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八十五章噩梦,黄泉归图第85章噩梦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八十五章噩梦

  范有为,从快进杭州城开始便沉沉睡去,一直睡到吉普车抵达了目的地,睡到车上只剩下他和木易两个人,他非但没有醒过来,反而睡得更沉,进入了梦乡。
  梦境中,他竟然孤身一人回到了良渚,又不知为何站在了汇观山上的祭坛之下。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寒风吹拂在范有为身上,他瑟缩着身子,不敢回头,也不敢叫,怕一回头或者一出声,就会引来什么东西。他怕极了,牙齿都开始颤抖起来。
  突然,他面前的祭坛上出现了一个身影,站在祭坛的边缘,高声说了一段范有为听不懂的话,然后又消失不见了。
  范有为大惊,向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祭坛,就在范有为跌倒的一瞬间,轰然崩塌,顿时尘土飞扬,在那些尘土的背后,猛然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身影,歪歪扭扭的朝范有为走过来。
  “鬼,鬼呀!”范有为开始还呆坐在地上,待那些身影走出了尘土范围,出现在他视线中时,他一下就跳了起来。那些哪里是人,一个个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脑袋开花,吐着长长的舌头,分明就是范有为想象中鬼的模样。
  范有为跳起来后,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撒开腿就是跑,可不管他怎么跑,身后那些奇形怪状的家伙始终跟着他,而且却来越近。
  范有为汗流浃背,他跑出了汇观山,跑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一阵狂风吹来,平地上刹那间出现了无数的坟包。那些突然出现的坟包又同时塌陷,然后无数的和恶鬼从坟墓里爬了出来,并缓缓爬向了范有为。
  范有为被包围了,他无路可逃!
  “救命呀!救……”他高声呼救,声音响彻大地,但却无济于事,无数的恶鬼扑向了他,分食着他的身体,将他撕成了碎片。
  “救命呀!”车厢内的范有为随着梦境高声惨叫起来,惊醒了昏昏沉沉的木易。
  木易一把捂住了范有为的嘴,然后四下观望,确定没人后才放下心来松开了手。
  “醒醒,快醒醒!”木易使劲的摇晃着范有为,试图把他弄醒。
  在木易的几番摇晃之下,范有为猛的睁开了眼睛,双眼通红布满了血丝死死的盯着木易。
  “干嘛,想吃人不成?”木易吃了一惊,以为这小子是被自己叫醒了,有脾气,于是故意挑衅着问道。
  范有为没有做出任何回答,而是猛的就扑向了木易,张大嘴作势要咬,咽喉里还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声嘶吼。
  “不是吧,你小子来真的!”木易推了几下,发现竟然推不动范有为,顿时吓得面无血色,猛的一脚踹开了范有为,然后迅速的开门下了车,再一把关上门。惊魂未定的隔着车窗看车内的范有为。
  范有为向发了狂似的,不停的用脑袋撞击着车窗,而且每一下都撞得不含糊,咚咚作响,没几下就撞得头破血流。
  “这,这小子疯了?这,这可怎么办呀!”木易慌了手脚,心想,范有为这小子自己发狂,师父他们又不在场,到时候很有可能会被反咬一口,导致师父怪罪自己,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不行!我得赶紧告诉师父去!”他盘算着,然后一咬牙,走到了李家祖屋的墙边,适才在车上他昏昏沉沉的,未成真正入睡,隐约看到了大兵和魏浩然是从这堵墙爬进去的。
  木易使劲跳了几下,但他又怎么可能爬的上去呢,他不死心,继续跳跃着,直到筋疲力尽,瘫软的坐在地上,无奈的望着车厢内依旧发狂的范有为,摇头兴叹。
  李家祖屋,南厢房。三清走到了木箱旁,静静的看着箱中的盔甲。
  魂皓轩嘴上说不想再碰一下那副盔甲,但却没说不能看,他斜着眼睛往里偷瞄,似乎这盔甲还是对他有着某种吸引力。
  大兵和魏浩然同时大步围了上去,用充满好奇的眼光看着那木箱中的盔甲。
  “当日三哥回杭州,说要取一件东西救你的命,取的就是这上边缺了的那块胸甲吧?”大兵仔细观察了几遍后,转头望向三清问道。
  “嗯!”三清轻轻点头。
  “这副盔甲到底什么来历,你和三哥这次的事,也是因他而起?”大兵回头,看着盔甲恶狠狠的说道。
  三清没有说话,摇了摇头。但大兵却心领神会,他沉声说道:“我知道,不能说!”语气里隐约有些气愤和不满。
  “哥,你要跟他走?”魏浩然看了一会盔甲后,终于鼓起勇气走到魂皓轩面前怯生生的问道。
  “还没想好!”魂皓轩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弟弟,然后冷冷的说道。
  “如果你决定了,能带上我吗?”魏浩然满怀期待的问道,其实心里却已预料到了答案。
  果不其然,魂皓轩摇了摇头。
  “那,那我可以跟他走吗?我,我只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我,我觉得,……”魏浩然指着大兵说道。
  “我知道你觉得自己活的像只笼中之鸟,这样的生活是挺没意思的,如果你决定了,我不会拦你,但你一定记住,不要和我背道而驰,否则我不会放过他的!”魂皓轩同样指着大兵说道。
  大兵愕然站在原地,面对这兄弟二人,一人一指一句话,他不知所措。如果说,前者,让大兵感受到了信任,那后者,则让他感到浑身不适,像有一把无形之刃架在他的脖子上,压的他无法喘气。
  “放心!”大兵朝着魂皓轩抱拳说道。
  “这个你拿着吧!好自为之!”魂皓轩回过头,将手中匕首递给了魏浩然。
  魏浩然犹豫了一下,接过了匕首,心情变得无比激动。
  “我们还有事要做!”三清走出来打断了众人,待三人都望向他后,他走到了魂皓轩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番话。魂皓轩听过之后,微微点了点头。
  三清接着走到了大兵的身边同样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番话。大兵皱了皱眉头,然后走到了一边。
  魏浩然主动走到了三清面前,三清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走出了南厢房。魂皓轩和大兵也跟着走了出去,留下魏浩然尴尬的站在南厢房,心里默默骂了一句:“这不是耍我吗!”
  三清爬出了围墙,便看到木易瘫软的坐在墙根下,吉普车旁,老黄狗正怒视着吉普车后排。后排车厢内,范有为依然不停的用脑袋撞击着车窗。
  “不好!”三清低声说了一句,立刻从墙上跳下来冲向了吉普车,一把拉开后排车门后,另一只手猛的一个手刀砍在范有为后劲处,范有为便松软的倒在了座位上昏迷了过去。
  “看来,要向那姓陆的多要一点件东西了!”三清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