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两百七十五章八卦困玄武 阴 下,黄泉归图第275章8卦困玄武 阴 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两百七十五章八卦困玄武 阴 下
    小洋楼幽暗的客厅内,似有一阵风语气中不断盘旋无法散去,令才进入的三清和周青稞后背凉。三清先是绕墙走了一圈,终于看清墙上四幅画上所画之物皆是白狐,只是身形姿态不一,脸上的表情却都是一样的,咋一看它们像是在对着你笑,仔细看了就再看不出来了,如当日在6家所见一般无二。
  
      “李三清,这几只小狐狸是不是对着咱们笑了,刚才?”这时,周青稞突然开口问道。
  
      “你也看到了?”三清沉声问道。
  
      “什么意思?”没听明白三清这句话的周青稞疑惑的问道。
  
      “总之,小心点就对了!”三清提醒道。
  
      听了三清的提醒后,周青稞果然还真提起了几分精神来。
  
      观过墙上画后,三清走回到客厅中央,来到了那张小茶桌旁,小茶桌上摆着一个古朴的茶壶,两只青花茶杯,茶壶口竟突然冒起了热气,这令三清和周青稞都大吃了一惊。
  
      “李三清!坐!”就在两人还没有搞明白这茶壶怎么突然冒起热气的时候,一件更让两人惊讶的事生了,客厅里突然响起了一个雄浑的声音。这声音似从两人头顶传来,两人几乎同时抬头,但头顶除了水泥吊顶,并无他物,
  
      “你是谁?”三清调整气息,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我知道你们在找些什么,你只要坐下喝杯茶,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会让你们得到你们此行想要的东西!”雄浑的声音再次响起。
  
      “哦,回答问题,但问无妨!”三清在心底暗自盘算了一下,而后回答道。话音刚落,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张小小的青石板凳子,他毫不犹豫的做了上去。桌面上茶壶突然腾空而起,往桌上的一只青花杯子里倒上了一杯茶。三清也不忸怩,拿起茶杯,轻轻吹了了一番,茶香扑鼻而来,他通过这茶香,立刻就分辨出了,这杯中只茶是当日他在那谷底小竹屋内与魂皓轩分饮的虎跑龙井。待杯中茶水稍稍散去热死后,他仰头一饮而尽。
  
      “有什么问题问吧!”三清高声说到。
  
      “三个问题!”雄浑的声音应声说到“第一个问题,现在出现几幅画了?”
  
      “画?”三清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我手上有一幅,老黄带走了一幅,6庭轩手上有两幅,林丹青手中应该也有,还有之前带走有为的宝爷手里大概也有,这就是我过知道的情况了!”
  
      “很好,知无不言!第二个问题,你现在是你自己还是他?”雄浑的声音接着问道。
  
      “我自己!但是最近我能感知到他了,有时候夜里做梦能梦到他了!”三清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第三个问题!你相信魂皓轩吗?”雄浑的声音没有就三清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做出评论,直接就抛出了第三个问题。
  
      “如果不相信他我不会让他在我身边留这么久的!我也怀疑过他,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去信任他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信任了,与其孤军奋战我不如赌一把,你说呢!”三清认真的回答道。
  
      “哈哈,赌一把!进入神墓之后不管能不能得到墓中之物立刻离开南京城!保住小命才有资本赌下去!”雄浑的声音丢出这最后一句话后,就显然了,桌子上的茶壶也不再冒出热气。一切骤然之间恢复了原样。
  
      “这,这是什么情况!”一旁的周青稞显然被这离奇的时间所震惊,瞪大着双眼期望得到三清的解释。但是三清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而是死死的盯着暗红色的茶桌桌面。
  
      片刻之后,桌面突然散出金色的刺眼光芒,桌面上缓缓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八卦图案,八卦正中的太极上写着一个“阴”字。三清直视着刺眼的金光,伸手轻轻点了一下八卦,“阴”字立刻脱离了八卦图案飞到了三清手上。金光褪去,三清手上金色的“阴”字化为了一块冰冷的石牌。
  
      “拿到了,咱们得赶快离开这!”三清摇晃了一下手中的石牌,然后将石牌藏好。
  
      “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墙上的四只狐狸一只在盯着我们?”周青稞突然开口问道。
  
      “嗯!”三清点头道。此时,屋子里那盘旋不散的阴风,突然之间调转了方向,直吹向三清和周青稞,吹的两人后背凉,毛骨悚然。接着便听到“咔咔咔”如骨头断裂般的声音从四面墙上传来,确切的说是从四幅画上传来。四幅画上的四只小白狐几乎同一时间变换了姿态,它们,站了起来,面露凶相!
  
      “糟糕!”三清摇了摇头,然后迅的从口袋里掏出了四张符纸,口中默念咒语四张符纸脱手而出,燃起了淡蓝色的火焰先是合为一体而后一分为四笔直的飞向了四面墙上的小白狐。屋子里火光闪动,四幅画上才站起来的小白狐,竟然又安分的趴了回去,但却依旧虎视眈眈着客厅里的两人。
  
      “趁着火还没灭,赶紧跑路!”三清沉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真的撒腿就跑,早就被这突然生的一幕幕无法解释的事情搞得一愣一愣的周青稞见三清“跑路”了便也立刻跟着他跑出了小洋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离开小洋楼后,三清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直奔临近的一面围墙,周青稞紧跟其后,并开口问道。
  
      “有些事一时半会解释不清,赶紧走!”三清严肃的回答道,然后一跃爬上了围墙。
  
      “屋子里说话的人是谁?那画中的狐狸又是怎么一回事?”周青稞爬上围墙追问道。
  
      “那人是谁我也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比我多,有机会一定要找到他!至于那狐狸嘛,是一个叫左右的家伙给咱们6大先生养的看家狗,凶得很!你再不走的话,小心被咬!”说完这番话后,三清直接跳下了了围墙,然后又抬头对着依旧坐在墙头回不过神来的周青稞说到:“咱俩都被那些狐狸盯上了,以后各自小心点,别到时候怪我没提醒你!”
  
      “呵,几条看家狗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周青稞回过神来,冷笑着说到,然后跳下了围墙。
  
      两人漫步下山,回到了车上,然后一路往城郊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