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五百九十八章铜桥锁朱雀 五十八,黄泉归图第598章铜桥锁朱雀 58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五百九十八章铜桥锁朱雀 五十八
众目睽睽之下,那人将手中棍子狠狠地敲向了范有为的脑袋。所有人都以为范有为肯定要脑袋开花了,木易闭上眼睛不敢去看,林丹鸿依着自己对范有为的了解也做好了无颜面对三清的准备。
  
  可就在那木棍敲向范有为脑袋的过程中,范有为迅速的抬起一只手猛的抓住那带着风的木棍。然后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嘴角清扬,笑了起来。
  
  “你,你怎么可能!”所有人都被惊呆了尤其是手持棍子攻击范有为的那一个,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收缩不堪的男孩居然有这么快的速度,更不敢相信他居然徒手接住了自己几乎使出全力挥出去的一棍,不仅没有受伤,反而还笑了起来。
  
  “我最讨厌别人碰我的脑袋了!”范有为收起笑容,阴沉的说道。
  
  “不可能,你的手应该断掉才对的!”惊恐不安的壮汉此时更笨听不进去范有为的话,还是不肯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我做到了不是吗?”范有为盯着那人说道,脸上表情阴沉,完全看不出他原来的样子,仿佛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话的同时,他抓住棍子的那只手骤然发力,那实心的木棍竟然发出了“咔咔咔”的响声,仔细一看,竟然已经搓搓碎裂了!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救命呀!”看到范有为将自己的棍子直接捏碎,那人终于开口大声的喊了了起来,声音凄厉就像活见鬼了一样,他迅速的松开了握着棍子的手,然后转身就跑。
  
  “废物!饭桶!”那人往回狂奔,跑到老鼠面前的时候老鼠破口大骂,然后狠狠地给了那人一个耳光,那人呆立在原地,神情恍惚,已经不敢再去看范有为一眼了。其余人等,也看得真切,他们和那人一样,满脑子的疑惑和恐惧。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呀,打死这个兔崽子,还有那个蹲在角落里的老不死和那个娘们,一个都别放过!”老鼠扫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盯着他看,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拿出了做大哥的威严,高声的命令道。
  
  尽管老说说的很大声,但是他手底下的兄弟们这时候似乎集体患上了耳背的毛病,竟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你们这群废物,白眼狼,老子平日里管你们吃管你喝管你们泡老娘们,你们现在跟我这儿装傻充楞是吧?好你们不肯动手是吧,那老子就先削死你们!”老鼠火冒三丈,一边骂着一边动手又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打在了身旁一个手下的脸上。那人也不还手,只是抱着头,任凭老鼠抽打自己,但还是不敢去惹范有为。
  
  “你们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咱们该算算账了!”范有为见这伙人竟然自相残杀了起来,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打断了他们。
  
  “算什么账!”老鼠看着范有为,战战兢兢的问道。
  
  “是你带头找麻烦的吧!”范有为沉声问道。
  
  “是,,不是,不是!”老鼠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感觉不对又连忙否认了。
  
  “行了,你也别是不是的了,我趴桌子上那会儿可都看得真切,你也别想赖,既然是你带头找的麻烦,那这笔账我就跟你一个人算,和其他人无关!”范有为大声的说道,像是故意在说给老鼠的那些手下听的。
  
  听闻范有为此言,老鼠的手下立刻骚动了起来,他们或是面面相觑,或是交头接耳,最后终于有人开口说了一句:“跟我没关系!”然后仓皇逃走。
  
  有了开了先河,其他人就很快的也权衡利弊,做出了抉择,原本气势逼人的几十人团伙,顿时一哄而散,只剩下老鼠和他身旁那个目睹范有为捏碎棍子后就失魂落魄的家伙。老鼠是想跑但却无奈于被范有为追上一把拎了回去,后者则好像是丢了魂忘了逃跑。
  
  “兄弟!哥哥做事有些鲁莽,得罪你了,你不要跟哥哥计较。你看咱们俩都是在这镇上讨生活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不要伤了和气嘛!要不你饶我这一次,以后这镇子的保护费你一半我一半!”被范有为拎回来的老鼠心知大势已去,只好挤出笑脸,和范有为周旋了起来。
  
  “怎么?现在叫我兄弟了?刚才不是还一口一个兔崽子的叫得挺开心吗?”对于老鼠的委曲求全,范有为完全没有当回事,而是眯着眼睛,说了这么一句。
  
  “我是兔崽子,我是兔崽子!”老鼠一听,连忙开口说道。
  
  “你还真听能屈能伸的!”范有为翻了个白眼,玩味的说道。
  
  “谢谢夸奖,谢谢夸奖!”老鼠听了范有为的话,立刻笑嘻嘻的做出了回应。
  
  “怎么,你以为我夸你呢?”范有为一听。顿时哭笑不得。
  
  “兄弟,你就说吧,要怎么才能放过我,做牛做马都可以!”老鼠见范有为如此,一心认为范有为是故意跟自己抬杠,想看更多好处,于是便和他谈起了价码。
  
  “哦,是吗?我说什么你都答应?”范有为饶有兴致的和老鼠玩起了讨价还价的游戏。
  
  “答应,什么都答应!”老鼠见范有为突然转变了态度,喜出望外。
  
  “那好。从今天起这个镇子归我管,你立刻离开,走得越远越好!”范有为听完老鼠的回应,立刻板着脸说了这么一句。
  
  “这,这可使不得啊,我家祖祖辈辈都住在这儿,我怎么可以把根给剪了呀!”老鼠一听,面色铁青,连忙装起了可怜。
  
  “哦,不愿意走啊?那好,那你让我打一拳!如果打不死,那以后这镇上你继续待着,我什么都不管!”范有为见老鼠又在耍滑头,立刻假装生气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老鼠一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范有为的拳头,想到他刚刚捏碎了一根实心的木棍,顿时心如死灰。
  
  他们全都是乌合之众,平时跟着自己这个大哥到处欺男霸女,赚些不干不净的黑心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