗伤的一刹那,冰蛟的寒气攻击也到了。
  
      “呼!嗖嗖嗖!”眨眼工夫,漫天寒气凝结出无数冰锥冰刺,朝着兽王劈头盖脸疾落而下,登时迫得这家伙手忙脚乱,连窜带蹦不断躲闪后退。
  
      “哼,我这攻击全无死角,看你还能支持多久。”见到对方疲于逃命的样子,冰蛟大为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