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两百五十二章八卦困玄武 清风徐来 三,黄泉归图第252章8卦困玄武 清风徐来 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两百五十二章八卦困玄武 清风徐来 三
且说三清和那从鸡鸣寺而来的老和尚离开了胡晟家后走入了喧嚣的人群之中,两人一路皆是老和尚在前,三清在后,不知不觉间便离了人群,入了山林。
  
      不知不觉间,两人便来到了清凉山公园,老和尚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着稍晚他片刻抵达的三清。
  
      “大师带我来此处所为何事?”三清望了山门上的牌匾后疑惑的问道。
  
      “老衲已有道理,不过不是此时也不是此地说与施主听,趁着天色未暗,老夫先带小施主在这清凉山中转上一转,观一观这山中美景古迹,再去那清凉寺吃上一顿斋饭,而后说与施主听,小施主觉得如何?”老和尚双手合十,轻声说道,不带半点儿强求,却又给三清不容拒绝的感觉。
  
      “无妨,我也正需要好好静一静心,那就有劳大师带路了!”三清双手抱拳,沉声回答道。
  
      老和尚微微一笑,转身步入了清凉公园之中,三清紧随其后。这清凉山素有七朝胜迹之称山高虽只有一百多米,但却不乏名胜古迹,本该是人们酷爱游玩之所,可今日却出奇的安静,正座清凉山公园竟然一个人影也没有,就好像有人特意安排过一般。
  
      三清跟着老和尚不急不缓的走在山路上,周身被山间的清凉气息所包围,感觉不到丝毫时间的嘈杂与燥热,那种感觉让三清无比舒适放松。在前头领路的老和尚一路上依旧一言不发,直到抵达了一处山坡后才停下了脚步。
  
      “这里应该就是驻马坡了吧?”见老和尚停了下来,三清也停下了脚步,并且四下观望了一遍,当他看到老和尚身旁的青石雕像后便知道了自己是身在何处。
  
      “不错!施主应该也知道武侯驻马观金陵的典故吧!那老衲就不多说了。当年诸葛武侯与吴王孙权就是在此处观览金陵城虎踞龙盘之势,也因此挥斥方遒,写下了赤壁之战的恢弘。老衲坠入空门后时常来这,一是静心,二是观览一番这南京城的恢弘气势,可这么多年来却怎么也看不出那虎踞龙盘来,形势是在,却没了那份气势!或许是老衲老眼昏花了吧,今日小施主既然来了,不妨也看上一看,看那气势是否还在!”老和尚扶着身后的武侯驻马雕像轻声说到。
  
      三清看了看老和尚,没有做出任何回答,片刻之后大踏步走上前,老和尚让出一步,三清便站在了老和尚站过的位置上,而后放眼望去。
  
      不知为何,他这一放眼,目光竟然随风而去,越走越远,他眼中,饱览整座南京城。这南京城背靠幕府山,面临秦淮河,钟山左辅,石城右弼,诚乃帝王之地。这形势,三清是感受到了,可是这气势,三清却久久未能得到感应。他收回视线,稍作休息后再次举目远眺,这一次,他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风水学中,风水之地的靠山称为少祖山,而这少祖山还需要有更大的山脉为依靠此地才称得上风水宝地。可反观这南京城的靠山幕府山,却偏偏是无依无靠的孤岗一座,自己尚且无山可靠,还要饱受江水的冲击,又焉能成为他人的靠山呢?所以就此看来,南京城并非靠山反而背水,不但背水,左右也皆是袒露在滔滔江水之上。
  
      “小施主可曾感受到那股气势?”三清正看得出神,老和尚突然出声打断了他。
  
      三清收回目光,然后摇了摇头,“不是太深刻,不过但是感觉到了一丝半点,也不知道对或不对!”
  
      “但说无妨!”老和尚微微一笑沉声说到。
  
      “我观这南京城,初看之时确实是有一股龙盘虎踞之势,可是再一看,却看到的是它背水临敌的窘迫境地,因此,这南京城非但没有那蒸蒸日上的帝王之势,却还隐隐有着一股日薄西山的消沉死气……”话到此处,三清便
  
      停了下来,假装语塞的望向了老和尚。
  
      老和尚眯着眼睛与三清四目相对了一会儿,而后突然开怀大笑了起来,“小施主还真是见解独到,非同凡响,这番话若是让那些个风水大师们听到了恐怕要和小施主理论个三天三夜咯,不过在我这儿还真得给你树一杆大旗了!”
  
      “听大师此言是与我有同样的感悟?”三清一听,立刻反问道。
  
      “当年我初次上山,其实是一无所获,可在这驻马坡上观了一甲子之后,看到的却是和小施主一般的景象,也不全是那背水临敌的窘境,还有这满城的滔天怨气和死气,准时令人担忧不已啊!”老和尚叹了口气后说到。
  
      三清没有接话,心里的感受便只有英雄所见略同六个大字了。
  
      “老衲知道小施主在初入南京城时于那地下监牢中所行之事,着实佩服,同时也为这座南京城感到欣慰,再次,老衲要替整座南京城向小施主说一声谢谢,同时也向小施主提一个请求!小施主此行有自己要做之事,但希望离去之时能将这满城死气和怨气也带走!”老和尚突然双手合十诚诚恳恳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大师不是说等到清凉寺中用过了斋饭之后才跟我说的吗?”三清见老和尚切入了正题,立刻假装迷糊的问道。
  
      “有感而发罢了。”老和尚随口回答道。
  
      “大师放心,就算你今天不说,这件事我也一定会去做的,不过前提是我能活着离开南京城!”三清严肃的说到。
  
      “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小施主如此心肠,会有好报的!”老和尚高声说道,然后唱了一句佛号。
  
      “但愿吧!”三清苦涩一笑,沉声回应道。
  
      “走吧,既然小施主答应了老衲的请求,老衲自当送小施主一件礼物以作回报。”老和尚挥了挥手,示意三清跟上。
  
      “不过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小施主莫要嫌弃!”走了几步后,老和尚突然又停下来对三清说了这么一句。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三清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