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我情第2章是告白?还是恶作剧,你愿,我情第2章是告白?还是恶作剧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你愿,我情 > 第2章是告白?还是恶作剧

  那个从远处步向她的男生,也正一步一步从黑暗之中步向明亮,一闪一闪地灯光很微弱,却让秦皑雪得以窥见他的面容。
  李雨菲没有说错,做着这么浪漫的事情,准备表白不是别人正是她所认识的人。
  直到男生到了她的面前,挡在她的前面,清晰而陌生的面孔进入她的眼中。成熟之中带着青涩,慌乱之中带着镇定,在他看见秦皑雪之后,没有片刻的犹豫奔到了女孩的面前。
  他的心砰砰直跳,哪怕这样他还是压制住内心的不安,他的双手捧着一大束的玫瑰。到了秦皑雪的面前,二话不说便塞到了女孩的手里。
  黎皎月不敢询问秦皑雪,他害怕会听到不想听的话。在爱情面前,哪怕是自认为优秀的他,也显得有些自信心不足。
  秦皑雪还没有意识发生什么事情,手里便多了一个东西。她低头一看,是一束鲜红的玫瑰花。灯光之下,红色不是那么显眼,她才没有注意到。
  她不明白黎皎月是什么意思,从小所受的教训告诉她,不能就这样接受别人的东西。哪怕是这些不是那么值钱的也是一样。她刚想把这束玫瑰花交还给黎皎月,那人却离得她远远的。
  黎皎月在把话塞到秦皑雪之后,便离得远远,让秦皑雪无法把玫瑰花还给他,他害怕听到拒绝的话,那样会让他觉得难受。
  “你这花是给我的吗?”秦皑雪觉得还是得把话说清楚,她的声音在不大,在寂静的路上却格外引人注意。黎皎月没有说话,一声不吭地看着手捧鲜花的女生,却把她的话全都听入耳中。
  秦皑雪不在移动,黎皎月慢慢地走到了她的面前,注视她的面容,一字一句地吐露清晰:“这束玫瑰花是送给你的,玫瑰花便代表我对你的爱。”
  话已经说到这里,索性就把自己最想说的话给说出来,黎皎月吸了一口气,在秦皑雪震惊的目光之下,深情地吐露出他的心里话:“秦皑雪,我黎皎月喜欢你,请你做我的女朋友,可以吗?”
  说完后,他便紧张地看着秦皑雪,他的手心冒着汗,他害怕拒绝。要是秦皑雪不接受他,他们两个从今之后只怕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平时要是碰见了也会觉得尴尬。
  秦皑雪就这样被表白了,她除了吃惊之外,再无其他的表情了。惊讶之后,心里却有一丝丝的窃喜,被这么一个优秀的男生所喜爱,那个女生的虚荣心不会被大大的满足一番。
  虚荣过后,秦皑雪便要给黎皎月一个明确的回复了。
  真实的感觉是不会欺骗人的,她觉得自己很就快跳跃起来了,她的双手因为激动狠狠地交叉在一起,她很是平静,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黎皎月不祥地感觉袭上心头,他已经做好了被狠狠打击的准备。是好是坏,都是他一个人所造成的结果,无怨任何人,更不怨拒绝他的秦皑雪。
  秦皑雪沉默着,她单手拿着玫瑰花,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玫瑰花鲜艳而娇嫩的花瓣,深情之中带着柔情。
  黎皎月弄不明白她心里的想法,只能被动地看着秦皑雪的举动,不知道她这是拒绝还是接受。
  两人的距离并不远,大概只有几十厘米的距离,他们呼出的温热的气息都能感觉到。黎皎月的耳根刷的一下便通红了,好在月色昏暗,才不那么显眼。
  秦皑雪抚摸花瓣的样子,就像是精心呵护的情人一样。当她擦拭完所有的花瓣后,把玫瑰花抱在胸前,注视着黎皎月的眼眸,两人在一刹那之间便四目相对。
  黎皎月紧张地看着她,双手不由地捏着衣服的袖口,他等待这一刻的到来。秦皑雪的眼睛他看得不是十分清楚,他只觉得那是在这不明夜色之下格外明亮。
  “黎皎月,我秦皑雪也一样喜欢你,我接受你的告别。我愿意做的你女朋友,那么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对着黎皎月狡谐一笑,把问题抛给了他。
  黎皎月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激动的心快要溢出了胸口,他所有的情绪都流露出来了。他很想把秦皑雪抱起来,表示他此时的心情,害怕吓到了秦皑雪,只好作罢。
  当秦皑雪问他要不要做他的男朋友,他怎么会不愿意呢,这个女孩是他心心念着的人,他怎么不愿意做那个守护公主的骑士。
  “你到底愿意还是不愿意。”没有得到回应,秦皑雪显然是有些不乐意了,她嘟着嘴。
  黎皎月这才想起被他忽视彻底的话,他到秦皑雪的面前,一把就把女孩搂进的孩子,他的下巴贴着女孩的头顶,“我当然愿意了,我的工作,我愿意只做你一个人的骑士。”
  他本打算冲过来,直接给秦皑雪一个热情的吻,这样更符合两人的关系,也更加促进两人的感情。这种想法被他打消了,他不想吓坏他的公主。来日方长,总有机会,他愁什么。
  从来没有被陌生异性亲密的接触,秦皑雪害羞,她心加快的跳动。害羞的她,一把推开了抱着她的黎皎月,转身走近寝室。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她得缓缓,秦皑雪觉得自己今晚一定会失眠。
  被措不及防地推开了,黎皎月一下子后退了好几步,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看着含羞的秦皑雪,他算是知道哪儿不对了,看来是吓坏他的公主了。
  他目送着秦皑雪走进寝室,直到人影没有了,他还在哪儿痴痴地望着。
  路上已经没有人了,那些用来告白的蜡烛孤独地立在哪里,一阵寒风吹过,大部分的都被吹灭了。剩下的那些还燃烧的蜡烛更加显得形若孤影。
  黎皎月把蜡烛吹灭了,把剩下的蜡烛收拾了,扔进垃圾桶。既然发挥了作用,那么留着没有什么意义了。
  正当他蹲下去,把蜡烛拿起来,想要再次起身。他的面前站了几个人,正玩味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