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四百九十九章大佛压白虎,黄泉归图第499章大佛压白虎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四百九十九章大佛压白虎
    两只冰怪看到那龟甲后变得莫名的温顺了起来,小吕先生因此暗自庆幸,或许这样就能够顺利的将龟甲放到祭坛上,召唤出浮桥了。X23US.COM更新最快
  
      可是,在远处而且在小吕先生身后的吕希傲是看不清这些的。见两只冰怪凑到自己父亲身上不停地嗅了又嗅,吕希傲便误以为两只冰怪是要对自己父亲不利,当时就按耐不住,朝着小吕先生的方向大声喊了起来:“喂,畜生!要吃吃我,我的肉好吃。
  
      他这一声大喊还真引起了两只冰怪的注意,它们一起扭头望向吕希傲,然后对视了一眼,而后便撒开腿冲向了吕希傲。吕希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待着两只冰怪的到来。
  
      “哎,完了!”听到吕希傲的喊声后,小吕先生的心情立刻一落千丈,等到两只冰怪冲向吕希傲后,他叹了口气,无奈的望向自己的儿子。刚看到这座猛虎山脉的时候,小吕先生便有了不想的预感。走进那山洞后,他暗暗推演了一番,竟然推演到这个地方是他们父子的大凶之地。所以一路走来他都小心翼翼,本来以为有了龟甲,可以逃过冰怪这一劫,谁知道突然之间一起就改变。现在的他无能为力,只能默默祈祷了。
  
      两只冰怪很快就跑到了吕希傲的面前,其中一只停在了吕希傲面前,也不发起进攻,只是和他对峙着。另外一只冰怪则一拐弯冲向了离吕希傲不远的左右。
  
      “关我屁事啊?”左右见那冰怪朝自己跑来,眉头一皱,说了这么一句。紧接着那冰怪便朝他扑了过去,而不是向另一只那样与他对峙。左右见状,连忙后腿躲避,才刚后退了两步,那冰怪就落在了他原来的位置上,拉长了脖子望向左右,几乎与他脸贴着脸。看着冰怪小脑袋上的大眼睛,左右倒吸一口气,屏住了呼吸。
  
      冰怪盯着左右看了一会儿,突然就张开了大嘴对着左右哈了一口气,左右立刻感到上半身一阵寒意。哈完气的冰怪,怒吼了一声,似乎是发现了刚才那个骷髅是这小子搞出来的,因此而向他示威。但是这次的叫声没有上次的尖锐,左右只感到有一阵风从耳边吹过,而后两只耳朵就像被冰冻了一般,显示刺痛然后失去了知觉。
  
      “啊,我的耳朵!”左右痛苦的喊道,然后抱着耳朵,蹲在了地上。冰怪低头看着左右,低声吼了一句,似乎是在得意的笑着。
  
      就在此时,看到自己的同伴已经开始发威了,站在吕希傲面前的那只冰怪也张开了大嘴。目睹了左右身上发生的事,吕希傲立刻捂上了耳朵,以防止冰怪的叫声上到自己的耳朵。意料之中的是冰怪张开嘴对着吕希傲怒吼了一声,出乎意料的是冰怪这声喊叫并不是冲着吕希傲的耳朵,而是冲着他的脸去的。
  
      “啊!”吕希傲惨叫一声,掩面哀嚎。他脸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冒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在,这些汗珠才刚冒出来,就立刻结成了冰晶。不一会儿吕希傲整张脸就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而且慢越来越厚。
  
      “去死吧畜生!”另一边左右趁着那冰怪走神,取出了衣服画丢在了冰怪的面前。冰怪回过神来,看了左右一眼,然后又看了地上的画卷一眼。画卷毛了阵阵青烟,又一只骷髅从画里站了起来,这只骷髅和之前那只骷髅的长相几乎没有差别,只是体型上要大了许多。之前那只大小与正常成年男子无异,而这一只,却足足有一丈高。从画里走出来后,那骷髅立刻朝着冰怪咆哮了起来,冰怪后退了两步,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大块头,然后张嘴喊了起来,喊声尖锐,就像他消灭之前那只骷髅时一样刺耳。
  
      左右和小吕先生连忙捂上了耳朵,吕希傲则捂着耳朵站起来,冲向了旁边的一块大石头。
  
      “不要啊希傲!”看着痛苦的吕希傲在那里狂奔着,作为父亲,他知道儿子想要做什么。在看一眼吕希傲冲向的地方,正是四根尖锐石柱中的一根。小吕先生大惊,声嘶力竭的喊着,但吕希傲却完全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冲向那根尖锐的石柱,也就是老虎的牙齿。小吕先生见势不妙,立刻迈开脚步,冲了过去想要阻止吕希傲。可他还是晚了一步,在离吕希傲还有两丈距离的时候眼睁睁看着吕希傲将自己的脸撞在了那根石柱上,好在没有撞得尖锐的地方。吕希傲甩了甩脑袋,脸上掉下一些冰渣,然后再次撞向了石柱,小吕先生连忙冲了上去。
  
      这一次,吕希傲的脸狠狠地撞在了石柱最尖锐的地方。石柱刺进了他脸上的冰,冰面上出现了一条条裂痕。而后“嘭”的一声,寸寸碎裂。冰碎了,便看到那尖锐的石柱扎在了吕希傲的额头上,鲜血淋漓,他的整张脸瞬间变成了血染的一般。
  
      “不,不!”小吕先生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正往后瘫倒的吕希傲,看着他鲜血淋漓的脸盘,和额头上深深的骷髅,小吕先生面色铁青,无比的哀伤。这样的上,足以致命!而在他怀里的这个人是他的儿子,是他们吕家唯一的一点血脉。这几十年来,他对这个儿子没尽过什么责任,也从没表达过对儿子的爱意。但是这几十年来,吕希傲却把这个冷漠的只喜欢字的父亲当做神灵一样,尊崇,爱戴,永远在父亲画下的条条框框里活着。
  
      直到现在,看着昏迷不醒的吕希傲,深埋在在小吕先生心底几十年的那一份比谁都深厚的爱,瞬间喷涌而出,令他几近崩溃!
  
      “希傲,你醒醒,你不要吓爹!”小吕先生抱着吕希傲,坐在地上,轻轻的摇晃吕希傲,试图把他唤醒。可是吕希傲却毫无反应,小吕先生终于鼓起勇气,将手指伸到了吕希傲的鼻尖,摸了一下,还有气息但是却极其微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小吕先生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