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鸣失落第二十章 翡翠矿洞中的男人,哀鸣失落第20章 翡翠矿洞中的男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哀鸣失落 > 第二十章 翡翠矿洞中的男人

  此时此刻,洛妮缇简直想要吟唱一首诗歌,来吐露自己那悲伤而又恐惧的心情。
  之前在树林里,洛妮缇偶然发现了一只小兔子,于是在本能的猎捕反应中追了过去。
  唔…绝对不是一蹦一跳的追过去的,我发誓。
  兔子发现了眼冒凶光的洛妮缇,顿时一个激灵,吓得撒腿就跑,那速度简直就可以跑过以速度著名的豹子了。
  可惜,洛妮缇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立马使出了自己用了一辈子才研究出来的控兔手,一双手飞快的朝着兔子抓了过去。
  然后就摔了。
  这还不是什么最尴尬的事情,尴尬的是洛妮缇摔倒的那块地方正好有一只熊宝宝,她直接把熊宝宝吓得哇哇大叫。
  然后熊大熊二…我是说熊爸爸和熊妈妈就从一旁的树丛里跑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只鲜血淋漓的兔子,貌似就是洛妮缇之前追赶的那只。
  在艾泽拉斯大陆上,曾经出现过一位伟大的人物,他是一位资深的冒险家,在冒险家中富有盛名。
  不过他与其他的冒险者不一样,他的冒险从来不是为了金钱名利,而是为了品尝天下所有的美食。
  这个冒险家叫作贝尔,没有姓氏,不过人们一般都称他为“贝尔·虚空吞噬者”。
  在贝尔的传记中,第三篇就是关于熊的故事,洛妮缇方面偶然捡到过这本书,所以还有些模糊的记忆。
  “我今天的挑战是艾尔文森林,听说这里有许多的美味野生动物,希望能够比我之前抓的鱼人要好吃,那些鱼人的肉实在是太难吃了!”
  “我先来布置一个陷阱吧!让我想想,森林熊喜欢吃的是兔子之类的小动物吧,那就让我用兔子做诱饵。”
  “看!有一只森林熊上钩了!这白色的皮毛一看就十分健康!让我们悄悄地绕到后面去,我的小刀哪去了?”
  “呼呼,终于干掉它了,听说森林熊的脂肪很高,一只可以让我支撑许多天!而且森林熊的肉富含丰富的蛋白质,是牛肉的六倍左右。”
  “去掉头就可以吃了,鸡肉味嘎嘣脆!”
  当时洛妮缇虽然没有什么太多的见识,但是她也听说过艾尔文森林有一只森林熊王,名字叫做什么她记不清了,但是那森林熊王雪白的皮毛可是很明显的特征。
  不过,洛妮缇是肯定没有贝尔那可怕的能够捕猎森林熊的能力了,手无寸铁的小女孩就连一只兔子都抓不到,简直就是喂给森林熊的美食,还是自动送到嘴里的那种。
  所以,洛妮缇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第二个反应就是上树。
  然而小女孩跑是肯定跑不过森林熊的,上树也是肯定上不了的,这个时候肯定就有骑着骏马的高大帅气的王子来救人了。
  于是一大群狗头人来了。
  呃…剧本没拿错,的确是狗头人,不是王子。因为洛妮缇此时已经走到了翡翠矿洞的范围之内,还恰巧的碰上了狗头人出来捕猎的队伍。
  虽然森林熊十分凶残,但是狗头人仗着人多很快的就把森林熊给干掉了,然后看着一脸懵逼还没来得及逃走的洛妮缇。
  后面的经过就很简单了,狗头人们抓住了洛妮缇,然后一致决定这么好的食物应该先去献给首领。
  于是狗头人们就把洛妮缇捆在了一根粗糙的木棍上,抬回了翡翠矿洞之中。
  正常来讲,如果一位狗头人领袖看到一
  只可爱的小女孩被自己的手下五花大绑的带了回来,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按照自己的习惯来分解肢体,然后再大吃特吃,这是狗头人无法改变的本性。
  然而,洛妮缇竟然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她不仅没有被吃掉,也没有被各种拆分,而是换了个木桩绑起来。
  如果这件事洛妮缇能够说出去,肯定会引发法师界又一次的对狗头人的研究,因为狗头人就算是吃饱了,也会把自己抓住的异族给撕成肉块,然后用自己的方法保存。
  具体是用什么方法,为了怕你们反胃我就不解释了,用自己的口水和尿液来保持食物新鲜度的方法实在是让人没法忍受。
  虽然是没有被狗头人给生吞活剥,但是洛妮缇此时的心情也是极度恐惧和无助的,只因为眼前站着的是一个人类。
  没错,是一个人类,当那些狗头人把她抬到了狗头人领主的面前时,她竟然发现丑陋的狗头人第一个反应是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随后,这个怪异的狗头人领主命令普通狗头人把洛妮缇随便的绑在了它石洞里的一根木桩上,然后就把所有的普通狗头人都赶了出去。
  紧接着,洛妮缇就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狗头人领主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瓶淡蓝色的药剂喝了下去,然后完成了从狗头人到人类的蜕变。
