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四十六章南柯一梦 二,黄泉归图第46章南柯1梦 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四十六章南柯一梦 二

  李老三迅速回过头,发现仍然是幻象,这一次,那道士在一个山洞之中,他的面前放着一颗白面馒头,馒头上插着三支香,馒头左右两侧各点着一根蜡烛,一根红,一根白。这次李老三干脆坐在地上,静静观看。
  “走吧,清风,让贫道为你引路,送你最后一程吧。”道士轻声说道,口中又念起一段不知名的咒语,白面馒头上的三支香顿时燃起绿色的火焰,火焰燃烧了片刻就熄灭,熄灭后,化作了一团白烟,烟雾范围越来越大,最后从里面缓缓走出一个人,正是那命丧第四层幻境中的书生。
  书生看着道士,面带微笑,安静的站着。
  “清风,你不怪我吧?”道士沉声问道,略带羞愧。
  “不怪,我又怎么会怪你呢,了尘。你我相识这么多年,我知道你选择苟活,定有你的道理,况且,活着,或许才难,才要担负更多。咱们走吧,黄泉路上不等人,哦,不对,我现在是鬼。”书生清风如是说道,声音温柔而细腻,不带半点儿责怪,也听不出半点忧伤。
  了尘道士没有再说什么,手上浮尘一挥,在他的正前方就出现了了一扇门,他大步走进去,清风疾步跟上。
  门的那一边,出现了一条阴森小路,小路的两旁长满了苍天古槐,槐树下是一座座无主孤坟。
  “这不是……”李老三再次被震惊,这条路,分明就是范家村村口的那条路。这一来,李老三更加头大如斗了,这一连串的场景,到底想表达什么,又怎么会和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扯上了关系呢?恐怕,城隍庙的老刘头,老道士指引自己去找的罗老太爷都与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吧。
  “这黄泉路还真有些阴冷啊,了尘。”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小路上,书生清风冷不丁的说出了这样一句。
  “冷?”了尘转过头,疑惑的看了书生一眼,似乎再说,鬼也怕冷?
  “我跟你开玩笑呢。”清风掩着嘴笑了。
  李老三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也经常做这样的动作,让李老三浑身不舒服。
  幻象中,两人很快就走完了整条路,路的尽头出现了一条宽广无边的大河,河中之水,呈黑色,隐约还能嗅到那河水散发出的腥臭味。河面上,架着横跨两岸的竹桥,桥头处,一位梳着高高发髻的年迈老婆婆,弯着腰,站立在那儿,手中还捧着一只破碗。
  “这想必就是那闻名遐迩的忘川河了吧,河上之桥便是奈何桥对吧。以前只在书上看过,没想到今日,却要自己走上一遭了。”清风面不改色的说着,前方的了尘道士却略显伤感。
  “你先等等,我去去和孟婆通通气。”了尘道士背对着清风说道,说完便直接向奈何桥走去。桥边的老婆婆见道士走向自己,立刻挤出了一个并不好看的笑容。
  “最近很少来看我呀,小道士,不行善积德了?。”孟婆笑着说道。
  “自身难保!”了尘道士轻声丢出四个字,却将自己的境遇概括的无比贴切。
  “怎么,还有你摆不平事?”孟婆兴致勃勃的问道,显然对这件事极感兴趣。
  “一言难尽。”了尘依然是四个字概括。
  “真是个闷葫芦,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婆婆什么事?”孟婆吃了闭门羹,扫兴的说道。
  “那边的书生是小道的友人,小道斗胆恳求婆婆免了他的孟婆汤,这其中小道有小道的道理,希望您能谅解。”了尘说着便朝孟婆做了个揖。
  孟婆上下打量着了尘道士,犹豫了一会问道:“你不是在逗我老太婆?这可不合规矩呀!”
  “千真万确!规矩不规矩的,这奈何桥上您就是规矩!望婆婆开恩。”了尘真诚的说道。
  “会说话!”孟婆咧开嘴笑了,紧接着便将手中的汤碗倒扣,碗里新盛的热汤便都流进了忘川河中,河水泛起了圈圈涟漪,无数的孤魂野鬼争先恐后的游了过去。
  “便宜了这些小鬼!”孟婆心有不甘的说了一句。
  “多谢婆婆!”了尘说着又朝孟婆做了个揖,然后转身朝清风挥了挥手,清风会意,迈开步子走向了自己的好友和孟婆。
  “多好的年轻人,英年早逝,真是可惜了,可惜了!”孟婆见到清风后,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清风,你我就此别过,路上看到了彼岸花,记住它的样子,来生告诉我,我还没见过呢!”了尘依依不舍的说道。
  “好,来生相见,但愿来生别太远!”和了尘相比,清风则显得坦荡了许多。
  “走吧,走吧,鬼差们还等着呢!”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孟婆,被这两个男人一煽情,竟然有了些许的伤感,于是在一旁催促了起来。
  清风转身,随着孟婆漫步在奈何桥上,向彼岸走去。
  了尘望着渐渐远去的两个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转身重新走上黄泉路。他边走,边挥动手中的浮尘,道路两旁的枯坟纷纷没入地面,苍天槐树一棵连着一棵轰然倒塌,黄泉路上开启了百花,天空中百鸟翔集。
  李老三默默看着,直到幻象停止,雾气散尽,心中感慨万千,眼眶里竟噙满了泪水。他突然觉得自己可悲,空活了半生,却无一知心好友,确切的说是能陪自己走上一遭黄泉路的好友。
  幻象中两人所为,他无法理解,但两人间的深情厚谊他却是能体会的。人生得一知己,愿为你去看彼岸花开,死而无憾。
  这一次,塔楼没有再崩塌,李老三便也就在台阶上做了许久,发呆出神了许久。脑海里闪过了无数人,无数事,最后出现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但却是躺在了血泊之中。一瞬之后,她便在李老三的脑海中破碎,散作了无数花瓣,漫天飘零。
  李老三猛的起身,双拳紧握到充血,青筋暴起,然后开始朝上一层走去,待他抵达了高塔第六层时,第五层轰然倾塌。
  第六层塔楼里,开始升腾起烟雾,李老三如之前那般,静坐在楼梯上,拭目以待,他,对接下来发生的事,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