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四十五章南柯一梦 一,黄泉归图第45章南柯1梦 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四十五章南柯一梦 一

  范家村外,有一座山,山本无名,因山峰高耸入云,山顶上又有百花盛开的奇异景象,且早年有村民称上山采药时遇见过一鹤发童颜的老人盘坐在山顶巨石上引吭高歌,待到村民走进,老人却又消失不见了踪影,疑是山中仙人。于是,此山便有个神仙山的称号。
  罗文承最近有点忙,李老三也就心甘情愿的接下了采药的担子,每天早出晚归,有时更是天不亮就出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便已经将方圆几十里的山林摸了个遍,但这神仙山却是这几天才上来的。听隔壁村的一位老人说这山上出过神仙,有灵气,他便毅然上了山,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采到些稀罕的药,好让老刘头调理身体,减缓病情。
  说实话,李老三对生老病死是没有过多感触的,可不知为何,看着老刘头病情愈发严重,他竟有了种心急如焚的感觉,一是因为他救了自己的儿子,但又不全是,至于卡在心里的另一种感情,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此时,他正蹲在传说中有神仙出没过的那块巨石下抽着烟。在这荒山野岭上搜寻了半天,他早已汗流浃背,又困又倦。
  “神仙爷爷,您要是真在这儿,就出来给我指条明路吧!往后的路,我到底该怎么走?往哪儿走!”李老三抽着烟,心生感慨,当然,并不可能有人回应他。
  “哎,算了吧!”李老三熄灭了烟,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头,为了舒适,干脆就伸直了双腿,不一会儿,他就感到浓重的困意涌上了心头,然后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进入了梦乡。
  同样是在神仙山的山顶,不过那快巨石变成了了一座七层高塔。李老三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站起了身,走进了高塔之中。
  塔内正中的位置摆放着一个青铜鼎,别无他物。四面墙上描绘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神兽如同他浙江祖屋里的那一个。青铜鼎内升腾起一股白烟,很快就弥漫了整间屋子,烟雾缭绕之下,如同置身仙境。
  “这,难道还真有神仙不成?”李老三一头雾水。
  “这世上并没有神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李老三耳中。
  “是您!”李老三抬眼望去,青铜鼎旁突然出现了一个道士,不过这次,他没有牵着他那条瞎了眼的老黄狗。
  李老三有些激动,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不是有话要问吗?我在塔顶等着你!”道士微笑着说道,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李老三回过神来,也顾不得太多,直接就顺着台阶走上了高塔第二层。
  第二层与第一层大小相同,且同样烟雾缭绕。李老三感到视线有些模糊,正准备向第三层走去时,烟雾中竟浮现出了幻象。幻象中是一幕两军对垒的场景,千军万马在沙场上浴血奋战,好不壮观。李老三看得怔怔出神,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他却好似身临其境,听到了战马的嘶吼,连天的喊杀声,仿佛还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幻象到此为止,烟雾瞬间散去,李老三平复了一下激动澎湃的心情,迈步往第三层走去。
  这一层,竟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宫殿里,身披紫金龙袍的皇帝正在册封赏赐文武百官,李老三立刻联想到了这定是在适才那场战争中取胜的一方,胜者为王吧!
  皇帝的身旁站着一名身穿白衣腰佩宝剑的清秀文人,文人伏在皇帝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皇帝龙颜大悦。须臾之后,宫殿外走进来一个手持浮尘的年轻道士。皇帝从王座上离开,走到了道士身边,一把将道士拥入怀中。这时候,宫殿外又跑进来一只老黄狗,仔细一看是一只瞎了眼的老黄狗。老黄狗张着嘴,像是吼了那皇帝两声,皇帝和道士四目相对,然后哈哈大笑。王座边的年轻人,也掩着嘴笑了。这一层的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老神仙是在说他自己的故事?”李老三一眼认出了那道士,仔细一寻思,倒也觉得意犹未尽。
  他深吸一口气,朝第四层走去。
  第四层的故事发生在一间墓室里。墓室的正中有一口华丽的石棺,石棺的左边站着牵狗的道士,不过已是中年之态,他面色严肃,心事重重的样子。石棺的右边,面貌清秀的文人一身缟素,泪流满面。他的面貌毫无改变,似乎岁月从未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一般。
  墓室外突然闯入了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为首一人身披铠甲,手持银枪,腰悬宝剑,傲然而立。此人的面相竟与那书生一模一样。
  “这盔甲,这剑!”李老三一眼就认出了那年轻将领身上的装备。那盔甲正是自己当年盗着的那一副,而那剑便是他替陆庭轩摸到的那把。
  “原来是一套的,那不成两座墓都是这家伙的?”李老三暗自寻思。
  这时,那年轻秀才见到了与自己面貌一样的将领后,显得异常激动。猛的站起来后就冲向了对方。
  那将领横眉怒目,拔剑出鞘,再一剑斩出,书生立刻倒在了血泊之中。连挣扎之力也没有,就断了气。
  那将领收回了剑,又把剑指向了石棺旁的道士。
  道士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大步离开了墓室。到了墓室门口后转身做了个揖,说了些什么后,转身离去。
  “这些人到底是谁,整件事到底有什么联系?”幻象消失,李老三满脑子疑问,也没急着继续往上走,而是坐在台阶上抽起了烟。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脚下的地板突然就开始震动了起来,紧接着,便开始塌陷。
  李老三大吃一惊,连忙站起来往第五层跑去。结果,高塔也就塌到了第四层位置,剩下的三层楼就那样悬停在了空中。
  “我的天!”李老三向下望了一眼,发现是虚惊一场后长吁一口气,手中的烟头脱落,掉了下去。
  “清风,是小道对不住你了!实在是出于无奈,我得留着这条命,做该做的事呀。”李老三正出神,身后又传来了那道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