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六百五十四章铜桥锁朱雀,黄泉归图第654章铜桥锁朱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六百五十四章铜桥锁朱雀
且说三清等人离开后,林丹鸿便按照三清临走时交代的,带着范有为和木易进了内堂,来到张二叔房间,张泽像之前一样坐在门槛上抽烟,看到林丹鸿等人来了之后,连忙灭了烟,站起了起来。
  
  “三清让我们来先帮忙处理一下张二叔的尸体!“林丹鸿向张泽打招呼道。
  
  “嗯!”张泽轻声回应道,然后让出门来给林丹鸿等人进入房间,等到林丹鸿等人都走进去之后,张泽才跟了进去。林丹红一行三人进屋之后,先是都到张二叔身旁围着床向张二叔的遗体鞠躬并默哀,然后木易便在房间里一边转圈一边念起了往生咒。范有为坐到床上,检查了一下张二叔的尸体,尸体微微发黑,有了要腐烂的痕迹,于是连忙从记忆中寻找防止尸体腐烂的药方最后终于想起了一个药方,并写下来交给张泽让他去集市上把药买回来。
  
  拿到药方后,张泽火速离开,林丹鸿和范有为暂时离开了房间,留下木易一人在房间里继续念咒。
  
  过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张泽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包药,神色显得慌慌张张的。
  
  “林姑娘,你快来看看!”张泽看到林丹鸿和范有为后开口大声的说道。
  
  “怎么了张大哥!”林丹鸿听到张泽呼唤自己,连忙迎上去。
  
  “有,有个人昏倒在咱们家门口了!”张泽定了定神后,说道。
  
  “什么?快带我去看看!”林丹鸿一听,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还是觉得担忧,因为一般情况下除了他们这伙人几乎没有人出入狗巷,更不用说晕倒在家门口了。
  
  张泽把要交给范有为后,便带着林丹鸿跑出了内院,范有为则带着药,回到了房间里,开始处理张二叔的尸体。
  
  林丹鸿跟着张泽走出了张家,果真看到一个人躺在台阶下面,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死了。而且这个人的衣服,林丹鸿极其的熟悉,并且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正是负气离去的魏浩然。
  
  “魏浩然!”林丹鸿大声惊讶的说出了这个名字,然后连忙走上去蹲在魏浩然身旁伸手在他鼻尖摸了一下,好在还有气。
  
  “你们认识?”芥菜不在场的张泽自然是不认识魏浩然的,于是便好奇的问了一句。
  
  “嗯,快帮我把他抬进去!”林丹鸿点了点头说道,张泽立刻走上去帮着林丹鸿将魏浩然抬起来,小心翼翼的抬进了张家。
  
  “张大哥你快去把范有为叫出来!”把魏浩然平放在桌子上后,林丹鸿对张泽说了这么一句,张泽走进内堂,林丹鸿跑回去关上了大门。
  
  “怎么了?”不一会儿,范有为和张泽回到了厅堂,范有为疑惑的问了林丹鸿一句。
  
  “你快看看他上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林丹鸿一把将范有为拉倒魏浩然身边,然后指着魏浩然着急忙慌的说道。
  
  “他,魏浩然!他怎么会受伤!”范有为看到躺在桌子上的人是魏浩然后,大吃一惊。
  
  “少废话,赶紧救人呀!”林丹鸿大声吼道,范有为连忙回过神低头伸手去检查魏浩然的伤势。
  
  “怎么样!”等到范有为收回手后,林丹鸿连忙问道。
  
  “断了断了四根肋骨!还伤了一些筋脉,不过不至于死,就是要好好调理一阵子了!”范有为想了想,开口说道。
  
  “这家伙,才离开多久呀,怎么就搞成这样!”林丹鸿听完范有为的话后,既担忧又气愤。
  
  “看这样子,多半是被人揍了一顿!”范有为托着下巴说道。
  
  “被揍了?该不是大兵吧!”听到范有为的推断,林丹鸿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刚才大兵举着拳头要揍魏浩然的场景,不由得脱口而出。
  
  “不可能,大兵那只不过是吓唬吓唬魏浩然,而且有三清在,大兵是肯定会阻止这样的事发生的!”听到林丹鸿的话后,范有为也立刻就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他知道林丹鸿肯定也是想到了这个,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于是立刻否定了林丹鸿的想法。
  
  “那会是谁呀!”林丹鸿满头雾水。
  
  “等他醒了问问就知道了呗!”范有为沉声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他这伤怎么办?”林丹鸿想了想后说道。
  
  “用点儿祛伤药,静养就好了!不成问题的!”范有为回答道。
  
  “那你和张大哥把他抬进屋里吧!”听范有为这么说,林丹鸿也算是送了口气。
  
  就在此时,大门突然想起。林丹鸿以为是三清等人回来了,便走上去准备开门,可走到门边后想了想还是问问比较稳妥,于是便开口问道:“什么人?”
  
  “老朋友!”门外的人开口回答道。
  
  “什么老朋友,张大哥是你朋友吗?”听到这回答,林丹鸿以为是来找张泽的,于是便转身问了张泽一句。
  
  听到林丹鸿的话后,张泽想了想然后立刻摇头回答道:“没有人会找我的!”
  
  “那就奇怪了!”听到张泽这样说,林丹鸿呢喃了一句,然后回应了门外的人。
  
  “没有什么老朋友,上别处捣乱去吧你!”
  
  “我是你的老朋友啊!”门外的人立刻回应道。
  
  “老糊弄人,本姑奶奶初来乍到,有个屁的老朋友,滚滚滚,再不滚我出来轰人了可!”林丹鸿一听,顿时来气,心想着现在的人都这么不要脸吗?张嘴就是老朋友,你怎么不干脆说是我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呢!
  
  “林丹鸿,你当真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了吗?那可真白费了朝夕相处那些时间了,亏我还以为咱们也算是患难与共的好朋友了呢!“听到林丹鸿的回答后,门外的人并没有离开,反而说了算这么一句令林丹鸿恶心作呕的话来。
  
  “你到底是谁!“听到这里,林丹鸿突然间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尤其是这种令人讨厌的话和语调。于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真听不出来?那我来给你点儿提示!”门外的人轻声说道。
  
  “什么提示?”
  
  “乐山大佛!”林丹鸿话音刚落,对方便幽幽的说出了这四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