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二百九十章 八卦困玄武 花衣进城青衣出城 三,黄泉归图第290章 8卦困玄武 花衣进城青衣出城 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二百九十章 八卦困玄武 花衣进城青衣出城 三
    夜幕下的林家花园显得宁静而神秘,一个同样神秘的身影于午夜时分来到了花园大门前,站定,而后轻轻敲门。
  
      “谁呀,这大半夜的!”守门老人不太可气的回应了一声,然后翻身下床,走出了门房,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人后,明显的楞了一下,然后便上前开了门。
  
      “她在家吧?”门外那人迈步走进林家花园后沉声问道。
  
      “恩,这会儿,应该还没休息!”守门老人轻声回答道。
  
      “好!”神秘人抬头望向老人:“你又老了不少!”他微笑道,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脸颊上那道伤疤显得触目惊心,此人,正是拍卖会上买走半截桃木剑,而后又将桃木剑赠与林丹鸿的刀疤男。
  
      “你倒是一点儿都没老啊!”守门老人沉默了片刻后,苦笑着回答道。
  
      刀疤男不再说些什么,而是直接向前走去,走到了城堡下抬头望了一眼,林丹青的房间灯还亮着,他轻轻一跃掠到了二楼,站在了林丹青房间的阳台上。
  
      “进来吧!”刀疤男才站定,房间里便传来了林丹青的声音,他也不客气,直接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萦绕着浓浓的檀香气,房间的主人林丹青一席青衣,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红酒杯,半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知道我要来?”疤面男走进房间,瞥了林丹青一眼后问道,他不敢多看林丹青,因为这样的容颜容易让人中毒。
  
      “最近手臂上的黄泉花老是隐隐作痛,是何原因?”林丹青没有回答疤面男的问题,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说明那个人离你很近了!”疤面男不假思索的回答。
  
      “你那两个杏里的一个吗?”林丹青追问道,并且睁开了眼睛望向疤面男。
  
      “我也无从回答!”疤面男摇了曳说道。
  
      “呵呵!”林丹青冷笑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轻抿了一口杯中红酒,继续说道:“你这人无事不登三宝殿,而且来了几次都没什么好事,说吧今天又带来什么坏消息?”
  
      “哈哈,说来也是,我们两个总共也就见了两次在这之前,一次给你种下了这黄泉花种,一次给你养了满窟食人蝶,不过你也知道,我也是出于好意!”疤面男苦笑着说道。
  
      “哦,这么说来你还全是为了我好呀!”林丹青放下酒杯,走到疤面男身旁,质问道。
  
      疤面男皱了皱眉头,没再说话。
  
      “说吧,什么事!”林丹青沉声说道。
  
      “这次来是要带你离开的!”疤面男鼓足了勇气说道。
  
      “带我走?”林丹青就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着望向疤面男:“我为么要带我走呢?我又为什么要跟你走?”
  
      “姓6的此次来南京城是猛龙过江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而他的目标一个是你一个是鸡鸣寺的老和尚,你应该也懂!”疤面人严肃的说道。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难不成你觉得我斗不过那太监?”林丹青疑问道,然后走回座位,重新端起了酒杯,一口喝光剩余红酒,又重新满上了一杯。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你还真是斗不过他,而且还有许多局外人参与了进来,你留在南京等于坐以待毙且你喝了白狐血,只是暂时压住了黄泉花的凋零,要想真正让它永开不败,显然需要其他方法也需要走出去看看找一找了!林丹青。”疤面男第一次正视林丹青,面无表情地说了这样一番话。
  
      “你什么时候变得慈悲为怀了?当和尚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养慈悲过呢!”林丹青轻蔑的说道,言语里满是讥讽,疤面男全全不在意。
  
      “走吧,还有个人想见你!”过了半晌,疤面人终于再次开口说道。
  
      “什么人?”林丹青问道。
  
      “一个能帮你解惑的人,见到你就知道了!”疤面男没有直接点破。
  
      “我要是走了南京城怎么办?那鸡鸣寺的老家伙怎么办?”
  
      “放心吧,南京城乱不了,那人更死不了!”疤面男回到道。
  
      “呵呵,我这个人就喜欢冒险,不妨陪你走一趟,见见那架子大道能让你来传话的人到底是谁4看他是不是真能解我心中疑惑,如若不能我还是会回来的,苦心经营的家当也不能全凭你一句话就拱手让人了!”林丹青沉声说道,并且再次举起了酒杯,但这一次没有喝,只是放在鼻尖嗅了嗅,就又放下了。
  
      “好!”疤面男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不过临走前我还要再见一个人,你稍等我一下!”
  
      “我那妹妹果真也是你的棋子!”林丹青突然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当年替你中下黄泉花种时,偷偷地拿走了你的一缕魂魄孕育了她,没有征得你的同意,这里给你道个歉,但是她对大局至关重要,信望你能理解!”见林丹青现其中玄机,疤面男也就不再掩饰什么,直接坦诚布公了。
  
      “不就是一缕魂魄嘛还要吗?我这还有!”林丹青眯着双眼,语气里没有怒意,但却令疤面男毛骨悚然。
  
      “你去吧,我在蝴蝶窟等你”林丹青见疤面男不说话,于是便开口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直接走出了房间,下楼之后直接走向了蝴蝶窟的入口。
  
      等到林丹青进入蝴蝶窟后,疤面男才离开了林丹青的房间,找到了林丹鸿居住的房间,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此时林丹鸿还没有休息,本以为进门的会是林丹青,竟没想到会是疤面男。
  
      “你?”林丹鸿疑惑的看着疤面男。
  
      疤面男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缓缓的走到了林丹鸿身旁,然后俯身紧靠在她的耳畔,说了些什么,说过之后起身直接离开了林丹鸿的房间,只剩下林丹鸿错愕的坐在床上怔怔出神。
  
      蝴蝶窟中,林丹青一边把玩着那只紫色的蝴蝶,一边等待着疤面男,很快疤面男就走进了这做由他亲手开辟出来的孕育风水之地。
  
      “走吧!”林丹青轻声说道,然后放飞了手中的紫色蝴蝶,起身前行。
  
      疤面男紧跟其后,两人穿过的真个蝴蝶窟,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林家花园,然后慢慢的走出了南京城。
  
      疤面人和林丹青离开后不久,林丹鸿便也悄悄离开了林家花园。
  
      “哎,眼看着要人去楼空了!”守门老人望着漆黑的天空,感慨道,语气略显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