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三十八章 黄泉归图,黄泉归图第38章 黄泉归图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三十八章 黄泉归图

  陆庭轩以与左右有要事详谈为由打发走了林俊和才招安的安子,安子走的很坦荡,而林俊就显得有些扭捏了。经过这一番的折腾,他身心俱疲,生怕那鬼面人身的怪物去而复返,到时候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放心吧哥们,它们走远了,也不会再回来了。”站在陆庭轩身旁的左右突然开口说道,就像完全看透了林俊的心思一般。
  林俊大吃一惊,痴痴的望着左右,不知该怎么接话。心想这家伙真是要么不说话,语出必惊人啊!看他的样子应该比自己还年轻几岁才对,难道真有如此奇能?
  “好了,别看了,再看也看不出朵花来!该干嘛干嘛去!”这时陆庭轩却有些不耐烦了,他摆了摆手,示意林俊赶紧离开。
  林俊也很识趣,主要是他深知惹恼了自己的主子会有什么下场,所以不敢磨蹭,撒开腿就跑着去追早已走远的安子。
  “姓左的,这陆家大门你也进了,风头你也在我面前出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陆庭轩关上门,开了灯,沉声说道。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个心机深重的人?”左右显然对陆庭轩这番话极为不满,他瞪了陆庭轩一眼后,走到了几案前,抬头凝视着挂在墙上的那幅画,然后继续说道:“记得我是个画画的吧?”
  “你是为这幅画来的?”陆庭轩也跟着走到了几案前,以同样的角度仰视画中之人。
  “是,也不是。”左右幽幽的回答道。
  “说人话!”陆庭轩一脸不屑的说道。
  “这画,我也有一幅。”左右不动声色的说道,并且直接将手中的木匣子摆在了几案上。
  陆庭轩视线滑向几案上的木匣子,左右缓缓从其中取出一卷画轴,然后轻轻一抖,整幅画便展现在陆庭轩的眼前。
  还真是一模一样!
  陆庭轩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左右手中画,试图找出两幅画之间的不同。
  “别找了,两幅画是毫无区别的。”左右冷冷的说道。
  “毫无区别,那岂不是鬼斧神工了,但是这家伙为什么要画两幅同样的画?”陆庭轩略带疑惑的说道。
  “两幅?恐怕不止!”左右将画平铺在几案上,但却是背面朝上。
  “此话怎讲?”陆庭轩惊疑道。
  左右没有回答陆庭轩,而是从贴身的小包里取出了一只精致的陶瓷小瓶,像是武侠小说里装各种灵丹妙药的那种。他拔下瓶塞,将装在瓶子里的透明液体均匀的倒在了那幅画上。接着,又伸出右手,用手指轻轻涂抹那些液体,直到整幅画湿透为止。
  “怎么?这幅画还暗藏玄机?”陆庭轩总是会被这种略带神秘的事所吸引,越是神秘稀奇的事物,就越容易引起他的注意,而现在这间屋子里,这个叫左右的年轻人还有那幅画,无不吊足了陆庭轩的胃口。
  左右仍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桌上的画,过了大概有两分钟,那幅画的背面开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奇怪图纹,看着像图形又像是文字。
  “象形文字!”没等陆庭轩开口,左右就率先解释道。
  “我只是想问刚才那瓶子里装的是什么,不过既然都这样了,你就顺便说一下这些字是怎么一回事吧!”陆庭轩抓住时机,来了一招打脸,你左右不是喜欢揣测人心吗?我就偏不让你猜对。
  “白狐涎,就是狐狸的口水!”左右不以为然的说道,完全不在意陆庭轩的挑衅,而且还有心无意的反将了陆庭轩一军。
  “我懂!”陆庭轩重重的吐出两个字。
  这时,画卷的背面已经完全被那些象形文字覆盖。
  左右指着画说道:“我爹临死前翻译出了第一段文字,大致是说这幅画叫做黄泉归图,总共有二十一幅,由画主人的二十个不同姓的门徒分别保管。再往后的,他还没来得及翻译,就一命呜呼了!”
  “黄泉归图?”陆庭轩轻声念叨着这四个字,画,是他的半吊子师父留给他的,只是叮嘱他要好生供奉,却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秘密藏于其间。
  “我其实想不明白,这么好的话,为什么带上了黄泉二字,但凡沾上了这两个字的东西,准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左右突然感慨到。
  “那到不一定,我觉得这些画里准是藏着个惊天秘密,要么是个大宝藏,要么就是某种能让人逃脱生老病死的功法,你觉得我这说法如何?是不是很贴切,很应景?”陆庭轩笑嘻嘻的说道。
  左右白了陆庭轩一眼,冷冷的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爬到今天这地位的?”
  “有种东西叫能耐!你还年轻不懂!”陆庭轩说着掩嘴一笑,惹得左右又抛来一个白眼。
  “把你那幅画摘下来看看吧!”左右不想再和陆庭轩纠缠,于是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陆庭轩似乎也认同了左右的观点,轻轻一跳就从墙上取下了那幅画,同样反面朝上平铺在几案上。
  左右从小包里又取出了一只小瓶子,熟练的将“白狐涎”倒在画上,然后涂抹均匀。同样是过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画上开始发生变化,但却不像左右的那一幅画,出现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而只是在整幅画右上角的位置处,浮现出两行象形文字。
  “二十一个字!看来你这幅画记录的是保管二十一幅画者的姓氏。”那些字才浮现出来,左右便分析道。
  “好像也只能这样解释了!”陆庭轩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看来像得到答案,只有集齐这二十一幅画了!”左右若有所思的说道。
  “黄泉归图,我还真想看看会是怎么样的一幅图了!”陆庭轩心神荡漾,他是真的把这件事挂在心上了。
  “先找个人把画上的字都译出来吧!”左右漫不经心的说道。
  “嗯!”陆庭轩轻轻点头,并拿起了几案上的画,先是看了看那些他根本看不懂的字,然后又转过来,看了看那画上的英武将军。
  那画中人似乎也在盯着他看,陆庭轩嘴角清扬。
  “你到底会带给我什么惊喜?”陆庭轩对着画中将领轻声问道,然后将画重新挂回了墙上。
  当夜,江浙两省交界处的山区里,一名老头儿从一座古墓里钻了出来。地面上,四个高大的身影,静静的等着老头儿伸完了懒腰,才有一个身影靠近了他,在他耳边低语了一番。
  “呵呵,没想到呀,竟然还遇到了一路人?”老头儿突然就笑了起来,并且伸手在怀中掏呀掏,最后掏出一卷画轴。
  “是时候好好下盘棋了!”老人对着画轴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