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我情第63章,你愿,我情第63章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好,我告诉你。那几个八卦的女生。”
  “她们说,秦皑雪花心,有一个人还不够,还要和你不清不楚。她们还说你,明明有女朋友,还跟替他女生在一起暧昧,是一个渣男。”
  他觉得很是别扭,在当事人的面前说坏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可是黎皎月却又让他说,他只能硬着头皮说。
  跟安馨跟他警告的差不多,人言可畏,这些女生语言暴力威力一点都不弱。
  要是秦皑雪因为这些语言受到了伤害,与他保持了距离了,无疑就是给他增加了难度。
  “我知道了。”出乎张昕楠的意料,对于这些话。黎皎月表现地并不是那么在意。
  这可让他心里暗自奇怪,却不能直接问出口。
  “走吧。”
  黎皎月说完之后便往寝室的方向走去,张昕楠也跟着他。
  他们刚到寝室,石维看了一脸他们,一脸惊讶:“你们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不上课了吗?”
  张昕楠摇摇头:“体育课没有什么好上的,我们便提前回来了。”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人不愿意在外面,他也得跟着回来。
  黎皎月突然抬起了低着的头:“石维,我记得你是校宣传部的,是吗?”
  “是呀,怎么了。”石维觉得很奇怪,他是宣传部,这不是一个秘密。可是从一个从不关心这些的事的黎皎月嘴里冒出来了,他还是有点惊讶。
  下一句,黎皎月的目的就暴露了。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做为回报我会帮你一个忙?”
  “什么忙,说出来,我看能不能办得到。”石维并不着急答应,而是先听听黎皎月的要求。
  他也很谨慎,要是他答应了,可办不到他就要失信于人吗。
  对于他的谨慎,黎皎月很满意,他扬起了笑意。
  “你们是不是掌管学校的各个的微博微信公总众号,以及娱乐杂志。”所有学校有关的号东西都是宣传部在管。
  每天校园的娱乐八卦新闻,他们都会涉及到。
  “没错,这些都是我们在负责。你看我常在写稿子,就是这样。”
  石维的答案让黎皎月很满意:“很好,这满足我的要求。”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可以说清楚吗?”石维越听越觉得糊涂。
  看着他这个好奇的样子,黎皎月便把他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了。
  石维惊讶地看着他:“你的意思,你让我写一篇澄清你没有女朋友,上次那个女生只是你妹妹吗?”
  “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会有人相信吗?”
  “相信还是不相信,你就照我的话去做。”他的目的是为了压下秦皑雪脚踩两只脚的恶言,至于他是渣男,他一定都不在乎这些骂名。
  石维有点为难,突然写这些,会不会有点不好。
  黎皎月知道他为难,却还是要勉强他这么多:“石维,就当我求求你好吗,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这个人情算是我欠你的。”石维还是没有说话。
  张昕楠:“石维,你就帮帮黎哥,他也是太在乎秦皑雪了。”
  石维最终还是答应了:“好了,我答应按照你说的去做。”
  “我现在就联系起来人,进行分工。希望可以得到最好的效果。”听到他的话,黎皎月笑了,笑得那么地开心。
  “这些不会给她带来任何的麻烦了?”这话不知是对他们说,还是对自己说。
  秦皑雪因为身体的原因,体育课草草了事后,回到寝室躺着休息,恢复了一切元气。
  她一有空便傻笑,,还随时摸了摸黎皎月的哪一件外套,幸福就那么表现在脸上。
  李雨菲悄悄地看了他一眼,看着她一个傻楽,浑身就起了一层疙瘩。
  “我说小雪你能稍微正常一些吗,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你现在的样子。”秦皑雪的心情很好,一定都被她的话影响心情。
  “霏霏,你这是嫉妒,我就要笑,怎么了。”
  李雨菲懒得跟她继续说下去,跟一个陷入爱情的少女讲道理,简直是对牛弹琴。
  姚沐一脸同情地看着李雨菲:“你不要理她,你会被气死。”
  对于持续几个小时傻乐的少女,她和安馨都习惯了以白眼相对。
  李雨菲觉得她很说对,不在和秦皑雪计较了,省的被虐。
  “黎皎月,黎皎月。对了,他今天帮助了自己,还没有谢谢他。”
  秦皑雪坐在床上,一边念着黎皎月的名字。想起了还没有说声感谢的话,实在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拿出手机,找到了联系人黎皎月。
  该说什么呢?是说感谢的话,还是请对方吃个饭。要不,两样也行。
  “在吗?”刚发出去,她便后悔了。是不是有些太不重视了,黎皎月会不会不理她。
  她想得太多了,刚发出去没有多久,便收到了回复。
  “在,我在收拾衣服。”
  黎皎月原本是在收拾衣服,最近降温了,他打算把夏季的衣服收起来,秋季的衣服拿出来。秦皑雪却突然发消息,让他有点惊喜。
  他迫切想要秦皑雪知道他在做什么。
  “收拾衣服,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她觉得自己没有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怎么在这个时间发消息。
  “没有关系,都已经收拾完了了。怎么会打扰呢?”秦皑雪能够给他发消息,她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觉得打扰了。
  “体育课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
  “不必客气,我们也算是朋友,看见朋友有苦难怎能不出手相助。”
  “你身体好了了一些吗?还难受吗?”他有些担心秦皑雪的状况。
  “我已经不难受了,好多了。”秦皑雪摇头,下午的那种痛苦太难受,她真是不想在经历了。
  “医生说你是吃了了冷的东西,才会这样痛苦,下次不要在这么了?”他真的难易想象要是秦皑雪在经历一种这样的事情,他一定得难受得要命。
  提起了导致她那样的罪魁祸首,秦皑雪还是有点脸红,这都是她自找了。
  “放心,下次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