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三百六十六章龟甲 一,黄泉归图第366章龟甲 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三百六十六章龟甲 一
    就在陆庭轩和沈茹萍找到旅店的那天上午三清照例借了旅店老板娘的厨房给魂皓轩煎好了药,喂他喝完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中。经过几天的调养,宝爷配制的药终于见效了,魂皓轩的身体恢复了过来,已经可以使上劲了,但还不能自由的行动。不过这样,已经让三清放心了不少。
  
      回房后,宝爷和范有为这对活宝冤家还在床上睡得正酣,三清替他们盖好了被子后,独自坐在窗前的桌子旁望着窗外的天空怔怔出神,他的心事太多了,比如之前老黄指引他们来重庆时是以为古人的指示,这重庆城中有黄泉归图的踪迹,可是来这之后却又毫无头绪。前几日忙于给魂皓轩疗伤,这几日闲下来,开始考虑这件事后却发现竟然没有任何线索,他问过老黄,老黄却也和他一样,毫无头绪。
  
      一件事想不通,那便想另一件,他取出了了一个黄布包,慢慢打开,从里头取出来一块的龟甲,这块龟甲是安子给他的,是在找神墓钥匙的时候发现的,龟甲上雕刻着一些象形文字,安子认为这与龟甲上会有三清需要的讯息,于是便瞒着陆庭轩将龟甲藏了起来,并伺机给了三清。看样子他是知道了三清的身份,所以才想着出手相助。
  
      三清拿出龟甲,仔细的研读,这是第几遍,他自己都忘了,但还是只能隐隐约约的读懂那么几个字,根本无法串联出有效的讯息来。这令三清很是头疼,这样看着看着便有了些困意,渐渐的就睡了过去。
  
      三清在醒来的时候,身边站着一个人,他吓了一跳,抬起头一看确是宝爷挺着大肚子站在那儿,手里还拿着三清之前正在研究的那片龟甲认认真真的看着。
  
      “宝爷醒了啊!”三清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睡了一会儿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这东西从哪儿得到的?”宝爷了头,然后便摇晃着龟甲向三清发问道。
  
      “找神墓钥匙的时候发现的!”三清前一天已经将自己找神墓这一段经历讲述了一遍,范有为听得是心神向往,不停的责怪宝爷将他带走害他错过了这么惊险刺激的经历,而宝爷则在听到几处细节的时候都是眉头紧锁的。也因此,三清只要这么,宝爷就能理解这龟甲的来历了。
  
      “玄武神墓,神秘龟甲!你不觉得这两者肯定有什么联系吗?”宝爷想了想道。
  
      “我就是这么理解的,所以才把它带在身边,我总觉得它上面刻写的这些字藏着个大秘密,可惜我再怎么努力也只能看懂几个字,根本找不出线索!”三清略显无奈的道。
  
      “刚才是又看这东西的时候睡着了吧!”宝爷沉声问道。
  
      “嗯,不知为什么,我只要对着这龟甲多看一些时间就会困得不行!”
  
      “那可不,我刚才只看了两行字就眼皮子打架了,也亏了是你,意志力够坚定,换了一般人恐怕已经着魔了!”宝爷揉了揉眼睛道。
  
      “宝爷的意思是?”三清不解的问道,但是心里却已经猜出了**分。
  
      “这东西消磨人的意志,没多看一个字,就会消磨你一分意志,看多了意志也就被消磨光了,人自然就着魔了!”宝爷按照自己的理解,如是道。
  
      “原来如此!”三清接过宝爷递过来的龟甲,心有余悸。
  
      “我有个老朋友,对文字很有研究,他或许能帮得上忙!”等三清把那龟甲重新包进黄布里之后,宝爷突然开口道。
  
      “是吗!但不知你这位故人身在何处?”三品一听,心中暗喜。
  
      “他呀,正好就在重庆!”宝爷咧嘴一笑,得意的道。
  
      “是吗,那可太好了!”这下,三清不再是暗喜,而是直接将欣喜之情表露了出来。
  
      “那什么时候能带我去拜访一下这位故人呢?”喜悦过后,三清开口试探性的问道。因为像宝爷这种游侠散仙话,很多都只一半的,天知道他的下一句会不会是他那位故人是葬在了重庆的三尺黄土之下,心里突然又升起了一丝担忧。
  
      “我也很多年没跟他联系过了,这样,我现在出门先去他那看房子看一看,如果那老家伙还在那儿的话,我立刻回来通知你!”听了三清的话后,宝爷似乎自己也生起了疑虑,于是便想出了这么个子来。
  
      “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三清显然是放心不下宝爷独自行动,怕他看见了吃的就挪不动步,于是便提出了同行的意见。
  
      “这个,也好!多个人给我结账!嘿嘿……”三清千算万算,却还是失算了,本以为是万全之策,却把自己推进了坑里。
  
      两人悄悄地离开了旅店,一路上宝爷竟然出奇的对任何美食都无动于衷,到最后三清终于忍不住问了他原因,他却气愤的骂了一句:“你子兜里毛都没有一根,吃了霸王餐那我不得被人打成瘦子了!”三清暗暗偷笑。
  
      三清跟着宝爷来到了重庆城郊一处老久的区域,七弯八绕最后来到了唯一户没有贴门神的人家门前。宝爷上去敲门,屋子里迟迟没有回应。宝爷便越敲越响,但还是没有回应,就在三清觉得够玄了的时候,门却咿呀一声打开了,门里探出来一个光秃秃的脑袋,破口大骂!
  
      “哪里来的王八犊子,这么使劲敲,你以为是你家棺材板子呀!敲坏了怎么办,你赔得起?”
  
      “老伙计,这么些年没见你怎么还是这暴脾气呀!”宝爷被喷了一脸唾沫,却没有生气,看样子与这位老人交情还是不错的。
  
      “咦,这不是胖宝爷吗?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不对,你好歹是个鬼医,我这老家伙死两次,你估计也死不了,你看吧,一儿都没变!”老人眯缝着眼睛,把宝爷桥瞧了又瞧后道。
  
      宝爷只是嘿嘿嘿的笑着不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