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鬼者传奇第3686章 追杀围堵,御鬼者传奇第3686章 追杀围堵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御鬼者传奇 > 第3686章 追杀围堵
    “哼!”邪兽之王的嘴角突然泛起一丝冷笑,它的身形微晃,陡忽消失在了原地。
  
      “嗤嗤嗤!啪啪啪!”顷刻间,冰锥冰刺接二连三掼入地面,却全部落空,根本没有击中兽王,独角冰蛟登时为之一愕:“怎么回事?”
  
      “糟糕,咱们忘记了一件重要之事。”邪虫母尖声叫道:“这家伙有控制地底泥土的异能,自然也可以借助土遁逃避追捕,可恶,大意了。”
  
      闻听此言,冰蛟也是面色难看,嘴里不住咒骂:“天杀的邪兽之王害得我浪费了一轮攻击,等找到你,爷爷定要将尔千刀万剐!”
  
      “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独角冰蛟吼叫着要找兽王算账的时候,这家伙骤然从昏暗角落疾窜而出,照着空中的虫母、冰蛟发出凶猛一击。
  
      “小心偷袭,快躲!”
  
      “嘭!”
  
      就在二者堪堪避过邪气汇聚的凌厉攻击后,这股邪气狠狠轰在了壁顶,无数土石哗啦啦坍塌下来,硬生生挡住了虫母、冰蛟的去路,而邪兽之王则是扬长而去,也许攻击壁顶制造塌方阻路,才是这狡猾家伙的真正目的。
  
      “可恶!”见此情景,邪虫母勃然大怒,“呼呼呼!”霎时间它周围劲风甫动,释放出大股宝珠灵气包裹躯体,而后朝着前方挡路的坍塌碎石猛撞过去。
  
      “轰隆!”眨眼工夫,扬尘四起土石飞迸,废墟正面登时被它撞出一个巨洞,冰蛟立刻喷出大口寒气,硬生生将缺口巩固冻结,方便进出,因为待会关横和其余同伴还要从此经过。
  
      “追,一定要把那混账兽王堵住!”虫母憋着满肚子火,气势汹汹振翅疾飞,直冲着邪兽之王消失的方向追去。
  
      冰蛟扬声道:“喂,慢点飞,现在已经咱们面前已经失去了那家伙的踪迹,你能找到它再加速吧。”
  
      “唧唧,没那个必要。”邪虫母信心满满的叫道:“就在刚才兽王突然攻击咱们的时候,我也多了个心眼,在它身上留了记号,趁着‘那东西’没消失,你我加紧追赶,肯定能截住兽王。”
  
      闻听此言,独角冰蛟微微颌首:“好,信你一回。”
  
      “对了,等会堵住那家伙以后,我有个主意,需要你来配合。”虫母此时低声说了几句,冰蛟听了连连点头:“嘿嘿,我明白了。”不一会之后,疲于奔命的兽王来到一处巨大石洞近前。
  
      “穿过了这条隧道,应该就是兽族地宫所在的区域,哼,能来到此处正是费了老大的劲,身后还有强敌追杀,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它心中暗忖:“那些兽族大能当年可以联手镇压本王和邪兽一族,靠的就是地宫内封存的秘宝,此物,必须搞到手!”
  
      刚刚把自己的如意算盘敲响,邪兽之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连串振翅嗡鸣声,脸上不由得出现了几分骇然。
  
      这家伙心中恼怒:“不好,又是那两个棘手敌人追过来了,可恶我明明已经刻意消除了自己的行踪痕迹,为何它们俩还能在短时间内追过来?太奇怪了!”
  
      “哈哈哈,果然在这里!”独角冰蛟率先急冲过来,它扬声大喊:“什么狗屁邪兽之王,也不过是个只懂得逃命的渣滓而已,喂,怎么不逃了?继续跑啊,我可以等会再杀你!”
  
      “岂有此理,你、你竟敢瞧不起本王!!”
  
      听到冰蛟的奚落之言,兽王登时气得目眦欲裂,它真想飞扑上前撕碎对方,但此刻却不是拼命的时候,邪兽之王一咬牙,扭身就要往石洞内疾奔,可就在这么个工夫,骤变忽生!
  
      “唧唧,哪里走!”电光火石间,虫母蓦然在半空出现,张嘴喷出大股“灵虫细丝”,“嗖嗖嗖!”犹如密密麻麻蛛网般的细丝霎时堵塞住了石洞入口。
  
      “咣!咯吱吱”下一刻,收势不住的邪兽之王正好被这些细丝缠裹住身躯和四肢。
  
      “可恶,这是什么东西?黏糊糊的,怎么越匝越紧?”
  
      兽王此时拼命挣扎,没想到还是无法脱困,情急之下,它打算故技重施,借助“土遁”逃走。
  
      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冰蛟发出咆哮声,朝地面喷出大股急冻寒气,“呼哧咯剌剌”眨眼间,方圆十丈内的地表都被覆盖了一层坚冰,邪兽之王就是想使用土遁,也没辙了,因为地面实在太硬!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此时此刻,兽王心中不断浮现这八个字,可石洞彼端的地宫近在咫尺,它实在不甘心就此失败。
  
      “万一被后面那个木甲人追上,我只有死路一条,看起来,不拼命是不行了!”
  
      “吼!”说时迟,那时快,原本出现颓势、有些不振的邪兽之王发出咆哮,震得虫母和冰蛟俱都浑身颤晃了一下,转瞬间,它们便已经明白,敌人这是打算拼命了!
  
      “咯吱吱……嗤啦!”眨眼工夫,邪兽之王骤忽爆发超乎寻常的蛮力,硬生生将捆住自己的灵虫细丝震断三成,虽然没有完全摆脱束缚,也足够让兽王稍微得到缓解。
  
      “气化!!”随着这家伙吐出两个字,自己的身躯赫然变为一股邪气细流,蓦地向空中飙去。
  
      “什么?!”冰蛟和虫母万没料到邪兽之王留有这般神出鬼没的后招,错愕间,它俩眼睁睁看着“气化”的兽王朝着石洞疾掠,都没有做出拦阻动作。
  
      “喂,你们两个是不是傻了?!”突然间,一声大吼响起,正是关横疾奔而来。“想跑,先问问老子这柄剑答应不应再说!”
  
      “嗖”电光火石间,一道卷裹犀利木灵气的疾影划破长空,倏地贯穿了企图逃窜的邪兽之王灵体,顺势将其钉在了石洞边缘的岩壁上。
  
      “呀啊啊”凄厉的惨叫声拖着尾音响起,眨眼工夫,被灵木重剑钉在那里的邪兽之王重新现身,腥臭黑血不断从重创心坎的剑锋冰原滚落坠地,疼得这家伙面容扭曲,显得极为狰狞。
  
      “哼。”关横此时迈着大步走来,冷冷说道:“没有哪个妖魔邪祟可以逃出我的掌心,你,自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