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归图第六百七十六章铜桥锁朱雀,黄泉归图第676章铜桥锁朱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黄泉归图 > 第六百七十六章铜桥锁朱雀
    自称陆庭轩手下的一伙人突然闯入,带走了手上的小吕先生。小吕先生极力的拖延时间,本以为这样吕希傲和沈茹萍就能够逃出生天,可没想到他们却在山上遭遇了更大的危险。突如其来的神秘黑衣人,断了吕希傲左臂,杀害了沈茹萍后扬长而去,留下沈茹萍慢慢冰冷的尸体和昏迷的吕希傲,他的左臂不停的流着血,随时也可能有生命危险。
  
      一只长着翅膀体型庞大的狮子突然从天而降,降落在庄园之中。刚刚才受过惊吓的园丁们,看到这一幕更加的惊慌,但是又不敢逃跑,谁知道自己一跑这狮子会不会扑上来一口把自己吞了呢!于是所有人便战战兢兢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那狮子,直到看见有两个人从狮子身上跳了下来。
  
      这两人其中一个是身材高大的男子,另一个是身形婀娜貌美如花的白衣女子,园丁们的视线立刻就被这白衣女子的美貌所吸引,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仙女下凡了吧!
  
      “请问,小吕先生呢?”这两人正式从东北匆匆赶来的林丹青和周青稞,他们二人本来打算夜里再行动免得惊扰道旁人。可是三清却说有不好的预感,让他们火速行动,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出大白天从天而降的戏码。
  
      “他,他被人抓走了!”听到仙女开口问话,园丁们愣了好久才有人战战兢兢的开口做出了回答,同时还伸手指了指没撞坏的大门。
  
      “被人抓走了?”听完原定的回答,林丹青心生惊讶,想到三清说又不好的预感看来还真没错。
  
      “什么人做的,什么时候的事?”想到这里,林丹青再次开口问道。
  
      “一大早的时候,听,听他们说是什么陆先生让他们来的!”另一名园丁开口回答了林丹青字迹所听到的事情。
  
      “陆先生!”听到这个名字,林丹青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周青稞也悄悄的握起了拳头。
  
      “有人!”就在此时,周青稞突然低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猛地转身,如一道闪电般的射出去,冲进了身后的别墅之中。
  
      “姐姐,快来!”过了大概两秒的时间,别墅里传来了周青稞焦急的呼唤声,听着像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听到周青稞的声音后,林丹青也没犹豫,直接就走了过去。走进别墅客厅的时候,看到周青稞站在那儿,他面前的地面上躺着两个人,从服饰上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男的还断了一只手臂,血流了一地。
  
      “是他们!”仔细看了看地上的两个人之后,林丹青认出了两人是谁,于是连忙走了过去,走到那女孩的身边蹲下身子,伸手在她鼻尖摸了一下,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还活着!”见林丹青摇头,周青稞也立刻蹲下身子,在那断臂男子的鼻尖摸了一下,然后大声的说道。
  
      “先给他止血!”林丹青站起来,看了一眼男人手臂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后沉声说道。地上这男人正是吕希傲,而那女孩则是沈茹萍。黑衣人离开一段时间后,吕希傲在疼痛中行了过来,然后便用尽了了全身的力气将沈茹萍的尸体拖下了山,回到了别墅之中,刚进门他就昏迷了过去,周青稞正是听到了他倒地的声音才跑进来的。
  
      “是!”周青稞一听,立刻就行动了起来。
  
      在园丁们的帮助下,周青稞找来了药箱,并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并包扎好了吕希傲的伤口,但是吕希傲却没有任何反应,应该是陷入了深度昏迷。
  
      “处理好了,姐姐,现在怎么办?”处理好吕希傲的伤口后,周青稞走到客厅中央,对正举杯喝酒的林丹青问道。
  
      “都带回去吧!好歹她真心叫过我姐姐,死了总得有个归宿,带回去让李三清给她挑个地儿埋了。至于小吕先生的儿子,带回去让姓范的小孩看看,说不定还有救!”林丹青闻了闻酒杯了醇香的红酒,然后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轻声说道,说完之后便起身朝门外缓缓走去。
  
      周青稞转身回去,先将沈茹萍冰冷的尸体扛出去放在了狮子身上后又回头将昏迷的吕希傲扛了出来。
  
      “我先把他们带回去,你搭火车回,路上多加小心!”将沈茹萍和吕希傲都放在狮子身上后,林丹青也爬了上去,然而狮子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了,林丹青想了想后对周青稞说了这么一句。
  
      “好,我这就动身!姐姐一个人在那边更要小心!”周青稞一听立即关切的说了这么一句。
  
      “放心吧,李三清那小鬼头可得喊我姨娘!”林丹青微微一笑说道。
  
      “我担心的不是他!”周青稞沉声回答道。
  
      “好了我知道,走了,再晚怕这姓吕的要扛不住了!”林丹青摆了摆手说道,然后轻轻的拍了拍狮子的脑袋,狮子缓缓站起来,挥动着翅膀,然后便腾空而去了。
  
      看着狮子消失在视线之中后,周青稞才火速的离开了庄园赶往重庆火车站。
  
      东北,长白山附近一处人烟稀少的小村庄。一名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途经此处,找了一家农户讨水喝。这男子正是独自离开了通仙酒楼的高明,或者现在叫他赢楼更加贴切一些。
  
      “有人在家吗?”赢楼走进破旧的房子里,高声的呼喊着,但是却没有人作出回应,于是他便自己在屋子里转悠了起来,很快就找到了厨房,并喝到了谁。
  
      “好久不见啊,明月!”喝完水,走出厨房的赢楼立刻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长衫样貌俊美宛如古代书生一般的男子站在院子里,面带微笑的向他打了声招呼。
  
      “是呀,好久不见,几千年了吧!清风吾兄!”看到这书生之后,赢楼突然冷笑了起来,然后做出了回应。
  
      “是呀!几千年了,我犹如一只缩头乌龟般藏匿着,你则不停的寻找着我!”书生正是辞别了三清和林丹清的清风,此刻他与赢楼兄弟重逢,感慨万千。
  
      “那这缩头乌龟今日为何弹出了脑袋?”赢楼眯着眼睛,沉声问道。
  
      “躲了几千年,突然想通了,有些事就该坦然面对不是吗?”听了赢楼的话后,清风笑着回答到。
  
      “那今日你是来受死的咯!”赢楼漫不经心的说道。
  
      “不,我是来让你我解脱的!”清风摇了摇头说道。
  
      “呵呵,解脱?如何解脱!”赢楼一听,脸色立刻变得无比凶恶,他沉声说了这么一句,身上散发出腾腾杀气。
  
      “你的脸色不太好呀明月,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聊?要是惊扰道老百姓,可不太好!”清风并没有因为赢楼露出杀气而害怕,而是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
  
      他知道,赢楼当年被了尘施下封印之术,肉身腐败,所以之后他一直得依托在其他的肉身之上,道行和一日不如一日,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大将军了,而且现在这副肉身显然已经到了极限,真要动手,恐怕吃亏的不会是清风。
  
      听清风这么说,赢楼大概是听出了深层的含义,他望着清风犹豫不决,最后还是点了头。