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我情第119章,你愿,我情第119章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他自然是不能告诉秦皑雪这个当事人了。为了几天后,他绝对不能让自己在此时此刻暴露自己。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显然还是十分紧张,心里思量着什么该说,那些却是不能说。
  哪怕是这样小心,他还是有许多的地方疏漏了。疏漏的便是秦皑雪的感情。
  当秦皑雪听到了黎皎月如此冷漠的话后,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这真的是黎皎月吗,还是这个才是真的黎皎月,以前那个才是假的黎皎月。
  想起以前的那些日子,她感觉那像是在做梦之中。梦醒了之后,现实却是那么残酷。
  梦之所以被称之为梦,那便是其中的承载着人们的某种最美好的想象。
  秦皑雪饱受如此大的打击,难过的泪水就要夺眶而出了。
  她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那么丢脸。放在卓子上的手缓缓的往下落,放在腿上。
  她没有回应黎皎月,起身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她害怕要是自己在停留片刻,她的软弱便会暴露在这个多的人的面前。
  黎皎月看着秦皑雪从出现到离开,前后不过几分钟,还不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秦皑雪离开的时候在哭,眼睛红红的。虽然没有看见泪水,却很委屈。
  他有些不能明白,秦皑雪为什么会哭。
  难道是他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可是他想了想,他刚才所说的话里面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话,一字一句都是她真心实意。绝对没有半天糊弄秦皑雪的意思。
  那么秦皑雪为什么要哭,他有些不能理解了。
  秦皑雪哭的样子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面徘徊,弄得他心烦意乱,课也没有听进去多少。
  秦皑雪既委屈又愤怒地走在路上,想起黎皎月的冷漠,她觉得很愤怒。,又想到她和黎皎月此时的关系,他又觉得委屈。似乎黎皎月和她,从始至终都是朋友的关心,虽然外人看得出来他们对彼此都有意。
  可是毕竟只是猜测而已,她们两个实际上的关系只是朋友。
  既然只是一般的朋友,黎皎月不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说得过去。她有什么理由生气。
  理智上告诉自己不能生气,感情却要气炸了。
  秦皑雪把眼前的这颗树看成是一棵树,想起了黎皎月不告诉,她怒火中烧,便发泄出来。
  一边捶打着这颗高大的树木,一边念叨:“让你不告诉我,让你对我冷漠。”
  拳打脚踢,可怜的树,是犯了这么罪过。被秦皑雪这么对待,实在是不幸了。
  好在这棵树长得也算是枝繁叶茂,强壮得很。要不然被这样对待,早就活不了了
  秦皑雪象征性地发泄了心里怒火,并没有使用多少的力量。等到差不多了,她心里的怒火也就消散得差不多了。
  她当然知道这样的做法确实是不对的,可是人在生气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做得出来。她当然也不例外,也会做出一些超出理智外的事情。
  为了避免被人看见,他意识地便想要逃跑。
  这个地方说人多也不算少,说人少也是不少的。这是到教学楼去上课的必经之处。
  而秦皑雪刚才那粗暴的举动早就吸引了人的围观,他们也没有想到看似淑女的人,也有如此疯狂的时候。
  他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某人,他们看得入神,忘却了离开。
  秦皑雪意识回归,就注意到如此让人难堪的一幕。
  她,她,这样丢人的行为被人看见了。
  顾不得这些认识还是不认识她了,他赶紧落荒而逃了。
  她匆忙走着,想起刚才那所做的事情,真的是她。她会做出那种事情,伤害花草树木,虽然没有实际上的伤害,却还是做了。
  她此刻真是后悔不已,你说她当时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做出这种事情。她真的很希望回到之前,制止自己所做的事情。
  果然,愤怒是会冲散一个人的理智。
  直到回到寝室后,她心里才稍微平复了许多。
  不过事实证明,她高兴得太早了。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后面传来一阵议论声。
  路人甲:“你说那个女生,是不说脑子有病。刚才犯病。”
  路人乙:“我看不是,她只是心情不好吗?”
  路人丙:“心情不好也不能借着树木发脾气,真是人品极差。”
  路人丁:“我看她长得挺漂亮,竟然是这样。”
  ……
  “不行,我一定得让别人见识一下她的真正面目。”
  这些人七嘴八舌,不一会儿便在自己的社交账号发了自己的所见所谓。
  秦皑雪那粗暴的行为先进行了一番自责,然后在配上配图。
  不到半个小时,这组图片便在朋友圈里面疯狂的转发起来了。
  对于秦皑雪的行为,他们自然是持批评的态度。好在,秦皑雪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害,还是可以原谅。
  不过,对于伤害的行为一定要杜绝,绝对不能学习。
  秦皑雪还不知道这一切,也不知道大家对她的评论。
  她没有看见,却不代表别人没有看见。
  黎皎月在下课,刚要准备离开,便被张昕楠给叫住了。
  “黎哥,你看见了这个没有。”
  黎皎月正为秦皑雪额心神不定,这回刚好听见了秦皑雪的名字,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瞬间就来。
  “我不知道,她怎么了,他难道出什么事情吗?”想起秦皑雪离开的那不正常的样子,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难道是真的出什么吗事情吗,他有点担心。
  一听张昕楠提起了秦皑雪,还以为你他准是知道什么。
  黎皎月见他如此明显的样子,知道他肯定是不知道了。
  于是,他拉着黎皎月,让他不那么着急:“你想多了,黎哥,没有的事情。秦皑雪没有出什么事情。”
  黎皎月还是不相信他的话:“没有事情,你骗我吧。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不然你刚才不会那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