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我情第50章,你愿,我情第50章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让他觉得心情郁闷的是,在他面前隔着一个很大障碍,他有女朋友这件事情,哪怕他很是诚恳地解释,还是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真的没有女朋友。那天我和在一起的女孩,不过是妹妹而已。她过来这边玩,我就带她出去玩。至于微博上的,都是别人胡说的。”
  不管秦皑雪相信还不是不相信,愿意听还是不愿意听。他都要说出来给他听,他不想让她误会,他想让她知道他的心意。
  秦皑雪听了黎皎月的话后,她满心尽是喜悦。
  听姚沐她们转述黎皎月的话,和跟黎皎月亲口解释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虽然是同样的意思,黎皎月的跟她解释,让她感觉到他对她的在意。
  是不是在黎皎月心里,是在乎她的。
  想到这个让她欣喜若狂的答案,她简直兴奋都快跳起来了。
  心里这样想,她表现得却冷淡:“喔,我知道了。”
  这不过是她的猜测而已,在黎皎月没有告白之前,她不过是单相思。
  秦皑雪冷淡的表现,让黎皎月感觉被浇了一盆冷水。他是不是可以认为秦皑雪,并不在乎他怎么解释。
  一瞬间,之前的还温暖的气氛冷了下来,充满了寒霜。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山上的树林,风一吹过,刷刷地声音响起。
  刘齐寒捡了许多的干柴,柴火燃烧起来,就弥漫着黑烟。风吹走黑烟,飘到了她们这边,秦皑雪眼泪都被熏出来了。
  “眼睛,眼睛好难受。”秦皑雪闭着眼睛,一边流着眼泪。
  黎皎月这下可着急了,拉着秦皑雪远离了风吹的方向。
  他拉着秦皑雪到一个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轻声地安抚着:“你不要着急,也不要用手摸眼睛。知道了吗?”他看秦皑雪用手擦拭着难受的眼睛,他拉住了那只手。
  秦皑雪还想用另外一只手去擦拭眼睛,他用言语制止了她的动作。
  听了他的话,秦皑雪果然乖乖地不动了。
  “你先不要动,我给你吹吹眼睛。”他小小的风吹在了秦皑雪的眼睛上,弄得秦皑雪的心痒痒的。
  秦皑雪突然一下子就笑出来了:“我只是被熏到了,并没有进沙子,你这样做多此一举了。”
  被他这么一说,黎皎月立刻就不吹了。秦皑雪又觉得心里有几分不舍的。
  他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张湿纸巾,温柔地擦拭着秦皑雪的眼睛。
  远离了烟雾,秦皑雪的眼睛早就不难受了。只是因为心里作用的原因,她才一直闭着眼睛。随着黎皎月手上的动作轻轻擦过眼角的地方,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恰好四目相对,他们从彼此的眼中看到自己。
  秦皑雪突然低下了头,不去看黎皎月。
  黎皎月站了起来:“你要是还有一点难受,就去湖边洗洗眼睛。”
  “洗眼睛。”她不明白了
  “我看了一下湖里的水,还挺干净。清洗一下眼睛就当消毒了。”
  “好,我知道了。”
  “谢谢你了。”她便要起身去湖边。
  “需要我帮忙吗?”黎皎月征求她的意见。
  刚才情况紧急,黎皎月拉着秦皑雪的手远离了那个被烟熏的地方。现在秦皑雪已经不需要了,他便没有理由在拉着秦皑雪的手了。
  可他不想放开秦皑雪,便想了这么一个理由。
  “你帮忙?”秦皑雪并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可见黎皎月伸出了手,她才明白。她脸有些微红,这是要牵手吗?
  虽然跟一个男生牵手不大好,可要是跟黎皎月,也不那么排斥。甚至心底还有丝丝喜悦。
  管他呢,遵从自己的心才是最重要了。
  于是,她点点头。
  黎皎月立刻过来牵着她的手,小心地呵护着她到了湖边。
  她刚要靠近湖边,黎皎月便制止了他的动作。
  “不知道湖的深浅,还是不要贸然靠近。”他是害怕她会不小心跌落湖中。
  秦皑雪不以为然:“不会的,我会小心的。”让她到湖边,又不让她靠近湖边,这是要做什么。
  “你听我的,乖乖地在这里。”
  “我去给你盛一点热水,你等着。”说着从随身带着的一个小的包包里面,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东西。
  黎皎月把黑色的东西,拿到湖边,往里面灌满了湖边。
  然后慢慢地走到了秦皑雪的面前,秦皑雪也得以看清楚了这个黑色的东西。是一个水杯,没错,就是水杯。
  秦皑雪不解地看着黎皎月,他这是什么意思。
  黎皎月解释:“你把湖边从被子里面倒出来,然后打湿湿纸巾,再擦眼睛。明白了吗?”
  他把杯盖递给秦皑雪,秦皑雪得以看清楚这个杯子的款式。
  哎,真的好眼熟?
  她总感觉好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好巧,你这个杯子,我也有个一模一样的,只不过我那个是蓝色,你这个是黑色的。”她总算想起来为什么会眼熟了,因为上次那个不知名的送感冒药的人,给她留下的就是这种款式的杯子。
  上次因为找不到人,那个杯子她就留下来了。等到了这个给她送药的人,她一定得把杯子还给他,顺便感谢一下。
  黎皎月因为秦皑雪的话,内心的惊讶用言语难表。他本来以为秦皑雪都怀疑那个人是他,结果秦皑雪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他该庆幸了,秦皑雪只是当成一回巧合了。
  “那可真是巧了,你也有一样的。”
  “这个杯子我也是在学校超市买的,觉得很漂亮,就买回来了。”超市里面买的杯子又不是独家定制的,其他人买到一个款式的也不就觉得奇怪。
  就避免了秦皑雪会往其他方面想的。
  “学校超市买的,那可真是不好找了。”学校那么多人,每个人都有可能。要想找到那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可能性很小。
  “什么不好找。”
  “你是东西掉了吗。要找东西吗?”
  “不是,我没有东西掉了。也不需要寻找东西。”她怕黎皎月误会,急忙否认。
  “我只是想要找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