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四百九十章大佛压白虎 九十五,黄泉归图第490章大佛压白虎 95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四百九十章大佛压白虎 九十五

  魂皓轩杀了老黄狗,心里不是滋味,独自离去,出了太远城然后加快脚步,赶到了铁路边扒了一辆过路的火车。当天,便赶回了乐山。
  
  乐山市,陆家小院,正主陆庭轩率先离去了,二当家的左右进了大佛,一连七日杳无音信,留守的空壳司令刘仁建虽不需要再看人脸色,但却总觉得浑身不自在。毕竟要看守剩下的几名人质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他可是知道魂皓轩,吕希傲的厉害,但是那李三清没听过没见过,可能跟魂皓轩这种狠角色混在一起的肯定也不是善茬!所以他每一天都是提心吊胆的过着,每天都到不定时的到门外巴望两眼,看看左右或是陆庭轩回来了没有。
  
  这不,今天天刚暗下来,刘仁建就带着俩跟班到门外溜达了一圈。本来打算散散心,可当他看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人,死的心都有了。
  
  朝刘仁建缓缓走过来的那人正是刚到乐山就奔向此处的魂皓轩。
  
  “快走!”刘仁建低声说道,然后转身就跑。
  
  “去哪儿呀!”可刚一转身,刘仁建就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问话的也正是此人。
  
  刘仁建抬起头,看到一个俊郎的男子,身色长衫,想是穿越而来的,但他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人。
  
  “去哪儿要你管啊,走开!”刘仁建立刻拿出了他纨绔子弟的嘴脸对待挡路的陌生人。身旁两名小跟班也立即上前,做出一副要打架的态势。
  
  “我劝你最好别跟他动手!”就在这时,缓缓靠近的魂皓轩突然开口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
  
  刘仁建一听大惊失色,心想这白衣服的家伙原来是魂皓轩的同伙,那自己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于是连忙阻止了自己的手下。
  
  “人呢。”魂皓轩走到刘仁建身旁,问道。
  
  “什,什么人?”刘仁建假装听不懂的反问道。
  
  “少装傻!”魂皓轩冷冷的说道,语气有些凌厉,刘仁建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在,在后院!好着呢!”刘仁建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的说道。
  
  话音刚落,魂皓轩便直接走向了陆家小院。
  
  “大,大哥,你打我一顿吧!”还没进门,刘仁建突然冲上来,拉住了他,可没想到脱口而出的竟是这样有一句话。
  
  “刘仁建啊,你还真是够贱,对得起你老子给你起的名字!”白衣人一听,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正是范仁典!魂皓轩离开太原后,他立刻就追了上来。
  
  “走开!”魂皓轩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吓得刘仁建连忙收回了手,目送魂皓轩走进了小院。
  
  不一会儿,魂皓轩出来了,后面跟着范有为,木易和沈茹萍。
  
  走到大门边,沈茹萍突然就走到刘仁建的面前,猛的给了他一巴掌!
  
  “你!”刘仁建顿时生气,可话还没说出口,沈茹萍又是一叫踩在了他的脚面上,疼得他把后面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贱人!”沈茹萍趾高气昂的,骂了一句,然后连忙躲到了魂皓轩的身后。
  
  “范有为?”站在一旁的范仁典,突然不轻不重的喊了一句。
  
  范有为立刻转过头去望向范仁典,满脸疑惑的看着这个陌生人。过了半天才问道:“你是谁。”
  
  “我是你师父的朋友!”看着自己的孩子,范仁典百感交集,但此时又不能相认。
  
  “胖子的朋友?我怎么没听他说过?”范有为质疑道。
  
  “他是!”魂皓轩在一旁替范仁典说道,范有为这才相信眼前这个衣着古怪的人是宝爷的朋友。
  
  “你师父有些话让我跟你说!”范仁典沉声说道。
  
  “他自己不会来说啊!”范有为翻了个白眼回答道。
  
  “咱们借一步说!”范仁典幽幽的说道,范有为回头看了魂皓轩一眼,后者轻轻点头,范有为迈步走到范仁典身边,然后跟着范仁典一路慢慢走去。两人的背影七分相似!
  
  “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啊?”刚才忙着逃跑没来得及问的沈茹萍,这会儿终于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魂皓轩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你还真是块千年寒冰,姑娘娘这么漂亮,你居然不跟我说话!”沈茹萍气呼呼的说道,木易在一旁捂着嘴,强忍笑意。
  
  过了一会儿,范仁典带着范有为走了回来,范有为的脸上满是落寞,眼眶里还有强忍着的泪水。
  
  魂皓轩朝范仁典投去一个眼神,像是在问范仁典是不是把宝爷的事告诉了范有为。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脚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拿着!”魂皓轩取出从太原药房里得到的黄泉归图,递给了范有为。范有为接过画,抬头望着魂皓轩,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
  
  “坚强点,他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替他保护好他想保护的,替他完成他未完成的事!”范仁典拍了拍范有为的肩膀说道。
  
  范有为使劲点头,然后擦去了泪水。
  
  “你带他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我得立刻赶回去了!”魂皓轩对范仁典说道,范仁典点了点头,魂皓轩迈步离去。
  
  “喂,死冰块,你去哪儿呀!”见魂皓轩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独自离开了,沈茹萍立刻追了上去。
  
  “你们跟他走安全!”魂皓轩冷冷的回应道,然后加快了脚步,一下拉开了和沈茹萍的距离。沈茹萍追不上只好停下了脚步,望着魂皓轩的背影骂骂咧咧。
  
  “走吧!”魂皓轩远去后,范仁典轻声说道,然后也迈开脚步缓缓向前走去。范有为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见范有为跟上,木易自然也就跟了上去。只有沈茹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要是不走,可以回你身后的那栋房子里?”走在最前面不曾回头的范仁典,开口说道。
  
  沈茹萍惊讶的看着他的背影,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陆家别院,连忙跑了上去。
  
  范仁典带着三人缓缓离去,走到半路突然停下脚步,然后转身走回到范有为身边,取出了一个盒子,又从盒子里取出了了一个猩红带血的东西,猛的拍向了范有为的胸口。
  
  “你,你做什么!”范有为感到胸口一阵剧痛,咬牙问道。
  
  “这是你师父留给你的鬼医秘术,我给你了,能不能传承就看你自己了!”范仁典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