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三百九十三章龟甲之谜 一,黄泉归图第393章龟甲之谜 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三百九十三章龟甲之谜 一
“三清,三清!你快去书房,小吕先生找你!”三清正在院子里与老黄狗玩耍,范有为突然吆喝着跑了过来,这几日呆在这空坟中,三清真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闲,闲的他都有些不习惯了,终日除了练一练新学的咒语外就是和老黄狗玩耍了。
  
  “怎么了?”见范有为着急忙慌的,三清连忙站起来,问道。
  
  “那个,小吕先生好像破解出龟甲上的秘密了,你快去!”范有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道,三清一听到这个,撒腿就往书房跑了过去,到的时候才发现魂皓轩和吕希傲已经到了,小吕先生一手捧着龟甲,一手拿着一张纸,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字。
  
  “先生,怎么样了?”一进屋,三清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八九不离十了!”小吕先生放下手中的龟甲,将手中的纸递给了三清,还没等三清接过去,就被魂皓轩一把抢了走了。
  
  “让我也看看啊!”三清黑着脸对魂皓轩说道,可是魂皓轩却躲得远远的,完全没有要让三清看的意思,三清无奈只得坐在椅子上等魂皓轩先看完。
  
  魂皓轩拿着那张纸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看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才放闲了手,但还没有立刻把纸交给三清,三清忍不住朝他伸出了手,魂皓轩佯装要将纸递给三清,可才伸到一半,就又收了回去,再次拿起它看了起来,三清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给你吧!”魂皓轩又将纸上的内容看了一遍,然后才将纸递给了三清,等三清接过纸后,他便直接离开了书房,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真是的,也不发表发表意见就走了!”三清对着魂皓轩的背影嘟囔了一句,然后便开始看起了小吕先生写在纸上的字。
  
  “你朋友有心事!”等魂皓轩的背影消失不见之后,小吕先生幽幽的说道。
  
  “他呀,他就是这个死相,您不用管他!?”三清其实也看出了魂皓轩其实是有心事的,但是却没有说破,一来他对小吕先生还不是很熟悉,很多他与魂皓轩之间的事还不宜告诉小吕先生,而来现在这时刻他也没心思去想太多,免得节外生枝。
  
  “总觉的有些不对呀!”小吕先生托着下巴,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也觉得这小子大有来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我和陆庭轩正面交锋的时候都没有面对他的是那种压迫感来的要强!”见小吕先生和三清在讨论魂皓轩,在一旁默默无闻的吕希傲也加入了这场讨论之中。
  
  “他呀,我也不是很了解,半路上结识的,只知道他拜了一个胖和尚当师父,却学了一身杀人的本事!为人冷酷,但却很讲义气!”三清用一句话概括了他所认识的魂皓轩。
  
  “胖和尚!”小吕先生仔细的在脑海里搜寻着,最后突然瞪大了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年我与怀良上五台山时也遇到过一个老和尚,他与怀良说过一番密语,现在也无处知晓了!”
  
  “咱们先研究这龟甲上的秘密吧!”三清见吕家父子还沉浸在关于魂皓轩的故事上,连忙转移了话题,然后不等吕家父子答话便大声的读起了纸上记载的内容。
  
  传,冥王镇妖魔,安冥界,为防鬼怪妖魔再次祸乱人间,冥王找来一名道号了尘的道长与他麾下大将军赢楼一同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神兽建造了四座大法阵,封印了鬼怪妖魔所在的深渊。四十年后,冥王殡天,大将军赢楼趁机造反,想要夺得冥界的掌控权,但在其兄清风与了尘法师的联手镇压下未能得逞,赢楼落荒而逃。而就在冥王葬礼的当天,赢楼带着支持他的二十二个将领在冥界黑白二使者帮助下卷土重来。就在清风和了尘抬着冥王的身体进入墓室的时候,赢楼却已经带着他的手下杀光了所有的不屈服于他的人。就在清风禽兽将冥王的尸体放进水晶棺材,了尘念起往生咒的时候,赢楼闯进了墓室,杀死了清风,逼走了了尘。清风的血溅射在冥王的尸体上,尸体化作了石头。
  
  纸上的内容读过了大半,几乎与三清之前所知道的差不多。他,继续读了下去。
  
  赢楼杀死了所有人服从他的人,为了防止冥王复活,他将冥王墓转移到了一处神秘的地方,之后又杀光了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他找来左氏画匠,将冥王墓的地图绘画出来。有分成二十五幅大小一样的画,又以自己的画像作为掩饰,将地图原貌给隐藏了起来。他将其中二十二幅画给了他的二十二位将领,让他们带着这些画进入了人间,剩余三幅画,给了黑白二使者一人一幅,自己留了一幅。
  
  “原来不止二十二幅画呀!”看到这里三清停了下来轻声说道。
  
  “我听到的是二十三幅原来都错了!”小吕先生在一旁搓着手说道,虽然他嘴上说着对这幅画不感兴趣,也劝说过沈怀良,但看样子还是没少做工作的。
  
  “不知先生对此话还有其他的了解吗?还望告知!”三清转向小吕先生的方向,抱拳说道。
  
  “没了没了,就知道这么多,都是些道听途说的东西罢了,估计没多大用处!”小吕先生说这番话的时候虽然闲的风轻云淡的,但是三清还是觉察到了他在说话的间隙中转了两次眼珠,肯定是有什么事隐瞒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慢慢的去解答了,先生才学广博,接下去还望先生多加帮助了!”三清依然没有点破。
  
  “这个是自然的,既然已经收下了这幅画,那我也是这条船上的人,我可不想翻船,毕竟不会游泳呀!”小吕先生微微一笑说道,这笑容中蕴藏了许多看不穿的意味。
  
  “那就在此先谢过先生了!”三清再次抱拳道。
  
  “无需言谢,不过我怎么觉得你把找黄泉归图当成了自己的职责啊!”小吕先生眯着眼问道。
  
  “这个,说来话长,咱们来日再说!”三清连忙打起了马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