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我情第99章,你愿,我情第99章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眼看着距离跆拳道比赛越来越近了,黎皎月不得不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之中了。
  与那些从一开始便准备充分的参赛者相比较,他实在算不得什么努力的。
  秦皑雪和姚沐在操场上跑步,看着他们还在训练之中,她放慢了脚步。
  这已经是十月下旬了,可是在他们身上还大汗流离。汗留下,打湿了他们薄薄的衣衫。
  秦皑雪有些为黎皎月担心,要是汗被吹干了,很容易感冒。
  她拿着干的毛巾,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们训练,等到黎皎月结束后,立刻把毛巾递给他。
  黎皎月按照刘齐寒所说的办法,对各个方面的力量进行训练。沉浸到训练之中,好像回到了以前,以前那个一放学,便在教练指导下训练的日子里。
  那个时候,他还很小,学跆拳道完全是因为父母的要求,他本人倒不是十分的喜爱。
  后来一次次的晋级,他把跆拳道当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不重要,却也是必不可少。
  刘齐寒让他们稍微休息一会儿,然后在继续。他便看见拿着毛巾和矿泉水站在一边的秦皑雪,他心里甜甜的,什么劳累都一扫而光。
  秦皑雪把毛巾披在他身上,把水给他:“先披着毛巾,不要感冒了。”
  黎皎月拢了拢背上的毛巾,打开矿泉水喝了起来:“你怎么来这里了。”
  这大中午的,秦皑雪不是应该在寝室休息。准备下午的课吗。
  秦皑雪摇摇头:“我吃完饭后,和沐沐过来跑两圈消消食。正好看见你在训练了。”她就是想要过来看看黎皎月,才会唆使姚沐过来操场这边跑步。
  黎皎月把秦皑雪带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期望地看着她:“我已经准备好了去参加比赛,我想让你陪着我去,行吗?”
  秦皑雪奇怪地看着他:“带我,你们难道还可以带家属吗?”说完之后,她便后悔,什么家属,“呸呸呸,我说错了,我是说还可以带人吗。”
  黎皎月看着她刚才那可爱的样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嗯,本来我们是不可以带人的。但是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我们自己负担费用。”
  社团不许,又不代表他不可以用其他的办法,把秦皑雪给带上。
  既然是这样,那可不是不可以。秦皑雪觉得可以,她点点头:“要是可以的话,我想和一起。”想到可以作为黎皎月的家属,去给他加油,她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幸福。
  姚沐看着秦皑雪那春风得意的样子,开口:“你这是怎么了,他向你表白了吗?”
  秦皑雪原本喜悦的脸垮下来了,黎皎月哪里跟他表白了,只不过说了一点让她高兴的话而已。
  姚沐就知道不是那样:“我说错了吗,他没有向你表白,那你到底怎么了,他到底跟你说什么。”
  秦皑雪:“他说,比赛的时候把我也带上。”
  “这算不算是一件让我高兴的事情。”
  姚沐:“他这是骗的你的吧。他们那种比赛,怎么会许带家属,这是不许的。”她又不是不知道这种比赛的规定,正当她跟秦皑雪这个缺心眼的姑娘一样,被黎皎月几句话给唬住了。
  秦皑雪却反驳她的话:“她说,我们自己出钱,不算是社团的支出。”
  姚沐道:“自己出钱不算钱吗,话说回来,你的出去住店和吃住的钱算谁的。你的,还是他的。”她看着秦皑雪的眼睛,想从中知道答案。
  被姚沐一个接着一个问题之下,秦皑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她也有些迷茫:“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还是应该我自己出钱好一些。毕竟是我要去……”
  她没有接着说下去,姚沐打断了她的话。
  “你出钱,黎皎月会让你一个女生出钱。他出钱,他这个月还有多余的钱,不就早在国庆节用完了吗?”她的提醒让秦皑雪想起了黎皎月身上的状况。
  黎皎月又不是什么富二代,哪里有过多的钱这样消耗。
  秦皑雪:“我现在就去直接拒绝他,我不想让他为难。”说完,便要转身往黎皎月那边去。
  姚沐却拉住了她:“你这样去拒绝他,不就是打击他吗。他要是一蹶不振,比赛可该怎么办。”
  秦皑雪:“那我过几天在拒绝她。”
  她却忘记了,不论什么事情拒绝,总之是要拒绝的。那么造成黎皎月心里的打击就是不可挽回的。
  黎皎月这几天,相当的郁闷。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看见秦皑雪,这一部分的原因便是她忙着训练,很少有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更多的却是唯一见面的机会晚上,秦皑雪也不会来了。
  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这才让秦皑雪对他心生不满。甚至还有躲着他的意思。
  这是比赛的前两天,她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和秦皑雪取得联系了。
  “喂,是秦皑雪吗?”
  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女声。
  “黎皎月吗,怎么了,有事情吗?”她说的看似简单,却紧张得手都拿不稳手机,看她那微微颤抖的便知道了。
  见秦皑雪没有异常,黎皎月的心里还是很失落。
  “我马上就要比赛了,就在后天,我想问问你。”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出来了:“你决定了吗?”
  “决定什么?”秦皑雪下意识地问,那件事情很明显被他选择性的遗忘了。
  黎皎月有些焦急了:“就是陪我一起去参加比赛吗,你决定了吗?”
  过了好久,秦皑雪都没有发出声音,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就在黎皎月想要重复一遍,以为她是没有听见,秦皑雪却开口了。
  她的声音里面带着淡淡的愧疚:“对不起了。我……”她不能去了,却不想说出口了。
  黎皎月觉得自己或许早就猜到她的答案了,却一直不想承认而已了。
  “你不用说什么对不起,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不该勉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