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我情第54章,你愿,我情第54章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从他的这边看不到秦皑雪是和反应,不过却可以看见黎皎月的眼神。
  那种眼神专注而热烈。
  他无法想象,要是那种目光射在了他的身上,他身上会被戳几个窟窿。
  马哲摇摇头,庆幸自己没有听刘齐寒的唆使,不然后果一定不是他承受不了。
  他又回头看了一下刘齐寒,刘齐寒目光还来不及收回,就被马哲看见了。
  看见刘齐寒那看好戏的态度,他就知道他们这个老大又有坏心眼了。
  他怎么忘记,他们这个老大一直都是如此了。
  马哲放下了酒杯,来到了陈晨的面前,假装和他聊天,避免刘齐寒又来找她。
  “陈晨,下个月有一场省内的比赛,你要去参加吗?”
  一听比赛,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
  “学长,下个月有比赛吗?”
  “我们怎么不知道?”
  “大概在什么时候?”
  “有什么奖品吗?”
  ……
  对于比赛,大家不仅热情,还很关心。
  马哲做了停止的动作:“大家不要闹,听我慢慢给你大家说。”
  “关于这次比赛,为什么大家不知道。那是因为这次比赛的还有很久才会举办,所以大家才会不知道。”
  “这次的比赛大概在十月底左右举办,是省内的大型比赛。”
  “关于奖杯,一等奖除了证书,还有一千块的奖金。”
  “二等奖证书和奖金。”
  ……
  听到奖金,大家心动了,纷纷表示都要报名。
  “大家不要着急,时间还很早。我们暂时不接受报名,等过一段时间就会把比赛的一些细则发给大家,大家到时在报名也不迟。”
  “现在我只是让大家知晓了,有心参赛的,可要抓紧时间训练了。”
  刘齐寒在一边气急败坏了,马哲把比赛这么早就给说出来了,肯定这段时间会有很多人来烦他。
  他还想等过一段时间再宣布。
  不过既然已经都知道,他在藏着掖着也没有意义了。
  他走到众人面前:“请大家不要着急,比赛报名还没有开始,你们的都不要这么心急。到时候我们会通知大家,让想参加的都可以参加。”
  这才让大家的情绪平复下来了。
  这么吵闹,秦皑雪和黎皎月想听不到都不行了。
  她看向黎皎月:“你要去参见吗?”
  黎皎月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一脸迷茫。
  秦皑雪解释给他:“他们说下个月有一次省内比赛,你要去参加吗?”
  “比赛吗,你是说跆拳道比赛吗?”他思考状。
  “你觉得我去参见还是不参加?”他过问秦皑雪的意见。
  “关我什么事情,这是你的事情。”黎皎月怎么问她,她有点无法理解。
  “你难道不参见比赛吗?”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了。
  说出来后,他便后悔了,他忘记了秦皑雪不会跆拳道。既然不会跆拳道,更不会参加。他这样说,不就是遗忘了这个事实了吗。
  秦皑雪很难过,她不会跆拳道又不是秘密,她还给黎皎月说过。
  结果呢,黎皎月根本就忘记了。可这话,却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了。
  要是其他人说出来,她还并不觉得难受。不了解她的人,说不出不了解她的话,有什么情感的变化。
  可黎皎月却不一样了,她不仅告诉过他,她不会跆拳道这个事实,更因为这人还是她所喜欢的人。
  从喜欢的人嘴里说出来她从前跟她说过的话,她心里酸酸涩涩,难受得想哭。这不能说明其他,只能说明这人根本就不在意过她,哪怕他说过的话,也是说过就忘记,从来就不会记挂在心上。
  秦皑雪很委屈,很想哭,很想逃离黎皎月。
  可是,她哪有这个资格。她就连难受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责备黎皎月了。
  她知道,她很有自知之明,她如今的身份没有那个资格。
  这一切都是他她单方向的喜欢的黎皎月,黎皎月从来就没有说过喜欢过她。
  她有资格喜欢黎皎月,却没有义务要求黎皎月喜欢她。
  她生气她恼怒,都是她的活该,暗恋一个的滋味便是如此。
  黎皎月从来就没有什么错,因为不在乎她,不记得她说过的话都是应该的。
  秦皑雪悲伤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黎皎月,他很想说对不起了,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她说过的话。
  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手也不自觉地放下来了。
  秦皑雪或许是有点喜欢他,他能够感受到,可那远远不够,他要霸占她的一颗心,只能属于他。
  至于秦皑雪会有生气,他却归结为女生被忽视后的该有的情绪。
  看着黎皎月抬起的手,秦皑雪还有点窃喜,她猜想是不是黎皎月要安慰她。要是黎皎月肯安慰他,她所有的难受一定会一扫而光。
  可随着那慢慢落下来的手,她的心也凉了下来。
  黎皎月不解释了,她崩溃了,再也忍受不了,逃离了这个地方。
  她跑得远远的,挨着一棵树坐到地上了,泪水不自觉地地流了下来了。
  她走得很慢,并不是用跑的,在其他人看来只以为她是去散散步,却不会往其他地方想。
  那边的热闹,与她没有关系,秀丽的景色难扶平那颗受伤的心。
  喜欢一个人是种甜蜜,单恋一个人却是一种苦,苦苦念着一个人却得不到却是一种不可自拔的毒。
  她便是陷入如此了。
  在黎皎月说完那句话后,他便注意到秦皑雪那急剧下降的脸色。还不等他说几句解释,秦皑雪便站起来,往远离人群的地方走去。
  因为秦皑雪走的并不快,脸上也没有其他的脸色,他也没有想到秦皑雪是难过了,更猜不透这种难过是与他有关。
  远离了黎皎月,摆脱了那个让自己想哭也不能的哭的地方,她可以尽情地哭一场了。
  哭泣把她的难过全都发泄出来了,她心情好多了。
  她不想回去哪里,便围着湖边,看着在湖里游来游去的鱼儿。
  看着这些鱼儿们游来游去,她的心情也在变好了。
  管他呢,以前黎皎月没有把他记在心上,她一定要让她以后的一切都让黎皎月记在心里,哪怕无论多么细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