  洛妮缇对此表示了十分的惊讶以及好奇,同时打算询问一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顺便问问这个人能不能放自己走。
  于是洛妮缇运了一口气,直接哇哇大哭起来。
  咳咳咳…人家毕竟还是个孩子啊,你还指望她能够不被狗头人突然变成人类这件事情吓到吗?况且变出来的人还十分的丑陋,简直是被鬼拿斧子劈过了。
  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视觉的摧残,如果这个可怕的家伙被通缉了的话,我相信一定是因为他的容貌问题而被通缉,罪名嘛…吓哭小朋友。
  如果单单只是长得可怕也就算了,但是让洛妮缇恐惧的还是角落里的一口冒着热气的倒腾着墨绿色液体的金属大锅,锅中还不时漂浮上一些不知名的植物和动物残躯。
  同时,墙壁上被磨出来的空隙之中,还放着不少瓶瓶罐罐的,里面都装满了不知名的液体,五颜六色的,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这不禁让洛妮缇想起了在各种故事之中,那些可怕而又邪恶的巫师,平时躲在一些隐蔽的地方,偶尔出来杀害人们并且用他们的血肉作为材料制作可怕的药剂。
  虽然那些故事都被告知不过是亡灵和一些恐怖分子法师而已,但是洛妮缇却觉得自己眼前这个长相丑陋的家伙就是各种恐怖故事中的邪恶巫师。
  再联想一下故事中的描述和墙角里还咕噜咕噜作响的大金属锅,洛妮缇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成为那墙上的新药剂了。
  于是,洛妮缇开始哇哇大哭,如果不是有绳子捆着估计都要躺下打滚了。看着洛妮缇开始嚎哭,男人的眉毛逐渐皱了起来。
  “别哭了!给我闭嘴!”
  男人用恶狠狠的语气说着,一张丑陋的脸都皱在了一起,洛妮缇被这么一张面容一吓也立马停止了哭泣。
  “真倒霉,那群愚蠢的狗头人又抓来人了!”
  男人叹了口气,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走去了墙边的大锅旁检查那锅中的不知名液体是否达到了自己的期望。
  洛妮缇扭头甩了甩自己的眼泪,小心得观察起了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变成狗头人而且还成为狗头人领主的,但是因为人类的天性,这个石洞被收拾的整齐而又干净。
  没有什么人体的残片,只有一些药草的根茎和看不出来是什么的黑色渣滓,这让洛妮缇稍微放心了一些。
  不过很快,洛妮缇就知道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张嘴!”
  男人拿起一柄铁勺,在锅子里盛了一碗墨绿色粘稠液体,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洛妮缇面前。
  还记得老师说过,陌生人给的东西是不能吃的,陌生人给的饮料是不能喝的,况且你这东西卖相这么差,洛妮缇心中也是拒绝的。
  当然,就算是洛妮缇十分的不情愿,男人也捏住了洛妮缇的脸把这一勺可怕的液体给她灌了进去。
  洛妮缇措不及防,直接咽进了肚子里,顿时感觉整个口腔都在不断的哀嚎,这仿佛是奶酪放了十年之后又加入了百年麦酒的味道简直让她想要立马吐出来。
  于是洛妮缇就吐了起来。
  “嗯?难道这次的治疗药剂又失败了?不会吧,明明是正确的啊!”
  男人皱着眉毛看着自己勺子里剩下的一点“治疗药剂”,小心翼翼的喝了下去,顿时脸色发青,冷汗顺着头顶流了下来。
  “该死的,忘记改变味道了…”
  男人咬紧了牙关说着,然后扑到了一旁吐了起来。
  ………………………
  “该死的!怎么还不见援兵啊!”
  奥特一边不停的用手里的那劣质的长矛从门上的缺口向外捅去,一边不停的咒骂着,此时他与几名幸存的人躲在了索玛农场最为坚固的一栋小房子里,不过那不时破碎的大门也在提醒他们,房子要撑不住了。
  就在信鸽飞出去不久,豺狼人突然就失去了秩序,开始疯狂的向着索玛农场冲了过来。
  因为索玛农场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所以平时也只不过有三四个卫兵看守而已,面对这大群豺狼人的冲锋他们只好推进了房屋中坚守。
  不过…………
  奥特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他艰难的低下了头,一根黑羽箭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胸膛,那颗上一刻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已经被来了个对穿。
  他记得,他记得这只黑羽箭,他的那两位同僚的身上都有这么一只箭,他们都已经成为了尸体,现在,也轮到他了,
  奥特倒在了地上,门外的豺狼人顿时蜂拥而上,直接挤进来了小屋之中,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把几个惊慌失措的人们给砸成了肉泥。
  索玛农场,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